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囧囧仙妻 > 番外三 老鼠嫁女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囧囧仙妻》 番外三 老鼠嫁女王

    “不管白鼠黑鼠灰鼠,找到粮食,就是好鼠!”

    鼠王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一个劲地朝着莉莉丝的身上飘啊飘的。

    白鼠?哼,这一窝子老鼠里,除了她这么高贵的身份,还有谁有这么漂亮的肤色?

    莉莉丝不屑地看着它们,这些个小老鼠,还想跟她斗,也不想想,就算它们终其十年的鼠龄一生所知的东西,还够不上她个零头的。

    这五百多年被变成老鼠的日子里,已经足够她学会太多的东西。

    第一天,她不用出门,已经有灰鼠黑鼠一大群,将自己偷来的东西,送到她这里,算在了她的名下。

    第二天,她出去了一趟,就打开了厨房的锁,带领着大批的鼠鼠军团,搬空了里面所有的食物。

    第三天,鼠王不慎迟到了带有老鼠药的食物,一命呜呼。

    第四天,莉莉丝在众鼠鼠的拥戴下,一举登基,成为鼠国第一任女王。

    从此,鼠鼠们衣食无忧,她总是能找到食物最多最好的人家,带领着大家悄无声息地偷取人类的食物,连那些可怕的猫儿和老鼠药,都能在她的指挥下,一一规避。

    在鼠国的历史上,她成为最受欢迎,丰功伟绩最多的一任国

    她一生唯一地一个错误。就是最后选择地那个人家那是金陵城中地富。富甲一方。家中有吃不尽地山珍海味。用不完地绫罗绸缎。原本应该是鼠鼠们地最佳选择。

    可是。谁也没想到地是。它们刚刚进驻那里。安扎完毕。修建好了自己地新家园地时候。那里。却来了天底下最可怕地女魔头——橙小舞。

    明明是她撞坏了它们地家。还要被她倒打一耙。连武力加暴力。强迫要收她做小弟。这样无赖无耻加十八级地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但是。她也第一次见到。一个会法术地人。

    她地眼睛立刻就亮了。就算是为奴为婢。只要有机会能让她恢复了人身。那她做什么都肯。这五百年鼠洞里阴暗地岁月。她已经过得够够地了。

    她要变成人。她要重新做她那个美丽地莉莉丝小公主。而不是这个粒粒死小白鼠。

    所以她很快就答应了橙小舞地无礼要求。带着鼠鼠王国的众小鼠们,辛辛苦苦地为这个毛病多多,要求多多的臭屁主人服务。

    从奴隶到密探。鼠鼠军团什么活都干,在君家大宅里简直成了特工一般。

    莉莉丝忍气吞声地服侍这位难伺候的要命的主人,只为了能够变回人身,却没想到,一次意外之中,让她现,无需什么法术,跟主人相公的一个kIss,就让她变回了人身。

    重新看到自己纤长的手指。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孔,简直让她兴奋得快要狂。

    原来那个该死地魔法,这么容易就能破解。

    只是更想不到的是,这该死的魔法,并没能完全接触,一觉醒来,她变回了那个全身毛茸茸地小白鼠。

    有过一次变回人的经历,让她再也无法忍受自己再变回老鼠的样子。

    于是。她开始千万百计地想要偷吻君宇辰。

    这个东方男子的味道,很清淡很干净,虽然有些傻傻的,但那俊美的样貌在她这五百多年来见过的人里面,可以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若不是有些痴痴傻傻的,自己那个疯疯癫癫野蛮暴力地女主人,还真是配不上人家。

    只是,这头两次还有机会趁其不备。后来就越来越难了。

    不但被橙小舞逮着了要受那皮肉之苦。就连那个呆头三君宇辰,也想着法的躲着她。说他笨吧,这方面到聪明起来,害得她经常守了大半天的时间,最后还是扑了个空,还要被橙小舞给爆一顿。

    于是她常常感叹,这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不算,就连她这样想去英雄救美的人,都这么生不逢时,被人欺压成这样。

    世事无常,人生哪,总是这样的无奈。

    只不过,她记不得哪位哲人曾经说过,上帝给你关上门的时候,总会给你打开另外一扇窗子。

    而小卓卓,就是那扇窗子。

    在她看来,小卓卓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看穿她的每一个心思,哪怕她只是在心底转个小小的念头,根本不曾流露出半点眼色,但在他那双黑白分明地大眼睛下,也被看得一清二楚。

    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竟然成了她最终的救赎。

    他不但可以让她变回人形,而且还教了她很多的法术,可以自由地在人鼠之间变化,可以随意地进出君家,让她彻彻底底地,获得了自由。

    没有自由的时候,向往自由,拼命地想要变回人形,离开这里,尤其是对那个刁蛮霸道的女主人,要躲得越远越好,最好是永不相见。

    只是,等她真的有能力离开的时候,却现,她居然舍不得这里了。

    舍不得那个平日里嘴硬心软,在妖道来抓她的时候,却不顾一切地保护她地主人;舍不得那个表面上傻乎乎,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地呆头三;舍不得那些跟随她靠她保护的鼠鼠军团们……

    舍不得地太多太多,而其中最最舍不得的,还是小卓卓。

    那个精灵一般的孩子,有着孩童的外表,却有着比成人还要聪慧敏感的心,只不过,他跟她一样不幸的是,遇上了橙小舞。

    那个又刁蛮又任性又泼辣的主人,却有着一种奇异的魅力,不光是她,就连小卓卓这样的人,都会被她吸引,心甘情愿地为她做事。为她付出自己的心血和——感情。

    是滴,她心心念念喜欢着的小卓卓少爷,心底隐藏最深的感情,居然给了那个刁蛮的主人。

    这一点,让她愤恨了许多许多年。

    就算在很多年后,小卓卓长大了。她每次提起这件事来,都要愤愤地咬牙切齿一番。

    虽然由始至终,小卓卓都不曾承认过这件事。

    她旁观者清,看得再清楚不过,只是,她不想,也不愿,让已经跟呆头三幸福生活在一起地主人,再有别的牵挂。

    毕竟。主人不可能选择小卓卓少爷。

    她知道,他也知道。

    所以他从不说,从不承认。只是嬉笑怒骂之间,依旧为她做了很多很多事,多到她根本连想都想不到。

    而她,只有在旁边看的份。

    不管她变成什么样,是人是鼠,这里的一切,对她而言,都只是一场戏。

    身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东方人的诗词。总是能一语中的,直刺到她心底最痛地一点。

    只是,五百多年过去,她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

    就连唯一可以依赖的小卓卓,长大之后,也会变成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父亲,一生一世地轮回下去。直到修成正果。

    他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宿命,而她,却不知道,这个茫茫然活了五百多年的西方人,在这篇神奇的东方大地上,会有怎样的命运。

    就连小卓卓,也看不到,她前方的路。

    她想要跟小卓卓少爷在一起。像主人和呆头三一样。可以互敬互爱,可以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地生儿育女。那些最平凡不过地生活,才是她最向往的生活。

    而小卓卓却只会催着她修炼,学习法术,练了又练,学了又学,他的脑子里,像是有着无穷无尽地知识,没玩没了地给她灌输着,却从不问问,她到底想不想学。更不曾告诉过她,她学得再多,又能有什么用场。

    其实,她最想知道的,不是什么点石成金的法术,不是什么呼风唤雨的本事,只是,如何能抓住他的心?

    都说女人的心,海底针,摸不着,其实男人的心,是天上云,看得到都抓不住。

    自从御锦一案之后,她想尽办法,学着主人一不怕死二不怕苦三不怕丢脸的精神,死缠烂打,总算是赖上了小卓卓,跟着他和柳如眉一起来这里隐居,千万百计地逗着柳如眉开心,就连外面不知道的人,都当她是小卓卓从西土买回来地童养媳了。

    可他,却怎么都不肯承认,不肯再跟她亲近。

    明明两个人亲也亲过,抱也抱过,他偏偏死别着那股劲,就是不肯接受她默默的暗恋,宁可守着个不让人知道倒死都不肯承认的暗恋,也不肯放开自己跟她在一起。

    对于他们来说,年龄不是问题,肤色不是问题,国家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的心结。

    如何打开他的心结,成了莉莉丝最大的难题。

    “老大,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了,看他还肯不肯认账!”

    “拍死!——”

    莉莉丝一巴掌把老鼠军师a打飞了出去,滚落成球,骨碌碌滚出好远,赶紧钻进鼠洞不敢出来了。

    “卓卓少爷才多大你就让我霸王硬上弓?那不是摧残幼苗吗?少小太努力,老大徒伤悲,到时候你让我守活寡啊?过——下一个——”

    鼠B战战兢兢地走过来,小声地说道:“启禀女王,你可以试试,走婆婆路线,只要大少奶奶同意收你做童养媳了,卓卓少爷也没办法反对的。”唔——这个——”

    莉莉丝想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摇摇头,叹了口气。

    “要是正常人家的婆婆,这个路线还行得通,可对卓卓少爷,这招就没用了,大少奶奶现在什么都听他地,我就算是说破嘴,也顶不上他一句话,没用的!p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