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回到古代做医仙 > 回到古代做医仙分节阅读11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回到古代做医仙》 回到古代做医仙分节阅读11

    已经开始出现了溃烂只怕药物也之称不了多久了所以眼下能多节省一天是一天飞儿真恨不得拿到极寒冰蚕一下子从雪山那端逾越过去直接回到沧月国。

    整整一个下午飞儿都在研究炸药几次小剂量爆炸之后飞儿终于确定了比例和成分天黑之前终于成功制造出了十几个分量足够的大家伙。

    踏进山洞的时候痕远和药奴也刚好完成了飞儿交代的工作洞里寒气逼人痕远和药奴却因为一直保持运动额头上都还带着汗珠。

    “好了!你们两个出去歇歇这里就交给我了!”飞儿抱着那一捧炸药进了山洞痕远和药奴打的洞正和她意但是山洞里面冰冷潮湿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放好炸药并且联好所有的导火线为了防止引线不燃烧飞儿还在那引线上特意抹了一层油。

    片刻之后飞儿已经以最快的度安置好了那些东西出来的时候手已经红肿淤紫眼眉和睫毛也挂上了一层冰霜。

    “呐你们两个退远一点我要点火了!”飞儿掏出火捻子颤抖着双手去探那导火线成败只在这一下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成功呢!

    痕远和药奴退来几步远看飞儿火捻子点燃了引线。

    导火线慢慢燃烧着飞儿也跟着后退开来导火线出“孜孜”的声音向山洞里蔓延开去。火线进了洞之后就没了响动。

    “再等等!”飞儿的心是焦虑的这次千万不能失败啊!

    可是又过了片刻依旧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导火线灭了?”飞儿喃喃出声无论如何那炸药今日一定要成功爆炸“我去看看。”

    飞儿不待痕远和药奴说话已经甩着步子前行当走到山洞口的时候忽然听见里面传来忽然巨响。

    “飞儿!回来!”

    “飞儿姐!小心!”

    两声喊声不约而同地传来痕远和药奴眼睁睁看着那冰洞冒出一片白色的冰尘眼睁睁看着飞儿瞬间被那巨大的石块覆盖。

    矿石是弄下来了可飞儿……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飞儿!!!”

    “飞儿姐!!!”

    想象中的效果如期而至可是想象不到的意外也跟着来临了。痕远看着那轰然倒塌的冰矿石心里蓦地揪紧却看见药奴已经早他一步奔着那矿石过去了。

    “飞儿姐!”药奴不顾那石头的冰冷不顾还未散尽的冰沫已经开始寻找起来。

    是了飞儿一定不会有事的!痕远大惊也跟着奔向那矿石。

    “飞儿!飞儿!”痕远的心滴血了宛若被千斤大石砸中无休止的疼痛瞬间纠缠。

    “怎么回事!?”远远的就听见月矢流的声音守山人跟在她身后想必是被那爆炸的轰鸣声吸引过来的。

    “飞儿!你在哪?”痕远来不及解释手忙脚乱地在那冰块里翻来翻去。

    “喝!小崽子们还真做到了!”守山人看着那一片宏伟的景象口中还是吐着粗俗的话语。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月矢流一下子打断他的惊诧“没看见孩子们出事了么!还不快去帮忙!”

    三下两下月矢流和已经到了痕远他们的身边又是那股强大而无形的推力硕大的冰矿石纷纷向四周挪开。

    “有了!飞儿!”痕远大惊。那一袭白衣在冰蓝色地冰矿石中不是很显眼。可他还是一下子看见了她!

    “飞儿!飞儿!”痕远一把上前。挪开压在飞儿腿上地大石。触目惊心地红。立刻现了眼前。

    飞儿两只手护着脑袋。鞋子、小腿出地裤子都渗出了殷红地血。整个人已经晕了过去。痕远立刻出手点了飞儿地穴道以防止血外流。然后迅抱起了飞

    “快!回房子去!”月矢流大吼。痕远立刻感觉到。又是那股无形地力量。带着自己快步往守山人地屋子跑去。来。一睁眼便是脚边传来地疼痛感。

    “飞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痕远忽然一把抱住了飞儿。搂得紧紧得。让飞儿吃惊。

    “痕远?”飞儿一惊。腿脚更是疼痛。不禁一皱眉头。“脚踝和小腿骨破碎性骨折?”

    “嗯。”痕远这才松开飞儿脸上被一片自责与心疼充斥。

    “飞儿对不起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痕远抓着飞儿地手止不住地心疼。

    “矿石怎么样?矿石!!!”张开口飞儿先关心的。却还是那矿石的问题。自己受伤不要紧大哥的命已经危在旦夕了!

    看见痕远眼睛里一掠而过的焦虑、担心和不安。飞儿忽然低下头去:“我我没事的真地没事快告诉我矿石怎么样了!”

    看见痕远默默点了点头飞儿才定下心来缓缓出了口气忽然反手抱住痕远轻轻呻吟道:“好痛。”

    这一声似撒娇又似叹息的“好痛”。蓦地让痕远心酸这一路上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他心里清楚的很眼下这一句疼痛让痕远止不住撩开飞儿额前刘海轻轻在飞儿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快了就快要不让我的飞儿受委屈了!”

    这一切。尽收屋内另外三个人眼底。

    “酸真酸!”守山人忽然口无遮拦地说道惊得飞儿和痕远一阵脸红眼里却还是说不出的温存。

    “丫头!考验是通过了!”守山人以一副不可思议的脸孔看着飞儿“真是想不到你这丫头还真是集智慧和运气于一身难怪阿流那么得意你们!”守山人灌了一口姜汤缓缓说道“不过。这考验是过了。可是你的腿伤成这样……”

    “那我也要上山!”飞儿打断守山人的话回的斩钉截铁。

    “可是。”一旁地药奴一脸愁容“飞儿姐你现在这个样子……那山上又那么多危险……不如我和痕远哥上去你在这里……”

    “不!我要上去!”飞儿摇头“只有我见过那极寒冰蚕的图片只有我才知道那极寒冰蚕长什么样子……你们上去抓错了就完了!”

    “可是前辈们难道没有见过么?”药奴不依“飞儿姐已经受了这么大的伤不可以再轻易上山了!”

    “我们我们只是听说过自然也没有见过……”月矢流看见飞儿投过来地颜色不禁撒了个谎虽然不知道丫头想做什么但是她希望丫头按自己的想法来。

    其实飞儿又何尝不想药奴和痕远上去找呢!只是一路走来早已经听说了山上的恐怖只怕此去真的是凶多吉少。况且通过这考验也是因为自己投机的聪明才智所致山上还有多少未知的危险谁也不知道。

    所以这次恐怕连药奴也不会带只有痕远只要痕远和她两个人上去倘若拿到那极寒冰蚕两个人就可以高高兴兴下来救人倘若拿不到……就……死在一起吧!

    “痕远……原谅我这一次的任性妄为和自私吧!”飞儿忽然附上痕远的肩头小声地说道。

    痕远摇了摇头亲昵地对飞儿说道:“你好好养伤明天一早我就背你上山。”

    “嗯。”飞儿点了点头还是痕远最了解她了不求生而同时只求死而同穴痕远真的可以做到地吧!

    “明天可不行!”守山人忽然开口“你们安心修养吧!还有三天满月后天一早我和阿流带你们上山。”

    月矢流眼中浮现出笑意冥顽不化的老东西如今竟然有些开窍了。月矢流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来倒出一些五颜六色的药丸然后找了一粒黄色的递给飞儿“吃吧!比十全大补丹还好呢!活血化瘀、生津止痛接骨的良药!”

    飞儿拿过来。凑在鼻子前闻了闻不禁大喜忙不迭吞进口去。痕远见状不禁一笑看来月矢流给的东西价值不菲啊!

    “时候也不早了!你们也早日休息明日让雪松处理了那些矿石。后日我们就可以上山了!”月矢流感叹似乎又要陷入回忆。

    “处理矿石?”飞儿愣愣问“弄落那东西不是只是考验么?”

    “当然不是!”守山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为什么要你们弄一万斤矿石下来?是因为那矿石里有我们上山必须要用到的东西!”

    一席话说的飞儿恍悟。

    什么无理取闹地考验什么难于登天地任务什么狂妄不羁的话语其实这个守山人前辈还是挺好的么!

    飞儿微微一笑:“那就麻烦前辈了!”-递到飞儿面前。

    “运气还真是不错你们那蹦下来的矿石里竟然有十几颗这样的豆子!”守山人脸上红扑扑的全是汗“要知道当年杨柳柏以内里震塌洞里地矿石也只不过才闹到几颗而已。”

    飞儿接过袋子打开来入眼的是十几颗白色地像水晶一样半透明地冰蓝色豆子。拿在手里冰凉冰凉的可又不会融化。

    “明日临上山之前你们几人一人吃下一粒就不怕那山上地寒冷了剩下的可要留好了!”月矢流端上姜汤守山人“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下一大碗“那山上的怪物一个比一个可怕关键的时候还要靠这些豆子救命呢!”

    月矢流“嘿嘿”一笑。“怕什么!不是有你大名鼎鼎地白雪松在呢么!山上几只大兔子大蟒蛇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呀!”

    守山人猛力摇摇头:“变喽!变喽!这些年你不在当然不知道你我地功力在增长那些兔子啊狼啊的功力也在增长。若不是因为那些怪物害怕山下炙热的温度我真怕等到我死了也没培养个继承人出来让那些怪物下山来扰乱民生呢!”

    “什么大兔子大蛇大狼的?”飞儿一听见动物来了兴致腿脚在月矢流灵药的帮助下也不再那么疼痛了“有没有像我家球球一样的雪狐狸?若是有的话。带一只母的回去给球球作伴。我看不错!”

    本来这次球球也是死赖在身边要来的可是飞儿怕一路多危险。球球在人类眼中又是个得宠地异类怕招了众人的目光遂没有带球球前来。

    好记得刚见到球球的时候那家伙还是个小狐狸腿受了伤对自己一脸的敌意。如今倒成了离了自己便不安生的亲昵伙伴倘若上了那雪山倘若能找到一只跟球球一样的狐狸……只是此去不知道有多危险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成问题……球球……

    “当然有”守山人点了点头“只不过雪山灵狐机灵得很一般看到人就都不见了想抓到那小东西困难着实困难。”

    “对了我先给你们说一下明日出行的有关事宜吧!”守山人忽然在飞儿床边坐了下来痕远和药奴听闻守山人的话也跟着凑了过来。

    “山上怪物多这就不说了。那山上除了个古不化的坚冰之外全部都是厚实地白雪明日上了山切忌不要喊不然引来雪崩可是会葬身的!”守山人娓娓道来飞儿几人跟着点了点头。

    “山腰处有一汪冰魄寒泉明日我和阿流便送你们到那山腰的寒泉去剩下的路你们要自己走。山下都是一些小怪物对付起来比较容易可是越往山上走越困难而你们要找的极寒冰蚕在第二座山峰上不算高但对你们来说也算有难度了。”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守山人说的一句一句在飞儿眼里越来越神奇当然他们也没有忘记那应该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我和阿流便在那冰魄寒泉那里等上三日”守山人继续说道“也就是说过了满月之夜我们再等上一个昼夜若是到时候你们没有回来那我们……就只好只身下山了!”

    “雪松的意思”月矢流面色担忧地说道“若是没有抓到极寒冰蚕或者满月夜之前你们没有达到那第二座山峰那你们便不要再做任何打算了也许就怪你们大哥命该归天到时候就回来吧!毕竟你们已经尽力了……”

    “前辈”飞儿默默低下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早就说过若是救大哥要搭上他人性命我宁愿大哥就这样走掉……”

    所以就更不要药奴跟着上山。这么长时间她早已经把药奴当自家妹子看待了她与痕远都已经算是宿命的鸳鸯了可药奴不一样她还小还没有找到生命之中值得托付的另一半外面还有更更的人人生等着他……

    “对了”守山人的谈话打断了飞儿的暇思“那山上基本上是找不到地方生活做饭的所以这次我备了干粮一些饼子和几斤烤肉这些东西刚好够吃三日没人一份所以这也是告诉你们一定要计算好时间时间久了不管是温度还是食物抑或是山上的怪兽都会要了你们的命!”

    飞儿默默点了点头果然不是在儿戏了。

    “还有上山有四种怪物遇到了千万不要与他们碰照面。”守山人继续讲道“倘若碰到。一定要将袋子中的豆子扔给它们然后第一时间逃跑!你们手里的那豆子是那些怪物寐以求的好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见到这次豆子多了会高兴的原因。多一颗豆子对你们的性命就多了一分保障。”

    “那么那四种东西都是什么呢?”药奴止不住好奇开口。

    “嗯。那四种怪物。分别是白狼雪虬剑齿虎还有雪地兔。其中以雪地兔子最为恐怖。”

    兔子最为恐怖。飞儿几人对视了几眼自然不知所以只希望上山一切太平。什么都不要遇到才好。

    守山人说完。飞儿几个终于长长出了口气。上这山。感觉像去地狱赴死一般。却听见月矢流嘿然笑道;“雪松呐。你现在说地话。可比你这几天加起来说地话还多啊!哈哈!看来。你对孩子们还是蛮关心地么!”

    “切!小崽子们投机取巧搞下那矿石。害得我还费力取豆子。若是他们不平安回来。岂不是拜拜浪费了我取豆子地力气!”守山人脸一转。自顾自跑到饭桌吃饭去了。姜汤狠狠灌下一大碗。好似喝酒一般豪爽。

    飞儿和痕远看在眼中。心里跟着欣欣然。

    “对了!”守山人忽然说道。“孩子们可一定得回来!我还有事要孩子们办呢!”

    “咦?”飞儿忽然来了好奇。“什么事?”

    守山人想了想。忽然红了脸。然后看着月矢流怯怯说道。“我与阿流。分别六十年。还从来没有拜过堂。名正言顺地在一起过。孩子们胜利归来地时候。我希望。可以做个证婚人。为。为我和阿流做个见证!六十年前。不管是误会还是什么。终究是我对不起阿流。如今也没有几年好活了。我却一定要对阿流好。把这六十年地思念都弥补回来!所以。等你们回来。我要给阿流一个名正言顺地身份。我地妻。我白雪松地妻!”

    月矢流从来没想到过守山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感动涟涟竟然眼泪模糊了眼眶。

    六十年六十年的阻隔丝毫没有影响到那一份真挚的爱岁月辗转在他们脸上留下的时光的痕迹可是那一份爱恋啊仍然完好无损地保存着哪怕这期间经过了继续误会一甲子时间他对她的爱恋啊竟然一直都没有停断。

    “雪松……”月矢流激动得说不出话泪模糊了眼。

    “所以呵孩子们一定要活着回来我还等着你们做见证看我们拜天地喝我们的喜酒呢!”守山人嘿嘿笑了那一刻他终于不再像传说中的那样死板冰冷那样漠然。

    “前辈!放心吧!”飞儿眼神忽然变得认真起来“我们一定会带着极寒冰蚕活蹦乱跳地回来的胜利而归!”

    “好!!!”守山人大拍桌子“我们等着你们!”

    承诺就这样在出前的午后定下。

    第二日一大早五个人便带好了行装上山去了每个人身上都带了三天分量地干粮痕远背着飞儿药奴在侧守山人和月矢流一个在前开路一个在后防护。

    才一上山飞儿便被那满山的白色迷了眼。天蓝似孩白云翩翩巍巍雪峰一座有一座连绵不绝正前方一矮一高两座雪峰琼然而立仿佛一只母兽在看管着自己的小兽崽崽呼啸的风从眼前吹来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不是特别寒冷冰雪迷蒙飞舞好不妖娆。

    一路前行山中雪中尽是飞儿没有见过的禽珍兽鸟数不尽的奇花异草只不过这寒冷气候中生长的大多数是白色或是褐色的异类植物飞儿想要探查一些珍惜药种却又碍于时间和危险没敢涉足。

    一路前行几乎没有遇到什么猛禽即使偶尔有也迫于守山人和月矢流地威压而不敢考前飞儿真切看到了一只长的像浓缩版霸王龙的小兽从眼前跑过被守山人一掌震飞那小兽飞出去之后只是停顿了一小会便站了起来摇摇晃晃摆着脑袋走了似乎一点伤都没有受到。

    才山脚下的怪兽就这么厉害。据守山人说越往高去猛兽越凶猛越厉害只怕……这一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日上三竿的时候阳关将一切晃的刺眼飞儿他们已经来到了半山的那个冰魄寒泉所在的地方。

    几人轻功都十分了得。走过地雪地上脚印颇浅只有痕远因为背着飞儿两个人的重量让脚印有些微沉再看月矢流的脚印密度比众人要大得多飞儿也才终于相信那不是像鬼一样足不点地的的轻功。

    那是一个看似山谷的地方蓝天雪岭掩映下。一条泉水自上而下流下来那水不多从上面一座山里流淌出来。泉口倒是大得很从下往上看上去倒觉得像是一个山顶洞穴。

    泉水哗啦流淌泉边一些巨大地石头静静安在四处泉水便自然而然因那些石头流出了弯道一路下流。

    泉水再往下的地方是一片松林想必那些松年龄已经过百树干粗壮枝叶无限延展。远远看去泉水边蹲着一些小兽看见飞儿几人过来纷纷像是受了惊吓一般通通跑开了。守山人也不介意带着飞儿他们便进了松树林。

    “好了!就到这里。”守山人找到一个粗的可以几人合抱地松树对着那树地主干一阵敲打半晌那树皮竟然被他剥裂开来里面竟然是空心的。像是一个输屋。“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们只要沿着这山一直向上泉水上面正对着地那个山峰便是第二个山峰。如果没有意外明早应该就可以到达。”

    “明日便是满月之夜”月矢流也说道“极寒冰蚕会在月亮初升时出来吸取月光的照射但是它们是极富灵性的动物稍微有动静就会钻进雪里一旦钻进去。你们再等它也不会再出来了!所以。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倘若那冰豆子路上没有用光地话。也是可以拿来做诱饵的!”

    飞儿认真听着跟着点了点头。

    “那么前辈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后日之前我们一定会下来的!”痕远背着飞儿狠狠说道。

    “嗯。”飞儿背着干粮忽然从怀里拿出布袋子从里面掏出几颗并豆子塞进痕远地怀“这个你拿上危险的时候我们可以防身之用。”

    “嗯。”痕远也不推辞在怀里将冰豆子收好。

    “药奴”飞儿又说道“冰豆子我就不给你了……”

    “嗯。”药奴点点头对于飞儿的话她从来只有听从没有其他想法。

    “因为此次上山只要痕远和我两个人上去你就留下来在这里照顾前辈吧!”飞儿又说道。

    “为什么!”药奴情绪激动想要大喊忽然想到昨日守山人说大喊可能会引来雪崩遂捂住了嘴。

    “药奴你已经跟我们奔波了好一阵子。”飞儿缓缓说道“但是这次上山的确很危险你是我的好妹妹我还没有看到你找到人生之中可以托付终身的另一半所以不希望你再跟我们去犯险……倘若我跟痕远……三天之后真的没有回来还需要你去回去传消息……”

    “可是!飞儿姐!”

    “当心吧!药奴”飞儿郑重点头“我们怕出意外谁也不会想死的我们都想好好地活也希望尽早救活大哥所以相信我们一定会活着回来!”

    药奴缓缓低下头去半晌才抬起头来神色低迷地问道“飞儿姐真的那么希望药奴找到人生之中地另一半么?”

    飞儿轻笑:“药奴现在一个人不孤单么?”

    “飞儿姐!”药奴忽然抬起头神色俱激想要说什么却又忍住没有开口半晌才说道“那你们……我相信你们……我和前辈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嗯。”飞儿微笑点头“我会的。”

    “痕远哥”药奴又转向痕远眼睛中充满了认真的表情“请你一定要照顾好飞儿姐!也代我一起照顾好她!”

    “放心吧!”痕远也跟着点了点头“那我们走了!”

    “路上小心!”药奴和守山人、月矢流纷纷看向两个人转身看着他们上了雪山。直到人影越来越小直到看不清看不到了才缓缓回头。

    飞儿姐!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地回来!药奴还有话想对你说!

    痕远背着飞儿前行一路上见到有脚印的地方都要先斟酌再行进看到猛兽也尽量屏住呼吸不去接近不出动静。这样走了一个下午也刚好相安无事。

    “累不累?”飞儿嬉笑着给痕远擦汗忽然觉得这样的情形很甜蜜痕远也嘿嘿地傻笑难得的两个人的独处却都是在患难的时候。

    “累了就歇歇。”飞儿的声音少有地温柔。

    “嗯。”痕远背着飞儿力气似乎更足了。那冰豆子果然是好东西吃下去之后好像不仅不怕寒冷还在内功上帮痕远大大提高了一层。带着飞儿奔波了一下午两个人竟然才歇息了两、三次。

    “歇歇吧!”也不知又行进了多久太阳已经下去天边露出黛色几近浑圆的月亮也已经上天了飞儿拍了拍痕远“吃点东西吧!”

    让他一直背着自己走其实自己是会心疼的!

    “嗯!”痕远慢慢放下飞儿跟着坐下两个人掏出干饼就着烤肉吃起来。

    飞儿倚靠在痕远身边心里扬起骄傲的甜蜜刚想要跟痕远说话忽然感觉地面传来轰然巨响震的两个人跟着心惊。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雪山皑皑巨响轰隆。

    那巨响带着有节奏的沉闷感自上而下奔涌而来。痕远大惊忙扔掉手中的食物抱起飞儿当空跃起向那巨响传来的垂直相交方向迅地跑开。

    当是时之间那巨响已经传到了近处雪下有什么东西游动着眨眼间到了飞儿和痕远刚才呆过的地方“轰”的一声雪花翻飞一条通体雪白、又夹杂冰蓝色的、足有一人围抱的大树干那么粗的怪物从雪中蹦出来蛇一样的身子黑褐色的眼睛两条须子颤颤巍巍摆动身上八只磷爪微微抓动痕远适才丢掉的那些食物被它血盆大口一并吞下连同食物旁大量的积雪。

    那怪物虽有眼睛却似乎看不到东西身子摆舞半晌忽然向飞儿和痕远的方向游动过来巨大的身子拖拽着拉出一条深深的雪痕像是个足有一米宽来的大沟。

    遭了!它定是闻见了气味顺着过来了!痕远和飞儿大惊食物不可以全仍不然没了力气他们还没有到雪山就已经衰竭了。可眼下保命要紧这巨大的雪虬又不可能硬碰硬去对付飞儿和痕远双双看着雪虬越来越接近冷汗纷纷从额头上冒出眼睛瞪大。

    当是时飞儿忽然想起怀中的冰豆子这东西看起来跟冰没什么两样自己几人吃下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山顶的积雪受到震动开始一点一点下滑滑落坠下崩塌。

    “雪崩!”两个人齐齐失声顿时惊起一身冷汗。

    眼见着山上的雪纷纷滚下来山下的兔子才似乎满意了一般跳着蹦着跑远了。飞儿一抹额头冷汗大呼了一句“跑!”

    不能慌不能慌!飞儿满脑子都是那雪白而下的咆哮的雪手心禁不住有些凉。无论是雪崩的电影还是纪录片在穿越之前的那个年代她都看过很多别说是人房子啊树啊什么的只要一被大雪覆盖就瞬间破坏消失掉了遇到这种自然灾害很少有人有物能幸存。

    “飞儿!你怎么了!”痕远背着飞儿一路向下奔跑之中竟然都能感觉得到飞儿的紧张。

    不能慌!雪崩也不是那么吓人的!飞儿努力让自己的精神集中自己还有痕远陪伴自己不是孤单一个人的!

    “痕远!”飞儿忽然开口那因为神情激动而导致的颤抖竟然就好了许多“向上跑!向上跑!”

    痕远不解雪崩明明是从上来为什么还要迎面而上可是脚下方向却变化起来背起飞儿应着雪崩跑起来。

    飞儿决定的事一定不会有错的!哪怕因为雪崩而葬命了他们也要在一起!

    痕远疾疾地跑眼见着就要与奔涌的雪碰个照面了飞儿忽然看见嶙峋的山峰侧面有一处突起的岩面岩面下刚好有个空隙。

    “痕远!我们过去!快!”飞儿指着那岩面恨不得此时自己没有砸断脚不要耽误宝贵的时间拖延生命痕远快步向那岩面下跑去还未抵达那下面雪崩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过来。

    “啊!!!”

    “啊!!!”

    飞儿和痕远齐齐大喊。那奔涌地雪花带来一股无形地气劲。瞬间将飞儿和痕远弹开。却恰好落到了那岩面地下方。岩面像一面打伞一样抵挡着纷杂地雪片。疯狂地雪瞬间压下来。片刻便将岩面也掩埋起来。痕远抱紧了飞儿。两人瞬间便被黑暗笼罩。好在岩面宽敞。积雪压下来地时候。给他们所在地空间多少留下了一些空气来。不至于短时间窒息。

    也不知那轰鸣地声音持续了多久。只知道。两个人就那样默默抱在一起。齐齐觉得有些头晕了。那轰鸣地声音才算嘎止。

    “飞儿?”黑暗之中。痕远轻轻呼唤。

    “嗯。我在!”飞儿点头。开始用手刨上面地雪。“痕远!快些!不然我们当真会死在这里!”

    “嗯!我知道了!”痕远应了一声。开始加大上挖的力度可是又不敢太过使劲怕黑暗之中一不小心碰到了飞儿。

    “飞儿姐!飞儿姐!”药奴不顾一切地大喊着“前辈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啊!我要去山上找飞儿姐!”

    月矢流一狠心点住了药奴地穴道:“雪崩已经生了你现在上去也是于事无补。也许当时他们刚好不在雪崩范围之内也许……”

    “怎么可能!雪崩的那座山峰明明就是第二座山峰明明就是啊!”药奴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即使被点了穴道依然满脸通红“前辈!你们也担心飞儿姐他们的安危吧!那么就放开我让我上山!”

    月矢流沉默地摇了摇头。

    却听守山人声音沉重地说道:“孩子你不要闹了。我说过等到后日早上。就一刻都不会多加停留。他们若是命大若是吉人自有天相后日之前一定会回来的。倘若没有……请你记得飞儿临走时交给你的使命……”

    “不!不!”药奴狂暴地大喊“飞儿姐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她还有好多话要对她的飞儿姐说她还……

    后悔药奴真真切切地后悔了。为什么当时要听飞儿地话留下来为什么当时没有执拗地跟上他们的脚步一同上山!!!

    守山人少有地抽起了烟。月矢流也默默地坐在一旁。眼里全是焦虑。余晖。镀上亮金色地雪地上一块突兀的冰雪覆盖的岩石附近忽然弹出一只手来。

    “有亮了!飞儿!有亮光了!我们出来了!”痕远回身拉起飞儿心里大呼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

    飞儿紧抓痕远的衣衫眼神早已经有了一些涣散腿脚受伤带去了身体的大部分精力若不是痕远一直在黑暗之中陪自己说话给自己鼓励只怕现在自己已经支撑不住成了那皑皑白雪下的一缕游魂了。

    “飞儿我们走!”痕远蹲下身来一路的体力透支他也有些快要熬不住了只是已经近在眼前的事物已经快要唾手可得地解药只差一步而已。

    飞儿摇摇头:“让我自己走吧!”看见痕远那么辛苦她的心破碎般疼痛心疼啊!

    痕远看了看天艰难地摸了一把额上的凉汗:“放心吧!我还有体力!虽然我们被雪崩冲下来一段距离可是山峰也已经不远了。我们加把劲天黑之前一定会赶到的!极寒冰蚕今夜就要出现我们终于可以拿到救师兄的解药了!你难道不高兴么!”

    飞儿摇摇头继而又点点头眼泪竟然就蓦地流了下来。

    “傻丫头怎么哭了!”看见飞儿哭痕远忽然没了主意手忙脚乱不知道做什么。

    “走。我们上去。”飞儿眼泪扑簌扑簌地掉“但是在那之前你要先吃些东西补充体力!”

    痕远见拗不过飞儿只好点头挨着飞儿身边坐了下来还好这里岩面做抵挡风着实小了许多痕远的食物早就在遇见雪虬的时候丢掉了飞儿怀里的食物也早已经动成了冰坨。

    “这饼都成冰棍了!”飞儿嘟囔将饼塞回包裹然后拿出烤肉。食物已经剩下不多他们必须要节省。

    飞儿将那满是冰碴的烤肉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地放在手心里用手掌里残余的温度暖掉冰碴子才递给痕远痕远默默看着那肉不肯下口。

    “吃啊!不吃我要生气的!”飞儿佯怒愣是把融化掉的烤肉塞进痕远的嘴然后又自顾自撕扯起烤肉来“你要快点吃啊!不然刚融化好了又凉掉就不好了!”

    “飞儿……”痕远默默看着她看她将烤肉放到掌心融化塞给自己……“别弄了!手都紫了!”

    “没事的!”飞儿摇头“一会就暖回来了!你快吃啊!”

    “我……”痕远一时间哽咽忽然抓起飞儿撕扯好的带着冰碴的烤肉通通塞进嘴里去“好吃!好吃!连喝水都省了!”痕远艰难地嚼着冰凉的牛肉狼吞虎咽下肚生怕动作慢了又让飞儿青了手掌。

    两人一时间都语塞看着对方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飞儿忽然抱住痕远地腰肢将头轻轻贴上他地胸膛喃喃说道:“痕远谢谢你谢谢你……”这一路走来若是没有痕远的陪伴与鼓励若是没有痕远地温柔与怜惜只怕她早已经放弃了……痕远现在就是她的主心骨她的顶梁柱她心里的一片天……

    痕远默默地回报飞儿心里升起一丝甜蜜什么时候起飞儿在她心里不仅多了喜欢多了爱慕还多了一份强烈的责任感的呢?

    两人就那样相拥了许久。

    半晌痕远看看天忽然说道“飞儿!我们要抓紧时间了!天就要黑了!”

    “嗯。”飞儿点点头迅收拾好东西重又让痕远背起两个人疾疾向那山峰跑去天边已经泛起了黛蓝色日头完全下沉月亮缓缓升起的时候极寒冰蚕就要出现在那第二座山峰的最高处了。

    也不知是那烤肉给痕远带来了足够的体力还是那飞儿的依赖让他更充满了动力总之月亮慢慢升起痕远也终于带着飞儿上了那山峰的峰顶。

    封顶是一片平坦的空地按理说山峰之上应该是大风呼啸才对可今夜的山顶上竟然半点凉风也没有平静的出奇相比这也是为什么像极寒冰蚕那么小的东西可以在这样的夜晚出来晒月光的缘故吧!

    才一到达那平地之上痕远就重重地躺在了地上说不耗费体力那是假的如今终于爬上来了他也才终于松了口气。

    飞儿一样姿势地靠在痕远身边一路跋涉又怀有外伤她的身子骨自然也不是特别强劲经历的雪虬、雪兔子的追赶以及雪崩的肆虐她着实有些抗不住。

    飞儿嘿然轻笑伸出收取紧紧抓住痕远的手痕远心里蓦地一惊也抓住飞儿的手两只手抓在一起紧紧的紧紧的似乎一点都不想再松开。

    月亮越来越高也越来越亮突然雪地里传来“沙沙”的声音。飞儿和痕远坐起身屏息凝视隐隐看见一条条冰蓝色的小虫子从雪里蠕动出来眼见着月光照在了它们身上。

    ……

    -------------------第一百二十章-------------------

    月光照射下一条条冰蓝色的小虫子从雪里蠕动出来眼见着月光照在了它们身上。

    “极寒冰蚕!”飞儿瞪大眼睛高声呼叫刚想要起身却看见那些小东西忽然之间一个一个全部缩回雪里去了。

    飞儿大惊一定是刚才自己大声的吵嚷惊吓到了这些小家伙雪平面迅回复了平静留下一个个坑洼的痕迹。

    “惨了!”飞儿失声都是自己这一声大呼一下子吓退了所有的极寒冰蚕犹记得守山人说过那极寒冰蚕一旦缩回去就不会再出来第二次了这可如何是好!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已经近在眼前的唾手可得的机会这这样失去的话他们要多么遗憾!

    自责!此刻飞儿的心里充满了自责本就已经体力不支突这样的情况她蓦地跪在原地开始不知所措。

    “没事的飞儿!”痕远跟着坐起来看飞儿焦急的样子额头也跟着凝聚到一块“你忘了么?我们还有冰豆子!”痕远走到飞儿身边然后坐下“这冰豆子对山上的飞禽走兽吸引力这么大对这极寒冰蚕也一样是有吸引力的啊!”

    惊慌失措的飞儿听到痕远这席话蓦地反应过来不错守山人是说过那极寒冰蚕一旦缩回去就不会再出来第二次了可是他同样告诉过自己抓这极寒冰蚕可以用冰豆子来做诱饵。

    “我们试试!”痕远对着飞儿自信地点点头这个时候他们谁也不能倒下去倘若倒下去了也许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痕远从怀里掏出一颗冰豆子与飞儿合力将那豆子掰成两半然后丢到刚才那极寒冰蚕出现的地方的边缘。里侧他们肯定不好抓一些边缘地带。抓到冰蚕的几率说不定更大一些。

    半个时辰过去了飞儿和痕远被困倦侵袭得直想入睡可那平静的雪面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痕远不禁握了握飞儿地手。好凉。他将她地手包裹进自己地掌心。默默抓住。飞儿倚靠在痕远身边。心里又开始充斥那不好地情绪。

    又半个时辰过去了。飞儿开始有些不安起来。痕远揽她入怀。摩挲着她地后背。默默安慰着。

    一个半时辰。飞儿地眼眶都已经有些红了。天边地月亮那样明亮、那样刺眼。照得她心悸、心慌。

    两个时辰。飞儿已经无力瘫倒在痕远身侧了。眼睛盯着那平静地地面。就快要崩溃了。

    “别急地。飞儿。再等等。”痕远安慰出声。却现飞儿“嘘”地一声做出噤声地手势。眼睛突然由暗淡变得光亮。痕远大惊。转头向那平地看去。也跟着眼睛亮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平实地雪面终于又开始有东西蠕动起来了!

    飞儿屏住呼吸。没敢轻举妄动。眼看着那些小东西一个接一个。慢慢向那掰开地冰豆子蠕动过去了。两个人大气也不敢喘。只是直直盯着那群小东西。他们不能起身。不能出一丝响动。所以。就要以现在这个姿势。这个位置。一举抓到极寒冰蚕才可以。所以。飞儿在等待机会。等待那些小东西离得更近一些。再近一些。

    然老天似乎总与他们作对。

    当是时飞儿忽然感觉到一声“吱吱”鸣叫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忽然出现在眼前。那小狐狸“呜嗷”一声猛地扑向那些极寒冰蚕。

    “啊!”飞儿大惊心里止不住呐喊小狐狸眼尖嘴快、动作迅转眼间已经将冰豆子一口吞下连带着还刁起几只冰蚕爪子里也抓上几只。

    异变生其余的极寒冰蚕转瞬之间没了踪影。

    “啊!!!”飞儿这次是止不住狂暴的大喊这只小狐狸长的比球球还要好看。可是怎么可以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破坏他们的计划!

    “小狐狸!站住!”飞儿大喊。起身开始奔向小狐狸小狐狸哪里肯停下来等着被飞儿追?嘴里刁起极寒冰蚕。“呜呜”出低沉的呜咽大尾巴一卷也跑起来。

    “站住!放下极寒冰蚕!”飞儿大呼脚下动作更快起来。

    不错因为那小狐狸嘴里还有极寒冰蚕那些平地地下地冰蚕她敢断定绝对绝对不会再出来第二次了可是那小狐狸嘴里的……

    一路狂追小狐狸身形灵巧几步便跑上更高的地方飞儿紧追不舍视线直勾勾锁定小狐狸。

    痕远在后面追眼看着到了山崖边眼看着飞儿已经要抓住那小狐狸了忽然地上传来“卡擦”地声音似乎是皑皑白雪西下积冻的薄冰承受不了飞儿的体重忽然断裂开来飞儿大惊却还是一把抓住了狐狸尾巴可整个人已经失去了重心跟着那断裂一截的薄冰从山崖上往下掉。

    “飞儿!”痕远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一把抓住飞儿的教可已经来不及两人一狐直勾勾向下掉落下去。

    “轰!!!”

    像是一颗石头投进水里的声音。

    飞儿只记得掉下来的时候痕远在身后抓住了她的脚。

    “飞儿!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就算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起!”她清楚地记得那样的话。

    全身透骨地凉好像被冰冻了一般手里还死死地抓着那只小狐狸睁开眼睛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寒池一样的地方想努力向上腿脚负伤又使不出劲儿来无尽的寒冷压抑过来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闭不住气了。

    忽然一个身影游过来抱住了她的身子。

    痕远费力地拉起飞儿一直以来。山上的寒冷也没有让他们产生过如此感觉可这水竟然这样的彻骨要将人冰冻掉了。

    痕远不知挣扎了多长时间终于花费就牛二虎之力将飞儿带上了岸这次是真的没力了。才一上岸就倒在岸边呼呼地喘着粗气。

    人在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