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级控制器 > 超级控制器分节阅读26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超级控制器》 超级控制器分节阅读26

    时躲在楼上,不知道具体的过程。”林诗意说了谎,因为她不想尹雪雪成为专门保护王海的工具,她知道只要她告诉是谁后,王侍音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收纳此人,而这对于智商不高的尹雪雪太过沉重了。

    王侍音拿出手绢擦着王海脸上的口红印,换了一种方式问道:“屋里有幕草的味道,除了你还有哪些人没有被迷晕。”

    林诗意本来正为了王海脸上的东西而尴尬不已,心想一定是那群花痴女做的好事,亲完也知道消灭证剧,她们还真当王海好欺负了,听到王侍音的话,林诗意知道幕草就是那个让人瞬间昏迷的烟雾弹,没想到王侍音的鼻子这么灵,屋子都打扫过了,她还闻得到,林诗意直接回答道:“有三个,王平平,端木敏敏还有一个弱智小孩儿。”

    林诗意话音刚落,就听到王侍音突然吩咐道:“过来,把少爷带回去。”

    林诗意以为女王是在吩咐她,她正在想怎样“带”才带得动的时候,一个全身着一套全黑衣服的男人出现在床前,将王海抱起。

    难道这就是一直守在王侍音身边的影卫,那种只侍奉历代国王的十二名影卫中的其中一个,传说他们活了几百年了,是当年王兰制作出来的,相传他们只听国王的差遣,林诗意一脸崇拜的望着那个一脸严肃没有更让脸孔。

    听到楼梯上的声音,众人抬头向上看去,现竟然多出了一个人,知道那有可能是谁后,五个美女用和林诗意一样的目光看着那个多出来的人,而王平平则是用探究的目光看着那人,王侍音向他们扫了一眼,那两个坐着的小孩儿,眼熟的那个应该是端木敏敏,而另一人应该就是尹雪雪了,看两人没有突出的地方,王侍音开口道:“王平平,你跟着我一起回行宫,以后王海的安全都由你负责。”

    王平平先是一惊,询问的看着林诗意,看着对方看好戏一样的目光,王平平猜王侍音一定是认为打败那些杀手的人是自己,如果说是雪雪的话,只怕他们就会带走雪雪,王平平想了一下,开口道:“保护王海可以,因为他是我的朋友,可是你让我跟你一起走,我拒绝。”

    王侍音本来就不喜他,可是为了儿子没办法,现在又听到他这番意料之外的回答,不禁有些恼怒,“在行宫中毕竟要安全一点,你放心,我会给你优待的,要官位还是钱财只要你提出来我都可以满足你。”

    听到王侍音说出这种话,王平平有点伤心,不过也是自作自受,之前自己为了激怒她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也难怪她会把自己当一个势利小人。

    “我现在很满足了,什么都不要,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会跟你走的。”

    “王平平,不要以为我对你说话客气,你就可以任意枉为了。”

    王平平见她还纠缠着这个问题,干脆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的碗筷不再搭理她。五个美女和林诗意看他这么大胆,额上都开始冒冷汗,“这个王平平,怎么搞得,明明有更好的处理方法,干什么用这么冲的语气和女王杠上,一点都不像平时那个稳重的他,难道被吓出毛病了?”林诗意心中分析道。

    王侍音被气得不轻,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放肆,虽然气可是理智尚存,为了儿子的安危,她妥协了,“好吧,那我将王海托给你了,这段时间你要保护好他,他如果出了什么事,我要你——”

    “他如果出了事,我会给他陪葬的。”王平平接过话说道。

    林诗意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王平平会说出这么毒的话,“什么跟什么嘛,为什么要弄得这么严重。”看到王侍音和王平平两人似乎在互瞪,林诗意冲破这种严肃到极点的气氛,“女王放心,我们这边不只王平平,还有几个厉害人物,他们都是王海的朋友,就是之前一起和王海从黑狱森林中出来的那几个,这次也是他们几个人同心协力,将沙漠中被困的人全部带出来。王海在我们这里,有他们保护,一定会没事的。”

    王侍音的眼神变的缓和了一点,让她身边的影卫将王海重新放了回去,说话客气了一点“那就拜托他的那群朋友了,如果有他们帮忙的话,我想我儿子的处境也会安全一点。”接着她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拇指大小东西,放在林诗意的手中,“这个是感应器,我身上还有一个,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就按一下顶上的那个按钮,我那边就会立马知道。”林诗意看着手中的小玩意儿,心想这个可比电话方便多了。

    几个人目送王侍音的车消失了的在夜色里,再回到餐桌上时,林诗意现菜已经冷了,可是看见王平平好像不知道一般,机械的往开口塞着食物。林诗意无耐的叹口气,将菜又热了一遍,再端回桌上的时候,现在屋中已经多了十几个人。

    “爸爸,你怎么才来,快两个小时了。”

    “是爸爸的错,爸爸当时没在家里,刚刚才知道你们出了事,所以才赶过来,你们大家都没事吧。”端木青一脸担心的问道,现这里少了两个重要人物。

    “嗯,都没事。”

    “对方是什么人你们知道吗,他们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他们已经永远消失了。”

    “他们全死了?”端木青疑惑道。

    “……嗯。”

    端木青忍住心中惊讶,他知道范镜派了二十个青卫过来,而所谓的青卫他是见识过的,已经全面改装的他们不光刀枪不入,而且每个异能也不能小趋,端木青猜不到他们是如何将这样的青卫打败的,虽然很想知道具体情况,但是以他的身份不便多问,只好暂时忍住。

    “敏敏这里太危险了,跟我回去吧。”接着端木青又吩咐身后的人,将楼上的林林欺也带了下来。

    “我不回去,姐姐也不会想回去的,这里很完全,女王都同意将王海留在这里了。”

    “不要胡闹,爸爸带你回家。”端木青将儿子夹在胳膊下,不管他的挣扎向外面走去,王平平和林诗意纷纷阻拦道:“伯父,你这时干什么,烟子她不会想回去的,你不能带她走。”

    “她是我女儿,我为什么不能带她走。”端木青推开面前的人继续向外走。

    “慢着,要走的话,也带我吧,她身上的伤还没好,还要好好的护理几天才行。”

    “不用了,我会请医生给她治的。”

    林诗意气愤的看着那条快要消失的车队,“怎么有这种野蛮人?”

    王平平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他没做错什么,现在这里很危险,关心儿女的安危是天经地义的事。”

    “哼,烟子一醒就会立马回来的,只是就算他请再好的医生,以他们的水平,也要十多天烟子才能复原,让我治的话,两天就行了。”

    -------------------第三百十一章 顿悟-------------------

    p

    “你就不要气了,反正第三场比赛是半个月以后,这些天就让她多休养一下也好。”

    当两人回到客厅,现食物已经被一扫而光了,几个八婆正在神秘的讨论着。

    “难怪王子对她那么好咯,原来她就是端木烟子。”说话的林雨洁满嘴酸味。

    “王海还不知道林林欺就是端木烟子,你们既然知道了,也得帮忙保密。”

    四个美女因为王平平的话吃的一惊,不过转而却高兴起来,这样的话她们就还有机会咯。她们非常乐意执行这个保密任务,她们一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记住,别人问的话——”林诗意话还只说了一半就被五个美女打断。

    “就说她回之前的学校看同学去了嘛,我们知道。”五个人鬼头鬼脑的凑在一起嘿嘿笑起来。

    王平平和林诗意看着五个美女意外的配合的态度,有点不明所以。

    而张纤纤也松了一口气,想着自己还是第一次知道一个四位姐妹不知道秘密,这种独享的感觉非常不舒服,都快让好喘不过气来了,这下好了,现在她没有一个人的秘密,不用有负罪感。

    这下不管是端木烟子还是林林欺都不在,王子是她们五个人的。

    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上,旁边的星星为了衬托它的漂亮,全都一闪一闪的。

    王平平仔细检查着他房间里的窗户和门现都锁好了以后,才敢爬上床睡觉,这样尹雪雪就进不来了,累了一天,王平平神经一放松就睡着了。

    尹雪雪抱着枕头站在他的房间里,她站在门边隔得王平平远远的,现王平平睡得沉没有现她,于是她将枕头放在地上,头向王平平方向侧着,躺下睡了过去,睡着之前还在想以后她再也不吃怪东西进去了,这样她的平平就不会怕她了。

    林诗意在睡前想今天一天还真是多灾多难,希望女王快点把那些想杀他们的人找出来,把他们捉起来,还有希望烟子快点好起来,能快点回来。

    五个美女在睡前想着之前她们看的所有恋爱宝典里的招术,想着怎样才能获得一个男人的心,最后全进入了王子和公主的中,当然每个中的公主都不同。

    而范镜是今夜难眠,之前收到端木青向他确认的信息,问他派出去的人是不是全死掉了,当时范镜还是带有一点疑惑,听到端木青这么问,于是疑惑变成了肯定,可是他想不能自己的二十个青卫是如何死掉的,就和上次黑狱森林中的纯体一样,一瞬间二十个青卫的脑数据全消失了,有一个是应该是最先被杀的。而其他的消失时间却是差不了多少,范镜想着一定又是那个顾潇所为,于是认为他们现在的要任务是把级战士研究出来,虽然已经有一批战士已经研究出来了,而且他们“”组织中的人也见识到了战士的厉害,可是不够还不够,他要将他们做的更完美,做得更无敌更强大,到时候就算有十个顾潇也不成问题。

    为了更方便以后的计划,端木青将两个孩子带回家,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可是他没想到带回他们会引来更多的麻烦。

    王海早上眼皮刚睁开,意识还没清醒,就感到地面一阵震动,同时还听到几个女人和声音“你不要挤我,你干什么。”

    “你到一边去,早上是我先来的。”

    “你先来就得你先吗,谁先抢到就是谁先。”

    王海僵硬的转过头,就看到那四个整天无所事事女人在他床前推来搡去的,王海被她们吵得头都大了,“你们干什么,今天是鬼节吗,怎么全部穿成这个样子。”

    听到他的声音,四个女人都不在争抢,原来她们昨天睡之前就想好了,明天一定要给王子留个好印象,所以一大早,每个人就像是准备朝圣去一样,隆重又仔细的开始打扮,可是因为心太切,一个个有了竞争之心,所以互相敌视的四人装化得越来越浓,衣服穿得越来越夸张,难怪王海一看到她们就有见鬼的感觉,美女们各自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束,然后又互相打量着对方的装扮。

    “纤纤,哈哈,王了说你呢,你看你穿得什么衣服,那么多蕾丝折一起,像多牡丹,哈哈。”

    “林雨洁,我看说的是你的,你看你好个蘑菇头,干脆在头上插把伞算了,这样你出去就不怕日晒雨淋了。”

    “说得是你——”

    “是你——”

    两个女人像斗牛一样,额头顶着额头,杀气腾腾的瞪着对方。

    而另两个看有机可趁,想上前来献殷勤,可是却都踩到了对方拖得老长的裙角,绊倒在地上,同时也扑到了另外两上,四个女人滚做一团而由于每个人都穿得太过沉重,导致半天都爬不起来。

    “方小小,你的扣子挂到我的头了,你不要动。”

    “哇,李娅你的鞋子踩在我的裙子上了,这是我最喜欢的,不要踩不要踩……”

    “张纤纤你这个色女,你竟然穿丁字型的内裤,你难道想色诱我们王子殿下吗?”

    “这是最基本的,难道都学你穿平角裤,她们两个肯定也是穿得丁裤。”说完为了证明她说的话的正确性,她掀开滚在一起两人的裙子。

    “啊——小小这个限量版的内裤,你好在哪里买的,我找了好久呢。”

    听到姐妹的尖叫,方小小得意的说道:“这个总共只有十条,早就被卖光了,你没机会了。”

    “哇,这上面真的有庄天天的签名唉!那个时候本来我也想买来着,怕他们打得是假广告,价钱又太高,我就没买,好羡慕你哦,小小。”

    “借我两天穿穿吧。”

    “你神经啊,这个内裤只能穿一次,签名一洗就会掉,我穿今天一天后,就把它给框起来。

    听到方小小的话,三个人脸上均是一脸失望。

    “李娅,你那个大婶内裤又是怎么回事?”

    “这不叫大婶内裤,这是幸运内裤,我始当年穿这条内裤的时候,遇见我爸的,后来又是穿着它现自己怀的孕,我妈说这是传家之宝,我一直身边的。”

    “你这个臭丫头,你就想到生孩子去了,我们现在连他的手都没牵过呢,你竟然敢想那么远。”气愤不已的三个开始围殴李娅。

    林诗意来到王海的房间,就看到她一直在找的四个人果然在这边,四个人像疯子一样在地上打滚,互抓着对方的头,每人身上都挂着一条像窗帘一样的衣服,而房间里的王海已不知去向。

    “你们在这里闹什么,我昨天晚上安排好的事你们一件都没做好,是不是都不想吃早饭了。”

    林诗意的话威慑力量不小,四个人骨碌碌的爬起来,快向楼下走去,可是最后不知道是谁踩到了谁的裙角,正在下楼梯的四个人直接滚了下去。

    林诗意觉得这招百试不爽,早知道就用这个方法了,以前就不用受她们那么多气了。

    洗漱好的王海来到林林欺的房门前,可是敲了半响也不见人应答,以为他已经起来了,他在楼下转了一圈却没有看到人,最后在后花园里看到正在修剪花枝的少女,王海一下想不起他的名字,只记得顾潇好像叫她丫头。

    “丫头,你知道林林欺到哪里去了吗?”

    剪得认真的范香香没听到有人叫她,还以为是顾潇醒了,高兴得回过头,没想到却是王海。她立即红了脸,害羞的说道:“她被接回家了。”

    “家?她不是孤儿吗?”

    见王海十分疑惑,范香香才知道自己一进说漏了嘴,忙紧张的解释道:“不是,是那个——他被接到端木府里去了,那个端木老爷说他很会做事,于是给他加工资,让他回去干活。”

    心里想着还能做事的话,应该没受什么伤,王海松了一口气,昨天自己没用,竟然没看到他比赛就晕了过去,“那他比赛赢了没?”

    “赢了。”范香香开心的说道,将到嘴边的“不过却受了很重的伤”这句话咽了回去。

    王海先是一喜,想着不愧是林林欺,“那我去找他,你跟林姐她们说一声。”

    “慢着,你的伤起码还要养两天,下床就算了,你还想到处跑,你不痛啊。”林诗意在二楼的阳台上叫道。

    “这点小伤没事,咳咳——”说话太用力王海胸口一阵抽痛,不禁咳了起来。

    林诗意看他死撑面子,说出劝告的话,“你现在去也没用,他受的伤比你还要重,以那群医生的水平,我估计她现在还不会醒,你去也是白去,而且现在外面很不安全,你还是待在这里好一些。”

    王海其他的话没有听到,只听到林林欺受重伤了这一句,忙急急叫道:“咳……他受伤了,咳……重不重,有没有怎么样,咳……那你怎么不去给治。”

    “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她只是要在床上多躺一阵子,不是我不给她治,是那个端木青不让我治啊,他不相信我的医术,那我也没办法。”

    “你下来,我带你去,我让他让你给他治病。”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不是我们两个去,也不是现在,我们吃完早饭后,所有人就一起去,你先上来,我给你上药,虽然我医术高明,但我可不能保证外伤加内伤的你待会儿还能像现在这么有活力。”

    没办法王海虽然心急得不行,也只能妥协。

    “这么多药,我得吃多少天,我只是胸口有点痛而已,只要用点抹的药就好。”王海将手中的药还给林诗意,可是又被林诗意推回来了。

    “我相信你的胸口起码挨了二十拳左右,已经不是外伤那么简单了,看不出来你还怕吃药。”

    王海盯着手中的药丸,鼻子中已经闻到丝丝腥苦的味道,“为什么药一定得是苦的,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不能吃苦的东西,我过敏。”王海一脸认真的说道。

    林诗意没听说过吃药会过敏的,所以王海正在狡辩的时候,她就将王海手中的药丸一把拍进他的嘴中。

    王海刚想叫出声来,没想到药丸刚好被他吞了下去,急忙拿起杯子猛灌水,好不容易才咽下去。

    “你怎么这样啊。”王海气急败坏。

    “有那么难受吗?”林诗意皱眉道。

    “这些药你拿走吧,我不会吃的,我留着这些涂的就行了。”

    “你可真难伺候,好了,我知道了,一会儿给你拿一种药,能让你暂时失去味觉,到时候你就不知道苦了。”

    “有那种药,你为什么不早拿给我。”王海瞪大了眼道。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最重要的位置-------------------

    p

    王海听着他们两人的谈话,心中想着情况想不到竟然会这样严重,本来他还抱着希望,想着在天黑之前一定就会有人来救他们了,可是经历了在黑狱森林中的一切,在带昏迷的林林欺逃亡的时候尝过那种绝望的等待的滋味,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存着“一定要把他带出森林”这样的想法,他一定支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王海看着身边的林林欺想着如果还要再经历一次那种折磨,那么只要结果是一样的,只要他们能走出去,那么什么都无所谓。

    林林欺解开自己腿上的总共五十斤重的绑腿,看着它们燃烧,而她身边的人看到她这样做都惊奇的瞪着她,心想这人是不是疯了,现在整个沙漠中的人数从最初的四十万,经历了三天就只剩下他们这一百多人了,他们虽然没有到达终点,可是这也不是他们的错啊,到时候说不定会让他们这些剩下的人全部通过也说不定,有些人冷漠的看着他们,有些人不以为然,有些人嗤之以鼻。

    王平平的绑腿在他背着顾潇赶路的时候就已经解开了,王海也已经解开了,王平平看着林林欺的动作,他伸手也替顾潇解开,林林欺看到他的动作,手下一颤,他压着喉咙里冒起的酸气对王平平说道:“我们这次不能带上他了。”

    王平平正解着绑带,心想这个顾潇可真是人白痴,他们在绑这个绑带的时候,顾潇困为怕中途绑腿会从腿上掉下来,到时自己失却比赛资格,王平平记得当时还嘲笑他来着,还说叫他不要系太紧了,到时候你在比赛中坚持不了了,如果想取下为,解不开可就麻烦了,没想到顾潇被他一激,十分激动将绑腿的绑带使劲给系了个死结,而每次顾潇一犯白痴,林林欺看不顺眼就会故意踢他的腿,每次顾潇都会被踢得惨叫连连,因为绑得太紧,那里已经有淤血了,又红又肿,王平平劝过他说给他系松一点,只要系得时候小心一点绑腿不会烧掉的,可是他记得顾潇自责的对他说,他不能,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拖累王平平了,如果把绑腿系松了,心里会更加自责,身体痛一点点,心里就会轻松一点点。

    还真是一个白痴啊,明明那么没用,却总是拼了命的去做一件事情。

    “你刚刚说什么?”陷入了回忆没有听清林林欺说的话,王平平开口问道。

    “我们不能带着顾潇,我们都明白,他已经不是顾潇了,就算回收回去,他也已经不是顾潇了。”

    王平平不敢置信的看着林林欺,激动的说道:“你说什么?你说清楚什么叫做不能带着顾潇?”

    “表弟,你冷静一点,既然他已经死了,就没必要带着他了,况且这么高的温度不出三天他的尸体就会臭的,你带着他也只是个负……”

    王海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平平一拳打在地上,王平平冲着他吼道:“你懂什么,你这个自私又狂大的家伙知道什么?”

    王海还是第一次见到王平平这种神情,心里想着“这才是你对我真正的映像啊,自私又狂大,呵呵——”王海虽然被狠狠的揍了一拳,可是心里有个地方却轻松了一下,这还是王平平十岁以后第一次打他,长大后的王平平一点也没有小时候那种想把他打倒的气概了,这还让他失望了好久呢。

    王平平一边解着他打得死紧的结,一边对着林林欺说道:“他还有希望,十二个小时还没过不是吗,也许不久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那个时候顾潇就得救了,而且我想为什么这小子这么白痴了,因为他是淘汰品啊,所以装在他脑袋里的那个什么智能系统比别人的档次差一呼,自动毁灭的时间肯定比别人花得久一点。”

    林林欺捂住嘴,克制不住的哭了起来,听着这几个小时前她安慰自己时找和借口,再从王平平的口中说出来,才现这种借口找和有多牵强。

    王平平手哆嗦着解了半天也没有解开,于是俯下头用牙齿去咬,咬开后,将燃烧起来的绑腿扔到一边,看着顾潇被绑腿覆盖的地方血迹斑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一大块的皮肤被磨得没有了。

    “毁灭的时间,不是十二个小时,只要六人小时,而且王海是昨天晚上就被关掉的,早上的时候的他的一切记忆就被删除了。”

    听到了事实的五平平表情没有变化,他只说了一句话,“我是一定会带上他的。”

    最后四人便没有目地的朝着沙漠深处走去。

    “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找到吗?怎么可能,应该还剩一百多个人的啊,怎么会一个人也没有,而且那些摄像头还有飞行器什么的也没有看见,你们到底有没有仔细的找。”

    十个老头大气都不敢出的听着耳边的声音,想象着在办公室里飙的女人,他们进来快八个小时了,可是却什么也没有找到,胡六不禁担心人是不是倒被埋到沙子下面去了,女人最后气愤地大叫到:“就算把整个沙漠全翻过来,也要找到那些人。”

    胡六拿着手中被挂掉的电话,想着身边这几人朋友可真不厚道,明明知道那个女人火气有多大,竟然还让他接电话,早上如果不是他们全部以死逼,估计那个女人早来这里刨沙子了,可是就算人没来,却是以每十分钟一个电话的频率来骚扰他们,胡六想着这一届时人上比赛怎么这么让他遭罪,明年他一定要辞职,再也不干这个苦差事了,但事如果没找到那些人的话,那一定会立马被辞职,而且“辞头”也有可能。

    胡六心想难道真的要把那些沙子都翻过来一遍,计算着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以及它会花到的人力和财力,其余的九个老头儿却是在欣赏着这难得的沙漠风景。

    范镜看着低垂着头刚完成任务的属下,问道:“布置好了吗?”

    那人回答道“一切都布置好了。”

    范镜冷笑着说道:“可惜王兰不在那里,要不然我们就要少很多功夫了。呵呵,想用一万人想把他们救出来,就算是十万,一百万也不可能,进了死亡沙漠的人是绝不会有机会能出来的。”

    范镜想到十年前,李才也就是百里才一,在他们组织的会议室,刚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下面的人以为他疯了,其中也包括范镜,以一个地点为媒介,扭转时空,将那个地点中的所有活物弄到由他们创造的空间缝隙中,而他们可以对这个扭转的时空的环境进行一切设置,这样如果有战争生,他们就可以不站而胜了。

    当时因为李才是这上组织创办人,所以下面的虽然全认为他疯了,也没有阻止他,反正是他自己的东西,随他怎么折腾。

    虽然这向年以来,看着李才创造了一人又一个的奇迹,可是范镜还是不相信他次会成功,也不知道李才的这个想法是从哪里来,光是听上去就够玄幻了,何况还要把他做出来。

    可是短短两年,李才将这个奇迹证明给所有的人看了,正应了那一句常挂在他口上的话,“这个世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他的这个明被叫做死亡沙漠,因为他暂时还只开了针对沙漠地形的空间扭转器。

    他的这个游戏的操作法就是先到被选中的沙漠周围均匀的放上六十四个他开出来的空间扭转器,而且李才不愧是智能界的上帝,因为考虑到不光是活着的人类,智能人也是极有可能会却战争的,所以在由他创造的这个空间缝隙,里面所有的智能机器都会被停掉,不管是人还是物,待空间扭转器的一开,全部歇菜,而活着的东西就会连同这个沙漠被送向那个空间缝隙中,那个沙漠的影响和正常时空的沙漠中是一个样子,可是并不是说平白的多了一人沙漠,沙漠并没有多,多的是时空,而顾潇他们现在和胡六所在的沙漠都是同一个,可是因为两批人处在不同的时空里,而一个空间是不可能同时有两个时空的,所以他们像地球的南极和北极,两个极端,而维持着他们这个时空的就是那六十四个空间扭转器,而那六十四个空间扭转器,从被开启以后就和那个被创造出来的时空融合到了一起,作为那个时空存在的基础,也是操作者能够对死亡沙漠进行设置的工具。

    范镜记得当时他问李才他是如何想到和完成这个实验的,李才的回答他至今都记得。

    “你知道吗?周易时代的太极思维正是当时全部思维科学的核心包括了至大至小的时空极限放之则弥卷之退藏于心可以大于任意量而不能越圆周和空间也可以小于任意量而不等于零或无你明白吗”

    范镜记得当时自己听完了还是一脸迷茫,李才笑着对他说道:“就知道你不懂,不过不要急,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什么都知道了。”

    范镜看着他的样子,想着李才也没比他大多少啊,如果让他长个十年,长到李才这个岁数,他也不以做出这么伟大的明来。

    -------------------第三百一十三章 人类的极限-------------------

    p

    范镜坐在电脑前,想着给那一万的影卫设置个什么环境才好,开始他给那些人上比赛的人设得是“漫漫黄沙,白昼流沙,黑夜风暴,源水断尽”当时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毒了点,如果没了水,在那么高温的天气下,那里的人最多活不过三天,那样就没有一点乐趣了,所以他又把“断尽”改成了“慢断”,给多一点时间让他们挣扎,自己才有戏看。

    “黄沙滚滚、变幻莫测、飞沙走石、流金铄石”范镜认为那一万影卫至少会比那些参赛手情况好点,因为那些活物,其中包括蝎子和蛇类还有蜥蜴都被抢先一步送到了那批参赛者的空间缝隙中,不一样的东西被送到各个时空,比如活人活物,而这些东西就是范镜控制不了的,他能控制的东西是各个时空中的环境、地形,天气,因为这些东西是共通的。

    胡六问着他旁边的陈烈道,“我好像没看到一个活的东西在这里,连只蚂蚁也没得呢,苍蝇也没有。”

    “没得正好啊,免得到时钻出一条蝮蛇来,咬得你个老家伙屁股开花。”陈列不正经的开着胡六的玩笑。

    “在我屁股开花之前,我要先给他放毒。”

    “什么毒”

    “屁毒”

    “啊——蛇——有蛇”王海大叫着跳到王平平的后面,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自从上次他被巨型的大蟒蛇咬过以后,王海看到了蛇就像顾潇看到林妹妹的时候反应一样。

    林林欺走上前去,和蛇交流起来,在王海看到,就是林林欺和蛇两个一人一物用视线瞪着对方,蛇在林林欺的手中一动不动,王海计得之前第一次看到林林欺是他身边缠绕着萤火虫的情景,后来还有蝴蝶,还有之前他说过从动物那里知道这里的水源在慢慢流失,心想他不会正在和蛇说话吧,脑中想着林林欺和一只蛇聊着天的情景,头皮一阵麻。

    林林欺回到三人的队伍中后,王平平问道:“它说什么?我看它的情况不是很好的样子,皮肤很暗淡。”

    “它正在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还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找得到水源的方,今天都有了,他找到了可是又被别的动物捷足先登了,面且因为没了水,大的动物都变得疯狂了,很多蝮蛇四处游荡,见到它们就咬,害得它们只有四处逃亡。”

    “原来的水资源的减少,破坏了生态循环系统,弱小的动物会被大的全部吃掉,动物世界比人类的世界还要残忍啊。”

    “这样什么诡异的气氛,把动物全部拟人化,而且还用那种正常的语气”王海有点进入了童话世界的感觉。

    “这样什么诡异的气氛,把动物全部拟人化,而且还用那种正常的语气”王海有点进入了童话世界的感觉。

    “平平,你头还痛吗,刚刚我摸你的头感觉温度好高,现在会不会胸闷,想吐。”

    “喝了水后就好一点了,对了,你那个水是从哪里来的。”王平平看着林林欺手中的水道。

    “抢的一个混蛋的”林林欺毫无愧疚的说道。

    “平平?怎么叫得那么自然啊,我都从来没用这种肉麻的称呼叫过他呢,那如果叫我的话怎么叫才显得亲切呢,表弟的名字是三个字,而且又是复音,所以听起来和叫起来都很自然,海海?不对头,小海?也不对头,只有我妈我爸才这么叫,我的名字取得真悲哀竟然没有一个称呼能让他听上去亲切一点的。”王海皱着眉头思索着,那他那认真的样子,仿佛正在操心什么国家大事一般。

    “这里有安全的地方吗?”王平平问道。

    “这几天我们一路走过来都是沙漠,可是我记得我们出的那里有一块不小绿州,到那里去的话,应该能让我们多坚持几天。”林林欺边走边说道。

    “那如果组织中有人来了,我们却在这边,他们没现我们怎么办?”王平平担心的问道。

    “放心,我一路都和那些动物打好招呼了,让他们帮我留心着呢。”

    听到他的话王海差点笑出声来,心想“感觉好像孙悟空,一路的猴子猴孙,然后表弟是沙僧,而我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那个唐僧。”

    林林欺停住脚,走到王海旁边说道:“我之前救过你一命,你知道吗?”

    王海不明白他为何要这样说,他当然知道了,而且救了他不只一次。

    “我知道。”

    “那你报恩的时间来了,你背着顾潇。”

    “我?”王海指着自己道。

    “我背着没事,这家伙虽然挺沉的,但是还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王平平心想“让王海背一个陌不相关的人,他会答应才怪呢,”

    王海确定他没有搞错,要林欺是要他帮着背人,他没有多说什么,便从惊讶的王平平那里把人接了过来。他一边倒退着早一边对着林林欺说道:“这点小忙不算报恩,你的恩情还留在那里,你哪天你让我报的就尽管吩咐。”顾潇一脸笑容关背着顾潇大步走去。

    王平平看着他那仿佛背上背得是他新娘一样喜不自胜样子,挪向林林欺,耳语道:“他是不是被杀手吓得神经失调了?”

    “有一点吧,说实话,我也觉得他怪怪的呢。”林林欺和王平平在王海的身后三八着,每隔几分钟王海就会回过头来,丢给他们一个灿烂得跟牡丹花似儿的笑容。

    两个一起搓着肩膀。

    王海像拿着旗杆的少先队员的队长,充满活力和希望的向前大步大步走,他这么高兴只因为是林林欺拜托他做的事,想想那人就算渴得要死也不向他要水喝,就知道他心里对他还是有芥蒂的,可是他刚刚用和对王平平一样的说话口气给他说道,他就想那个看不见的无形的芥蒂应该是已经消失了,王海像背了一片羽毛一样的向前走,看得后面的两人是惊奇不已。

    可是没过我久王海就开始额头冒冷汗了,他腰侧的伤口刚对着跨着的腿,边走边会摩擦力的厉害,开始伤口已以结疤了,只有一点轻微的疼痛,可是现在他感觉那里又出血了。

    王平平看着王海走得没有起初那么稳当,便准备从背上把人给接过去。

    哪想到王海竟然不放手,说他还能走。

    王平平叫他不逞强,告诉他坚持不了了的话就立马换人。

    可是王海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一个人屁颠颠儿往前走。

    林林欺突然大叫一声“王海,小心!”

    王海听到他的话,而停下了脚步,可是已经晚了,王海感觉自己你踩在了水里一样,两条腿诡异的在往向陷,王海想赶快爬起来,可是因为他奋力的挣扎下,竟然越陷越快。

    林林欺看到沙漠快要淹到膝盖以上了,惊恐的大叫道:“不要挣扎,王海。”

    五海听话的没有动,林林欺急忙用对着身边的王平平说道:“你救顾潇,我救王海,听着,一定要用最快的度。”

    王平平听到她的话,眼神认真的点着头,王平平将异能力催动到极致,脚下生风大叫着“王海,松手”朝着王海冲过去,王海依他所言的松了手,放下了顾潇,顾潇落向流沙中的一瞬间,王平平快如闪电的接他接住,在接到顾潇时,重量也同时增加了,王平平感觉自己的脚也有往下陷的趋势了,王平平脑中想到了瞬移,待他集中精神力,想瞬移到安全地方的时候,

    突然大脑电波像受到干扰一样,竟然汇聚不起来,除了异能透支的情况,王平平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能自如的使用异能力,眼看脚已经没入了流沙中,沙子就快要覆盖到小腿了,一开始集中在腿上的异能力也都散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快流沙中竟然不能使用异能,心急不已的王平平大叫一声使出浑身力气将顾潇向外抛出去,因为流沙圈的范围不大,再加上王平平是拼足了力气的,所以顾潇被他扔到了安全沙地上,可是因为他这样一使力,身子顿时陷入得飞快,沙子已经淹到他的腰部,这时他看到已经把王海救起来林林欺向着他快如闪电的冲过来,他伸出手,被林林欺牢牢的抓住,然后就感觉整个人被拉了起来。

    三个人坐在沙地上呼呼的喘着气,林林欺看向王平平疑惑的问道:“刚刚是怎么回事?”因为在她认为,王平平应该很简单的能够从沙里出来才是。

    “那沙很奇怪,不能使用异能力。”王平平认真道。

    林林欺和王海惊讶的瞪着他,“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能使用异能。”

    “我觉得在那个沙中,他的空气或磁场好像生了改变,干扰了我的精神电波,让我无法使用异能。”

    “那小欺你刚刚怎么能够跑那么快?”王海奇怪的问道。

    “我那是天生的,不是催动异能力,还有不要随便给我取小名。”

    林林欺看着渐渐消失的流沙沉思着,忽然她认真的对着两个人说出她的想法,“你们有没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们现在所遇到的一切,似乎都在和我们做对,先是从昨天晚上开始所有的智能机器都被关掉了,同时水源也在减小,还有我们的线路图根本没有问题,但是出路却找不到了,再加上我们在陷入我们时常会异能力失灵,我之前在与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