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穷济天下 > 第七百零三节、悄然谢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重生之穷济天下》 第七百零三节、悄然谢幕

    第七百零三节、悄然谢幕

    我真的很想在帝国大厦找个特等席观看双子塔的倒塌,亲朋好友们却没有一个人支持我这个决定,我自然没有告诉他们去美国的真正目的,可是他们的回答也异常的一致:“看病能够,想干别的都不行”于是,我只能躺在摇椅上乐呵呵的看新闻转播,听着各种“专家”在银幕上夸张的评论,然后就是接到了宫城的电话问我是不是提前得到了内部消息。手机小说站点(ap.)

    “内部消息没有,可我猜到了一定会生大事,如果你还不明白的话,就重新翻一遍我的小说,那里面会有细致的注释。”

    世界上聪明人很多,不用我提示也有人想到了我的暗示,当然美国政府的度更快,据他们的官方言人声称,从起获的恐怖分子材料中觉,他们肯定阅读了阿拉伯文版的《全金属狂潮》,所以推论是从中吸取了灵感。但是我从没有行过这类语言的小说,所以也间接的否定了我和这件事有什么关联。其实就算他们想牵强附会的给我找麻烦又能怎么样,网络上早就有人公开的嘲笑美国政府,谁让你们小看了中国人的智慧,以为一部小说不可能影响现实,自己错失了加强防御的机会。

    其实吧究竟是谁干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一天之后小布什就已经确立了武装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决心,二十一世纪要在“新十字军东征”的大旗下拉开帷幕,西方人借助反恐的外衣重新驱动了宗教战争的铁蹄,这预示着东西风之争已经从冷战的意识形态对抗,回归到了保守的文明争霸,说白了就是西方文明为了保住统治地位对保守东方文明的宣战,归根结底最后就是华夏文明与欧美世界一决雌雄。在这明争暗斗之中,现在看我们是处在全面的下风,但中华文明最大的特点就是曾创造过无数次令人瞠目结舌的以弱胜强,中国古代的战争史更是占了整个文明历史的一半,这场博弈当真是很有看头,我若真能长命百岁自当搬张椅子好好欣赏一下人类顶级智慧的对决。错过了这等好戏都不好意思和子孙吹嘘生在了波涛壮阔的大时代。

    中国网民在事件生后保持了高度的一致,他们无不在公开场合谴责暴行却又在私底下幸灾乐祸,更有甚者还建议将我的小说改成反恐教材,说不定能做到让美国大兵人手一本。这等诨言自然没人较真,可挡不住遭到启的人们展开联想,对这次袭击的质疑之声不绝于耳,除了美国以外的互联网上很多人都在想办法验证我的故事,各种版本的阴谋论也开始甚嚣尘上,让好事之人兴奋的不亦乐乎。

    他们怎么折腾我就不管了,这次我赚了多少钱也不操心了,反正这些钱也是计划外的。可能极少有人注意到我现在被提及的次数极多,人却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之中,就连我家小区的保安都很难再看见我了,远山城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说是我的病症已经药石无效,于是不得已只能求仙问道,受高人指导,故而某日我的专机于夤夜窜入远山,将我接至某仙山带清修,若是能熬过七七四十九天便可增续阳寿……

    “唉……我是不是也该点上七星灯啊?”听到这种传言我除了哭笑不得之外实在找不出合理的描述词。

    王秀正在整理我替换的衣服:“要是有用的话,全远山都会被点亮。”

    真要是有那么多人给我搞什么封建迷信的祈福活动,那我就真的离死不远喽。我人不在远山倒是没错,他们为了让我安心养病,决定在某风景如画四季如春的海边给我买了一块土地,单独盖了一幢别墅,里边不仅一应俱全还雇佣了全职的医护人员,就算有突事件,也有全套的交通工具将我就近送往大城市。为的就是让我远离喧嚣同时也远离各种争斗。

    “你走的时候,贞子差点哭了出来,要不是你规定她必须完成学业,我估计这丫头都能间接追到这来。”

    听这口气似乎话里有话,不过我也没心思玩这种游戏了还是趁着她在说点实际的东西:“反正我都被你们软禁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们了,我告诉可欣将会多写几部故事,算是给你和她留下的保险措施,运作方面有不懂的地方找王红娟就能够,至于小孩子们将来要干什么,我就没有心力过问了,只是你这个大姐姐要随时注意,如果真的出了败类,不要客气必须剥夺他的承继权,我会留下一份遗嘱说明的。”

    王秀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一转眼两年过去了,轰轰烈烈的反恐战争也被伊拉克战争所取代,中国人早就不关怀美国人又要打谁,因为一切的焦点都集中到了对一种肺病的恐惧,saRs的出现让中国人头一次开始关注自己的疾控防御体系,结果却心寒的看到千疮百孔的中国医疗现状,以及一批在绝境中敢于担当的白衣天使。这一刻本来矛盾尖锐的医患双方同仇敌忾出现了和解的迹象,只可惜这种好兆头没能持续更长的时间。出于对死亡的恐惧,也是对国家宣传机器的不信任,医疗用品全面告急,一瓶消毒水都有市无价口罩卖到脱销,但凡说明书上写着抗病毒的字样也甭管能否对症,药品马上就会被抢光。

    在这种全民疯狂的状态下,一个倔老头用不信任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军人们:“告诉你们,我不管是谁给你们下的命令,没有我上级的通知就甭想从我这拿走一箱东西”

    一个军官无可奈何的向他赔笑:“师傅,我们真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不是着急嘛出门的时候忘了叫上你们的工作人员了,他们一会就到。”

    正在说话间,一辆公务车停到了这群人的跟前,一个人跳下车之后看见这一幕之后马上走了过来:“老罗头,别这么紧张兮兮的。我带着命令来了。”

    说话间他掏出了一张手续齐全的出库单,本来很普通的凭证却被那个姓罗的保管员看了又看:“这王风的签名……”

    王风这个名字一说出来,就是那群军人都竖起了耳朵,这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无数种猜测流传于世,有人说他已经死了,只是天下集团秘不丧。也有人说可能是处于中风的状态生活无法自理,反正已经很久都没人再见过他,就是送给弟弟的最后一部故事《钢之炼金术师》的动画映典礼也没有出席。没想到今天却能见到他的签名,那名军官也不由自主的凑过来瞄上几眼。

    字说不上歪歪扭扭,但也显得不太自然,可见外界对于他病情的猜测还是有些道理的,也许神智尚且清醒恐怕也丧失了自理能力。管理员也想到了这层,这才相信了出库单的真实性,叹口气将单据小心翼翼的收在文件夹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一个保险箱,取出一大串的钥匙交给了公司的办事员:“整整五十间仓库的东西,我守了它们两年,今天总算是完成了任务。”

    随着钥匙还有一份清单,当军官接过去看了几眼之后就惊得目瞪口呆:“这……这么多”

    管理员瞪了他一眼:“定期保养与补充一次都没落下,你们拉出去马上就能用,真难为他两年前就开始做准备。”

    我在沉寂了很长时间之后再次成了焦点,起因就是媒体披露的关于我囤积了两年的医疗用品被一次性的捐献给了国家,从此所有接收**病人的定点医院都用专业防化服代替了土制防护装备,体温侦测设备和便携x光机则放到人口稠密地区,虽然和广袤的国土相比,我的捐赠只是杯水车薪,却在最困难的时候给了国人信心,在病毒迸最猖獗的时候筑起了第一道堤坝,至此国家的防治机制开始步入正轨,国民对传染病的认识得到了提高,社会的凝结力开始出现耐人寻味的提升。而每当人们看见那些设备上贴着的“天下捐献抗灾物资”的标签,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这个未雨绸缪的人现在在哪。

    “气温还很低,你们就别下水了”我依然是我,除了脸色有些惨白行动有些费劲之外,我和以前没有任何的不同。

    为了避瘟,小姨果断的将孩子们打到我这里来,谁让我住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呢,这方圆几公里之内都是我名下的土地,除了偶尔能看见一些路过的船舶之外,就没有一户人家,并且还保持了茂密的植被,别墅里有职业的医护人员,要说最不可能传播**的地方也就非我这里莫属了。至于她本人则操起了老本行去远山的医院里帮忙了。就算只是打下手干点外围工作,但表率作用却是无穷的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人心。孩子们都长大了,雨光站起来高出我一头,晓明的个头也不差许多,就连豆芽菜也有几分大姑娘的神态,除了依旧悲剧的身高之外,行为上稳重了许多。这次她倒是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在海滩上嬉戏,而是乖巧的守在我身边就像个专业的护理人员。

    “两年没见能耐见长啊。”享受着豆芽菜细致周到的肩部按摩,虽然感觉上就像是挠痒痒一样没有力气,可我还是要夸奖两句:“说吧,这么殷勤打得是什么主意?”

    小丫头一听不高兴了,双手一甩坐在了我身边:“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在你心里有那么差劲吗?”

    转过头瞥了她一眼,然后我继续闭目养神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反正你自己一定会忍不住说出来。

    果然没让我久等,在看见雨光他们正往回溜达的时候,她只能一咬牙下定决心:“风哥哥,我想高中毕业后就不上大学了。”

    我不得不睁开了眼睛换个姿势正视她:“吃错药了,你不上大学的可能性存在吗?”

    “可是,我在中国读中学,却要回日本上大学,要想留在中国最多只能算留学生,高考没我的事”

    “那就回日本呗,以你的基础学问上日本的一流大学也不是难事。”

    “真要是回去了,一年也看不见你几次。而且日本没有寒假,冬天假期太短也赶不回来。”7788小说网

    她找的这个理由还真有特点,从小我哄她的次数最多和我的关系也最好,但女儿早晚有离家的那天,全天下的父亲都会有这种不得不撒手的感觉:“丫头,你也是个大姑娘了,应该去寻找自己的生活方式了,等到了18岁无论是我还是你父亲都不能再干涉你的决定,可是你不要忘了,相对于我们来说你的人生还很长,你所做的决定是要关系到你未来的幸福。再说了,如果你找不着自己中意的老公可是很有可能被长辈拉去相亲的。”

    她瞧了一眼不远处的雨光,郁闷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时间过得飞快,全国再也没有觉一例新增病例,人们终究等到了警报解除的一天。其实这场瘟疫持续的时间并不太长,只是对一贯没有公共卫生安全意识的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刻骨铭心。从此之后防止自己将传染病感染给他人也成了一种道德表现,这种新世纪的新道德观应当是值得表扬且提倡的。就算不断都没有什么动静的我,也充满溢美之词的表了一篇文章,直到这时候大家才终究确认我还活着,只是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养病。而我用来上网的计算机更是遭到了无数次的黑客入侵,这倒不是恶意的攻击,而是想找出我在什么位置,可惜啊那台电脑是我借用雨光的笔记本上传的,他们找来找去也只能追踪到远山。

    媒体上对我的报道很平静,除了说我捐赠了大量医疗用品之外就没有多费口舌,这也是我强烈要求的。可民间的说法就比较古怪了,不知道谁调查出我早在2oo1年就开始囤积医疗器械,远山集团的生意中也没有这方面的内容,这么古怪的举动说明了我早就知道将要生什么,以及提前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还有一些江湖人士声称就是因为我擅破天机以致伤了天和,所以才苦疾缠身不得痊愈……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躲在别墅里倒也不是正事不干而是无事可干,徒弟他们完全的“软禁”了我,除了一些需要我拍板的大事之外,整个集团已经习惯了没有我这个老板,就像我还在上学的那几年一样,一切的运作都由那些高管们自行处理,只需我定下了一个目标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他们自己拿主意。徒弟美其名曰:虚皇政治那么我这个不务正业的“太上皇”就得给自己找点乐子呀,炼丹嘛……咱不感兴趣,木匠嘛……咱没这个体力,出门调戏民女……也没这个现实基础。那么剩下的就只好写写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