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明贼 > 29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明贼》 29

    作者:宵壬午章节列表:201309/12/id_xmzqyndm1

    明贼下载:/do9n/201309/12/id_xmzqyndm1

    明贼txt下载时间:2013/9/1211:30:09?众人都是大讶,这比现敌人还难予置信,清河堡被围情况危急,这个时候还有自己人在周边,而且还没去救援?

    “是哪个卫所的?”

    亲兵摇了摇头:“回将军,目前还不清楚,熊将军怕将军等的着急,还先让小人传令。”

    “好,那你下去吧。”

    看着熊文林的那名亲兵下去,众人虽然都是满腹凝虑,也只得等熊文林回来再说。好在这次并没有让众人等太久,熊文林一行人已出回来,除了熊文林本身所带的亲兵外,还有一位老熟人。

    “李少将。”杨休看着熊文林身边的年轻小将,正是李成梁的长子李如松。一时间周雷刘为等人都很不解,众人离开清河堡前往抚顺关的时候,李如松还在清河堡呢阿,这会儿怎么在这了?

    “杨将军。”李如松见到杨休也没下马,就坐在马背上冲着杨休拱拱手。

    杨休眉头一皱问道:“李少将难道不想跟几位将军解释一下吗?”

    李如松同样挑着眉头,满脸不解的问道:“解释什么?”

    此时周雷有些忍不住了,质问道:“少将军,清河堡现在可还在女真大军的包围中,少将军在这到是清闲阿。”

    听了周雷这么直白的指责,李如松反而是一点都不介意,反而一副痛心疾的神情道:“唉,本将也着急阿,可女真人实在是狡诈,他们不光围攻清河堡,还分出数股骑兵,劫掠周边个村,本将追着这些女真人已经好些天了,可惜马力不足,终是只能跟在女真人的马屁股后面跑阿。”

    李如松此话一出,周雷和刘为等都赞同的点点头,显然他们也吃过女真人的亏,知道女真人的马快。

    杨休意味深长的看了李如松一眼,对这个二世祖的看法有了改变。这个家伙不单单是个纨绔子弟阿,虽然在面上总是表现的那么没用,可绝对不简单。明明是保存实力,脱离了女真人的战圈,反而说的自己多么的委屈一样,让本来对他这种行为很不满的周雷,都开始向他倒去了。

    “既然李少将追不上女真人,那就别追了,跟着本将一同回援清河堡吧。”

    杨休话音没落,就见李如松要开口说什么,杨休在他之前打断他道:“女真人这次集结了数万大军,光靠本将这些人马可未必能抵挡的住。”

    杨休已经把话说的如此明白了,李如松心中暗骂一声,找不到不去的理由,只好不情愿的答应了下来。

    “好了,李少将,把你的队伍带下去吧,吃过饭后,大军立刻出。”

    尽管李如松很是不情愿,但还是服从了杨休的命令。

    半个时辰后,大军开拔。大军扎营这里水面宽阔,水势平稳,水深刚好漫过马腹的一半,正是渡河的理想地点。

    才哈儿率先过河,在距离河不远的树林内埋伏着。根据李如松所说,这附近总会出现女真小股骑队,杨休准备抓几个女真人问些情报出来。

    杨休虽然有着一万大军,加上辽东都司各卫所,也能凑上各两万,不过女真人更多,而且实力要比辽东卫所强上太多。所以这场战争对于杨休还是很不利的,想要赢下这场战争,没有足够的情报是不行的——

    【第四百一十九章辽东之战五】——

    马蹄声渐渐传来,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耐心等待,终于有女真人闯入他们埋伏的区域了。

    听到马步声和女真人的说笑声,才哈儿身体绷紧了起来。这两个笨蛋正是朝着他的方向行来,他默默的算着女真人的距离,将上好弦的弩箭已瞄准了前方,十步,九步,八步……

    女真人的马匹已经进入了他的视线,透过青草甚至可以看到女真人的双腿在肚子上晃动,才哈儿的弩箭放过了人,而是对准了女真人的马,手一松,弩箭已狠狠的插入对方的马颈。

    几乎是在才哈儿弩箭shè出的同时,身旁两名手下的弩箭也shè了出去,“卟,卟”数声,弩箭从马的侧面透颈而出,弩箭的巨力甚至将马身都带着向侧面偏移数步,女真人的坐骑来不及叫一声就轰然倒地。

    两名女真人毫无反应的被狠狠摔到地上,一人被甩开了数步,另一个却被马尸压住了大腿,连动都不能动弹。

    那名甩开的女真人晃动了几下脑袋,还没有回过神来,侧面的一块青草从地上掀了起来,跃起一个人影在女真人的后颈用手狠狠的一砍,倒霉的女真斥候毫无疑问的昏迷了过去。

    那名被马压住的女真人双眼睁大大的,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只是等他想要喊叫时,脑后也挨了重重一下,步了同伴的后尘。

    埋伏在附近的三个猫儿庄将士见到得手,也马上跳出坑中,才哈儿指挥着手下的十人。快的将马尸掩埋,片刻之后。女真两骑象是从来没有到过这里一样,凭空消失,才哈儿和他的手下也重新藏好,等待着下一批女真斥候的到来。

    两名斥候的迟归,没有引起女真人丝毫的怀疑,这些斥候只有在晚上时才会集中回营,白天谁知道他们会溜到什么地方去。后面女真人的斥候依然和往常一样巡视,一个时辰后,又有二拨总共五名倒霉的斥候落入了才哈儿布下的陷井中,只是有两人由于反抗激烈被杀,其余三人同样被打昏。

    估计这个方向的女真斥候已经全部落网了,于是才哈儿带人回去向杨休禀报。

    河边、部队已经全部过河。杨休见才哈儿回来。问道:“怎么样?”

    才哈儿抱拳抱拳道:“回将军,一共抓到五名斥候。”

    “恩,带上来。”

    五名斥候被将士带了上来,此时这五名斥候已被打晕,被冷水一泼,顿时清醒过来,他们的记忆还留在巡视时自己的战马突然被飞来的长箭shè杀。自己倒地之后被人狠狠打晕的时候,见到周围都是明军猫儿庄将士以及辽东都司的卫所甲胄都大相径庭,女真人只知道这是明军的甲胄,顿时大惊,拼命的挣扎起来。

    可惜他们的挣扎只能是徒劳,猫儿庄将士早有准备,他们不但手脚被绑,就是嘴里也被草塞满。见到女真人挣扎,几名辽东都司的士兵忍不住用脚踢去。用女真语喝道:“老实点。”

    这些辽东都司的兵中,有一部分还是会些女真语的。毕竟时常接触,就像是大同一代,很多人也会蒙语一样。

    “让他们说话。”杨休冲着身旁的亲兵一撇头,亲兵会意上前拿去女真人口中的杂草。

    女真人口中杂草刚被拿出,顿时破开打骂起来,杨休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但从他们的神情上还是看得出来的,再经过身旁辽东都司士兵的翻译,脸sèyin沉的道:“杀了他。”

    才哈儿二话不说,一把抽出自己的钢刀,向那名女真人脖子上砍去,“卟”正在骂人的女真人顿时身分家,脑袋掉到了地上,轱辘,轱辘的转动,同时一股鲜血从女真人脖子上喷出老高,溅到了众人身上。

    见到杨休竟然杀人不眨眼,而且说杀就杀,另外四名女真人顿时噤若寒蝉。

    身旁猫儿庄的将士都是镇定的很,他们跟着杨休时间长了,对于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在意。不过那些辽东都司的卫所兵,则是一个个脸sè苍白,尤其是看向杨休时,更是不敢直视。

    三位辽东都司的将领神sè也是大不相同,刘为眼中满是恐惧之sè。周雷则是神sè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而熊文林到是满脸的喜sè,仿佛对杨休的果决非常赞同。

    杨休面sè平淡的看着那四个女真人,就仿佛一旁地上倒下的尸体只是熟睡一般,问道:“我想知道,你们女真人的下一步动作是什么?”

    一名懂得满语的士兵,将杨休的话翻译给女真人听。

    可四名女真人紧咬牙关,不肯开口说话,杨休没想到有先例在,这几名女真人还如此嘴硬,倒可以算得上誓死如归。

    熊文林上前一步,大笑道:“将军,不如把这几个家伙交给末将,末将保证半个时辰内,让他们开口。”

    看着熊文林那副跃跃yu试的样子,杨休扫了他一眼,此时李如松也走了过来,杨休觉得自己的威名竖立的还不够。现在刘为是怕自己,不过熊文林还差一点火候,虽然他开始认同自己的实力,但这还没到让他折服的地步,至于周雷和李如松,就差的更远了。

    “不急,本将还想和他们聊聊。”杨休脸上带着微笑,吩咐亲兵在河边立了一个十字木桩,将一命女真人绑成一个大字。

    然后在那名懂满语士兵的翻一下,对几人说道:“在我们中原,无论是哪朝哪代,都有一种刑法。”

    “这种刑法很有意思,他不会让一个人立刻死于。我问问你们,你们知道一个人身上的肉,可以片下来多少刀吗?”

    杨休一把抽出身旁亲兵的钢刀,架在那绑着的女真人身上,然后对着剩下的三人问道。

    三名女真人齐齐摇头,他们不知道杨休要做什么,但他们从杨休的眼神中已经看到了浓浓的杀意。

    “我告诉你们,一个人最多可以被片成四千七百刀。我可不是瞎说的,前朝正德年间的大太监刘瑾,就是被片了四千七百刀才死的,你们想想,当你们亲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肉,被人用刀一片片的割下来时,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而这种刑法,就叫做凌迟!”——

    【第四百二十章辽东之战六】——

    第四百二十章辽东之战六

    三名女真人听着士兵翻译杨休的话,身体有些微微抖,不过却依然咬牙坚持着。

    杨休冲着小四一努嘴道:“把他的衣服扒掉。”

    “是!”小四大步上前,两下就把被绑在木桩上的女真人衣甲拔下。

    杨休把刀忍轻轻的贴在那女真人的身上,女真人顿时浑身一紧,冷汗窜上额头。

    “感受到刀刃的锋利了吗?闭上眼睛,想象你的肉正在一片片被割下来……”

    杨休在说话的同时,钢刀已经开始移动,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的就刺破了女真人的肌肤,鲜血瞬间涌了出来。那名女真人闭着眼睛,浑身颤抖,当他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后,还以为自己真的幻想有刀在片自己的肉,可等他睁开眼睛见到身上的血后脸sè顿时苍白如纸。

    “啊~~~”

    杨休对于他的惨叫毫不理会,又去用刀开始割他的第二片肉,阵阵惨叫声回荡在河边,三名女真人被吓的冷汗直流,那一声声惨叫,就像是杨休手中的刀,在割他们的心一般。

    当杨休割到第六刀时,那女真人就昏了过去,杨休命人用凉水浇醒他然后继续割,当割到三十刀,女真人再次晕过去后,杨休对地上的三人问道:“怎么样?当你们自己,看着自己身上的肉被割下来,会比看他被割更震撼,现在就让你们也体验一下吧。”

    “叽哩哗啦~~叽里呱啦~~”

    一名女真人疯了一般的对着杨休大叫,见杨休让人来架他,他这才想起杨休听不懂他说什么,于是急忙转过头冲着那名翻译的士兵大喊,求着让他翻译。

    “将军,他说他什么都说。”

    ————————————

    树林中,杨休看着眼前身上沾满了血迹的周雷问道:“怎么样?”

    周雷回道:“禀将军,一共现四十一名女真人,全部被清除了。”

    “好,大军继续前进。”

    杨休率领大军离开玉子河不久,就被附近劫掠的女真人现了,于是一路进山躲避,想要快赶回清河堡。

    此时山路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难走,所有人都牵着马前行,许多地方仅能容纳一人前进,队伍越拉越长,度也开始慢下来。

    而现了杨休大军,女真人也开始不在劫掠,而是出动大部队搜寻杨休大军。

    “快,全军加快度,全力前进!”经过三ri山中艰苦行军,付出数十匹马摔入山涧的代价后,杨休大军终于走出了山区,到了平原,杨休只让全军休整了一个时辰,给马喂过ing料,全军饱餐一顿后,不顾全军疲惫,催促全军全力前进。

    从走出山区后到清河堡的距离还有近三百百余里,按正常的行军度大概需要三至四ri时间,然而如果能早一天到达清河堡,取得胜利的可能就大一分,只是大军本身携带的粮食有限,沿途又没有地方能够补给,路上不得不花大量时间割草喂马,大大耗费了时间。

    这片平原上本来有许多的村庄,大军经过时,许多村庄都已被女真人焚毁,到处是没有被掩埋的尸体。

    在途中,大军还碰到数股女真人,对于这些人,杨休毫不客气,一一加以围杀,这片平原广阔,女真人比较分散,到是给杨休很大的便利。

    两天后。

    “咴律律。”

    杨休跨下的战马腿一软,口吐着白沫倒了下去。

    “将军!”

    “将军!”

    身旁的几名亲兵急的大叫,其中一人连忙从马上跳下,将杨休及时扶住,才避免了杨休摔在地上的命运,好在此时马并不比人快多少,否则这样跌下来,说不定就会有生命危险。

    “停止前进,停止前进!”见杨休跌下马,才哈儿连忙向全军传令。

    全军慢慢停了下来,所有军士都急忙下马,让自己的马儿喘气,经过这一下急停,又有数十匹马跌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止元,已经跑死了数百匹马,必须休息了。”元彪从后面跑了上来,开口大嚷。

    大军在抚顺关外连战女真人,本已经很疲惫,随后就是一路急匆匆的往回赶,可以说是人困马乏,这几天已经不少马匹活活累死。

    杨休抬头望了望太阳,此时天sè还早,离天黑差不多还有一个半时辰,若是休息,今天就再也赶不成路了,朝熊文林问道:“熊将军,这里离清河堡还有多远?”

    “回将军,此地离清河堡还有八十余里。”

    “八十余里。”杨休沉吟起来,以现在战马的状态,一天恐怕只能勉强跑八十里,如果现在休息,明天肯定无法到达清河堡。

    “传令,全军步行,再走二十里宿营。”

    “是。”传令兵很快将命令布下去。

    于是大军开始徒步前进,在离天黑还有二刻时间左右,终于行完二十余里,全军找到一个有水源的地方停了下来,军士们开始牵马饮水,然后放它们吃草,除了留一小部分人照看,其他人开始扎营,在草原上扎营也简单,无非是把地弄平一点,再在地上铺一点草防寒,同时在四周挖一条沟,防止野兽侵扰。

    第二天,天刚放亮,大军已经全部起身,经过一夜的休整,虽然军士还是掩不住的疲惫,但比起昨晚来讲,已经好多了。

    杨休望着远方,心急如焚,不知现在清河堡是否被攻下了,如果被攻下,那自己在辽东的计划可就前功尽弃了。

    “传令,全军上午仍然步行前进。”

    对于杨休的命令,全军没有人有异议,昨天走的二十里只是热身,之所以慢是受到了战马拖累,今天战马得到一夜休整,全军步行的度比昨天骑马时也相差不了多少。

    清河堡此时已快到崩溃的边沿了,罗贵平的广宁卫、宋文的复州卫已经损伤殆尽,城中的老弱妇孺也不得不上战场,城墙到处是缺口,已是补不胜补,许多地方经过反复争夺,只靠一些砖木,擂石堵着,女真人的马已经可以从城下跳跃上来,全靠人命填着,才勉强守住。

    女真人其实也到了强弩之末,二万大军在城下折损八千有余,剩下的一万多人也全无士气。他们一直认为明军战力低下,可这次确实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没想到两万大军苦功这么多天,也没有攻下这小小的清河堡——

    【第四百二十一章南北明一】——

    第四百二十一章南北明一

    清河堡危在旦夕,所有人都知道城破后,自己会遭到什么样的厄运。于是清河堡内的所有百姓,不分男女、不分老幼齐齐上阵,没有兵器,他们就用木棍,菜刀代替,若是连这些都没有,他们就用地上的砖石,甚至直接用牙齿撕咬,许多女真人亲眼看到自己族中的勇士冲进城后,被一群清河堡的老弱围着,虽然连杀了十几人,最后却惨遭分尸,面对这样的民众,一向自许英勇的女真人也终于害怕了,他们变得迟疑起来,不再争先恐后,即使攻上了城池,城内稍一反弹,前线的女真人马上拼命后退。

    虽然如此,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清河堡还是越来越危险,人员大量的伤亡,物质消耗越来越多,兵器已经卷了,甚至断成两截,战士的箭支shè完了,滚木没了,擂石也用完了,城内的铁匠搜集了所有的铁块,许多百姓家的锅也献了出来,士兵的刀枪依然有缺口,箭羽每天只能得到数百支的补充,城内靠近城墙的建筑已全部拆了,横梁当成了滚木,砖块成了檑石,无论是攻城一方,还是守城一方,都已筋疲力尽,现在就看谁能再坚持下去。

    清河堡以北。

    仅仅一个上午,杨休大军已经步行了四十多里,前面一个士兵突然指着前方,激动的道:“看,烟柱。”

    前方十余里处,数股浓烈的烟柱正在升起,看着这几股浓烟,大军停下脚步,心中慌了起来,难道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清河堡已经被攻下了。

    周雷打马上前建议道:“将军,是否全军停止前进,派斥候过去打探一下?”

    如果这烟柱是清河堡被攻破,女真人正在放火烧城的话,大军就要考虑是否离开此地,找个安全的地方徐图下策了。

    “不,听本将号令,全军上马,目标清河堡,冲!”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即使清河堡被攻下又如何,正好杀个痛快,清河堡刚被攻下,城墙必定破损,到时候女真人无城可守,加上几ri连战,必定大败。

    “将军有令,全军上马,目标清河堡,冲!”

    听到命令,全军翻身上马,蓄养了一天的马力终于用上了,顿时草原如同掀起了一股黑sè的巨龙,滚滚向前,一股尘烟也在上方形成。

    清河堡中,罗贵平眼眶深陷,胡子糟成一团,像是老了十岁,望着城下如cháo水般的女真人,心中终于露出一丝疲惫,他已经尽力了,如今清河堡一半以上的军民都已死在战场上,其他的军民拼命点燃衣服,被子等物来阻挡女真人,等这些东西烧完,清河堡就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女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