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合体双修 > 第1035章 术道合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合体双修》 第1035章 术道合一

    宁凡使用的,分明是他从血武擂台获得的奖品魇龙爪!

    见宁凡只数日便炼化了这一灵装,以屠皇的阅历,也不由得微微吃惊了。

    魇龙并非是极丹圣域的本土物种,据屠皇所知,魇龙似乎是真界的物种,而极丹圣域内的魇龙,则据说是采药圣人南药圣从真界某处魔域捕捉来的。

    极丹圣域里的魇龙,只生活在十级凶域大6,数量极为稀少,然而随便一只,都有万古之上的修为。魇龙是一种魔龙,以鳞、角、甲坚硬、锐利而著称,其鳞角甲的硬度堪比太古星辰铁,锋锐则更在同级别的太古星辰铁之上,所打造的法宝兵刃,甚至比同级别的太古星辰铁更为优质。

    以魇龙鳞角甲打造的法宝灵装,自然是锋锐无比,但却有一个弊端,那便是魔气太重,根本不适合魔道以外的修士使用。

    即便是魔道修士,也需要无数年的苦功,才能炼化收服一件魇龙法宝灵装的。

    便是古魔,也不是谁都能在数日之内,成功炼化那魇龙爪的。起码也得是祖血级别的古魔,才能轻易镇住那魇龙爪内的滔天魔气,将之快收服的。

    念及于此,屠皇不由得美眸一眯:她之前虽然知道宁凡是一个古魔,却并不知道宁凡具体是什么级别的古魔,料想在外界幻梦界魔族血封的大幻境下,此子顶破天也不过是个王血古魔罢了,但想不到,此子有着如此强大的古魔血脉。

    那魇龙爪虽说只是后天十二涅灵装,但毕竟是以仙帝级魇龙的利爪所炼制,神通变化或许不多,但论锋锐程度,放眼先天之下的法宝灵装,几乎没有几件可以阻挡的。再加上雨之道则的攻击加成,攻击力自然更加拔群,在灵性腐朽的太古魔兵上开个洞,便也不算什么难事了。

    见宁凡一击便损伤了考核尸魔的巨剑,四周自是惊呼一片。

    宁凡倒是没有多么惊讶,炼化这件灵装之后,他便私下试验过这灵装的威力,对于如此的攻击效果,早有预料。

    魇龙爪并不是一件外置灵装,而是装备在宁凡的手掌骨骼之上,皮肤血肉之内。从外在去看,看不到魇龙爪的存在,只能看到宁凡的左手有魔化的迹象,几乎整个左臂都覆盖上了细密的魇龙鳞甲,鳞甲之下青筋暴露,左手手指的指甲则增长到七寸,远远望去,寒芒闪烁,好似那不是指甲,而是无坚不摧的利刃。

    “第一剑…”

    被宁凡五指洞穿巨剑,申二十三仍是麻木的表情,仿若此事在他眼中,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他那乌青僵硬的手腕,只轻描淡写地一抖巨剑,便顿时有无法想象的巨力,如怒涛拍岸一般,霸道地透着剑身传开。刹那间,宁凡只觉得左手指骨传来剧痛,被那巨力震得脱手,竟无法再按住巨剑。

    他哪里不知,单论肉身力量,他与那申二十三差距极大,即便这申二十三受到种种压制,无法挥全力,力量仍旧在他之上!

    申二十三仿佛只是在例行公事,斩过宁凡第一剑,便又接着斩下第二剑。

    仍是沉重无比的一剑,那种沉重,不仅仅是因为剑的重量、人的力量,其中更涉及了一丝道则变化。

    今天还是宁凡头一次见到这种道则,以他修真多年的阅历,竟无法看出这是哪一种大道,只觉得朦胧混沌,无法看真切。且此刻也来不及去多想,身形不退反进,左手魔爪乌芒大作,五指向上一斩,便有五道半月形的黑色光刃破空斩出,迎向当空斩落的巨剑。

    轰!

    震耳的轰响传来,却是势均力敌的结果,五道光刃挡下了第二剑,且还在申二十三的巨剑剑锋上,留下五个缺口。

    更有一道声音,好似直接从宁凡灵魂深处响起一般。

    “同族…给我…解脱…”

    “我…以残尸残血…还你因果…”

    “给我…解脱…”

    “你是…封魔巅之主…我能…感受…”

    “给我…魔葬…”

    魔葬,什么魔葬?

    封魔巅之主?什么意思?

    宁凡此刻的感受十分奇怪,他现,这种灵魂深处的声音,是基于两个古魔血脉之间的共鸣,才可产生。

    说话的,毫无疑问是那个死掉不知多少年的古魔前辈,似有某种神通,于他为数不多的尸身魔血之中,保留下一丝神通,用以传达遗言。

    旁人听不到,唯有他这个古魔可以听到。

    来不及给宁凡多想,第三剑又来了,宁凡不得不打起精神,去接第三剑。

    连接三剑,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接连在太古魔兵上留下损伤,便着实有些骇人了。

    四周自然又是惊呼一片,当然除了惊呼,更多了些许质疑。要知道这力之试炼是不允许以法术来阻挡巨剑斩击的,质疑者自是以为宁凡动用了肉身力量以外的手段来参与试炼,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宁凡用的不过是一件增幅肉身攻击的灵装罢了,之所以隔空出斩击,消耗的也不是法力,而是传说中的古魔精气。

    并不违背试炼规则。

    宁凡与申二十三的力之碰撞,仍在继续!

    第四剑,第五剑…第十四剑,宁凡额头开始冒出细汗,却很快便洗刷在雨幕之中。硬接申二十三的斩击,对于仅仅九涅天魔的他来说,消耗十分巨大。至于申二十三,虽说没有半点疲惫之色,巨剑上的缺口却是越来越多,可惜灵智不高的他,显然意识不到这一点,仍是一剑剑挥动着。

    而让宁凡无法理解的是,这申二十三每砍出一剑,都会以魂音的方式,向宁凡索要魔葬。

    “同族…你为何…不给我…魔葬…”

    “封魔巅之主…你为何…不给我…解脱…”

    “我要…魔葬…”

    魔葬是什么,宁凡怎么知道?

    第十五剑,第十六剑…第四十二剑,宁凡明白,这四十二剑,是自己肉身力量的极限了,古魔精气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此刻的他,几乎已在四十二回合的交锋中,耗尽了体内精气。

    这申二十三真的很强啊,红藏、巫言、石当、杀百楼…那一个个取得百剑之上成绩的强者,绝非徒有虚名,单论炼体修为,即便是最不擅长炼体的红藏,炼体修为都远在他之上。

    力之试炼,力之试炼…这是一个考验炼体修为的试炼,宁凡可以凭借附加道则的手段,增强魔爪的锋锐,一点点损毁申二十三的巨剑,但却无法凭借附加道则,增加炼体修为。

    若他古魔修为更高,若他体内精气更多,他同样可以尝试接下一百剑,二百剑,但眼下,却是办不到了。

    这便是所谓的力竭,若无底牌,怕是数招之内,他便要败在申二十三的剑下了。

    难道只有使用一次屠皇赠送的夜明珠,恢复一次修为,才能战胜申二十三,给他一个解脱吗?

    固然,被刑环封印的基本都是劫血修为,便是暂时解封刑环,也无益于提升肉身方面的力量。但若是恢复修为,起码他所掌握的诸多道则之力,都可以挥到最强了。同时给魇龙爪附加多种道则,且都附加到最强程度,宁凡有信心在数招之内,将申二十三的一切都毁灭!

    魇龙爪的锋锐,加上数种道则之力加成,那攻击力可是不容小觑的!

    便在宁凡考虑之时,灵魂深处,又传来了申二十三的诉求。

    “杀生之术…是封魔巅主人的…证明…”

    “你是…墨重大人…选定…继任者…”

    “请大人…以杀生术…为我魔葬…”

    杀生之术居然是封魔巅主人的证明?懂得了杀生之术,就被选定成了封魔巅之主?

    宁凡还是头一次知道此事,从前的他,只道自己是从墨重大帝那里学来了一式神通,却不料,这神通的背后,居然还有如此重大的意义?

    自然,此刻并不是考虑这些意义的时候,让宁凡好奇的是,那句以杀生术魔葬,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不明白这申二十三为何提及此事,又或者,他可以尝试一下听从申二十三的诉求,用一用杀生术,看看如何给申二十三来一场魔葬?

    念及于此,宁凡暗暗催动杀生之术,起初还未有任何感觉,但片刻后,忽然神情动容,似这山呼海啸的人潮都寂静了,却从天地间,听到了无数不甘的嘶吼…

    “四十二剑,看来已经逼近此子的极限,这成绩放在旁人身上,倒也算不错,但与我百楼徒儿接近六百剑的成绩相比,却是不值一提了。佛泣道友难道还以为,此子比我百楼徒儿更强吗?”楼陀大帝呵呵一笑,对佛泣帝的方向说道,语气却略带讽刺。

    “道友可莫要小看了此子,此子,应该还有后手,别忘了,他可是一个古魔,在他的身上,老夫感受到了某种古魔失落神通的气息…”佛泣帝对宁凡似乎抱有极大信心。

    “古魔失落神通?古魔乃是下等生灵,传说古魔失落神通个个威能莫测,但在我等佛修眼中,古魔神通可算不得什么。此子便是懂得一两种古魔失落神通,又能如何?”楼陀帝不屑道,话语里满满都是身为佛修的骄傲。

    古魔失落神通,既有失落二字,自然大多都是失传的绝学。失传的古魔绝学,传承早已断绝,便是名称也很少流传下来。楼陀帝虽是仙帝,却也只听说过三种古魔失落神通。什么碎骨成兵术,什么魔瞳转离术,什么魔空大遁,倒也不是说这些神通不够厉害,只是佛法中,有的是绝学专门可知这几种古魔神通,如此一来,楼陀帝自然不会认为古魔失落神通有么了得。

    佛面对魔,自有其傲气。瞧不起魔道神通,也是理所当然。

    楼陀帝并不认为宁凡有什么了不得的古魔失落神通,能令其获得更高成绩,但佛泣帝可不这么想。

    佛泣帝是大卑族之内,少数几个对古魔研究极深的人,若他没有看错,宁凡似乎从接第一剑开始,就在酝酿某个古魔失落神通…

    绝大多数的古魔神通,都有对应的佛法克制,但却有极少数的古魔神通例外…

    “若我没猜错,此子使用的,应该是当年封魔巅上九大禁术排名第一的大术,且还将那术,堪堪触摸到了第三重境界…”

    佛泣帝内心已有猜测,面色却不露一分,仍做嬉笑之态,对楼陀帝道,“道友既然不信,不妨我们继续之前的打赌,就赌此子能够接到百剑,如何?”

    “打赌?可以,若道友输,便将你那三百万炼的叱魔九宫铁送给老夫,如何!”楼陀帝不客气地道。

    “呵呵,那可是老夫祭炼了三百万次的先天之材,道友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也罢,就赌此物!只是如此一来,老夫便也不客气了,若道友输,老夫要你七大先天火灵中的碧凶、元泽。戾雀就不要了,毕竟这一火灵早已成了他人腹中物,老夫便是想要,也不会来找你…”佛泣帝忽然阴阳怪气地一笑,却正说中楼陀帝心中那根刺。

    戾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