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九鼎成神记 > 23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九鼎成神记》 23

    作者:历十三章节列表:201309/10/id_xmzqymdq5

    九鼎成神记下载:/do9n/201309/10/id_xmzqymdq5

    九鼎成神记txt下载时间:2013/9/1011:08:57知道现在真的好熬人的。”雨涵抓住倚辰下身,道:“快拿走,让你这脏东西碰人家那里已经是非常难得了,居然还要进去,真是太无耻了。”倚辰显然知道是这个结果,他悻悻起身。

    拿出坼天剑到外面舞了起来。

    瀛洲,西界界主,沈阳。

    “谁?谁杀了我的儿子,我要让他偿命,他是哪个家族的?”沈阳对着沈垌泾的影像吼道。

    沈垌泾影像波动,马上幻出沈晓阳死时的惨状和倚辰的容貌。

    “沈垌泾!晓阳的死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命令你调动海外仙洲所有沈家的力量,为晓阳报仇!抓活的,一定要把西门倚辰给我抓到瀛洲。!”

    沈垌泾微微躬身道:“界主大人的意思是让我接收整个神洲的沈家势力,是这样吗?”

    沈阳十分激动,用力挥挥拳头道:“对,就是动用一切力量。”

    沈垌泾眼中光芒闪烁,道:“我一定会戴罪立功的。”沈垌泾说完,倚辰的影像和沈晓阳的惨状消失。

    沈垌泾满脸堆笑,暗想:“没想到自己因祸得福,居然重掌沈家大权。”

    倚辰二人在沧浪亭园中等了将近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不断有海外仙洲的修行者来神洲大陆,一时间神洲大陆乱了起来,更有关于万年之劫的传言,让整个大陆人心煌煌。

    正值月圆夜,云梦泽平静无比,忽然湖面上一阵阴风吹过,月亮光辉霎那间消失,取而代之是整个蓝色的夜。

    “万年蓝夜!!”倚辰从典籍中知道,这万年蓝夜是天地间极少出现的一种空间幻象,就如海市蜃楼一般,不过万年蓝夜的出现,预示着夺天地造化的神物将会出现。

    此时云梦泽上空已经黑压压站满了人,不知是谁把云梦泽将出现灵物的消息透露出去,弄得整个神洲无人不知这云梦泽将会出现神物。

    而且这神物是何种类众人已经知晓————金鳞。

    这金鳞就似鲤鱼一般,食之大补。鲤鱼用来填饱肚皮,金鳞则是充沛真元,最为主要的是金鳞灵智较低,十分好捕捉,云梦泽就曾经出现过金鳞被捉的时候,那时只是几个渡劫期的修真者,便把那金鳞制得服服帖帖。

    陡然间,一条金色鲤鱼跃出水面……

    “金鳞!”不知哪个修真者眼尖,最先看到金鳞冲了下去。

    “好多条金鳞!”只见云梦泽中心处不断有金鳞跃出,早有准备的修真者各尽其能,拿起器具开始捕捉。

    猛然间水面一动,冲天而出一条极大的金鳞,这金鳞全身金黄,只是周身有三色花纹。

    ‘三元金鳞!’

    倚辰二人在住处看得是清清楚楚,特别是金鳞身上的,红黄蓝三种颜色花纹。

    嘭嘭嘭!!!

    水中又是一阵激荡,十七条三元金鳞冲天而起,与刚才那冲出水面的金鳞形成一个奇怪的图形。

    突然,最先冲出水面的金鳞张口道:“尔等败类,居然害我云梦水族,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第五十章七彩金鳞】——

    云梦泽神秘而美丽的面纱就会在今晚揭晓,倚辰自知实力不够,难以和度过几次天劫的散仙们争夺。也就和雨涵老老实实的品品茶,看看景。

    夜谅如水,天空湛蓝湛蓝,湛蓝的深邃。

    “不错呀!居然能赶上这万年的蓝夜。”倚辰叹道。

    “是呀!天有异相,庇佑善人。我们这些老家伙不一定能得到这金鳞。”雨涵靠在倚辰肩膀上说道。

    天空之上,众多修真者的头上,两名仙风道骨的老人虚立半空。其中一人道:“金鳞天地为母,生得一只十分不宜,没想到今晚居然出现这么多,如果得到还真是舍不得服用!”言罢老者唏嘘不已。

    “别酸了,丹阳子谁不想进入黑域中去寻找神器,我们的真元提高如此的缓慢,只有服用了这金鳞才能有所提高,你说是也不是?”

    被称为丹阳子的人气息一滞道:“事虽如此但这天地的生灵本就不易,还真是有些不忍……”

    此时云梦泽的上空聚集了百万的修真者,高者如九劫散仙,低的就如神州大陆上的三品上仙,这些小角色为了不错过万年难见的盛世,只有花了血本用御空符来支撑。

    忽然,湛蓝的深夜变成墨色。诡异异常。

    “仙界到底还是来人了,毕竟这金鳞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看来我们的几率又小了一成”丹阳子面色凝重说道。

    “来的可能不只是仙界吧!”二老者望向那墨色的天,这一夜可能真的无法平静。

    “七彩金鳞”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这三元金鳞已经弥足珍贵,更何况这七彩金鳞,众人一看在流光七色之中竟然有着一条七色的鱼,看起来更像是鲤鱼。

    空中的众人急忙用各种各样的法宝向那光芒之处砸去,更有的修行底的不知死活,看着灵气异常的浓厚竟然打坐修炼起来,散仙换了一拨又一拨,法宝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也不见那七彩光罩有所变化。

    十八只三元金鳞见自己大王被人攻击,从空中一跃而下,放弃刚刚结成的十八金鳞阵,保护七彩金鳞去了。

    空中几个高手也坐不住了,当下祭起法宝向光罩攻去,果然那光罩也承受不住这如此大的冲击,竟然隐隐的有些破裂。

    倚辰和雨涵看着天上好似烟火一样绚烂,心中都想这样的打斗场面可是不多见。看着高手们出手,倚辰认识到了什么是差距,想想自己也只修炼了几十年而已,心中也就释然了。

    “倚辰,你说他们可能抢的是宝物吧!等宝物真的认主可能还会出现大战!”雨涵看着倚辰道。

    “宝物?”倚辰疑问道。眼神又马上投入天空中精彩打斗。

    “灵物,哪里走—”一个仙貌道骨的老人说道,一开始的散仙大战金鳞现在变成了仙君级的人物来抢夺,那些识相的,实力不够的自然不敢上前。

    “南明真君,那七彩金鳞岂能你想夺取便随你去了的。看我弥天网!”被称为南明真君的人面色一变,别人不知道,他南明真君可知道这弥天网的威力。只见那网向那七色金鳞罩了过去,那七彩金鳞早已被众人折腾的疲惫不堪,见危险袭来已经没有力气躲闪,只能承受。

    那南明真君一看好处全都被西天散人夺了去,心下着急,一着仙剑急射了出去,连法诀都省了。

    那网中之鱼看仙剑袭来,没处可躲只待等死。

    噗嗤……那仙剑直入神鳞的腹内,那神鳞毕竟是天地间的神物中剑之后,迅的载着大大的鱼网向河的那边飞去,被南明真君这么一搅,西天散人气急败坏。

    “你这老儿,怎地如此捣乱”

    南明真君眼皮一翻道:“天地神物有德着居之,这七彩神鳞的归属凭各自的本事”

    西天散人一想也是,就算是自己得到了这个七彩神鳞也免不了一场大战。当下忿忿然不说话,向着金鳞逃窜的方向追去。

    “西天老鬼,等我一会儿!”那南明真君也跟着追了过来。

    猛然间水花四溅,加上那受伤的七彩金鳞,总共四只一模一样的七彩金鳞,出现在这两人面前。

    其他修真者既然惹不起灵智较高的七彩金鳞,纷纷向水中实力较低的金鳞使出法宝。

    一时间云梦泽上,纷乱非常,倚辰看得无趣,收回目光道:“老祖宗说的什么天地灵物,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只是几条成了精的鲤鱼。唉……”

    倚辰忽然眼前一亮道:“对了,雨涵,我在扶风郡城王家村时经常给母亲烤鱼吃,既然我们占据这地利,也抓上几只鲤鱼吃吃可好?”

    雨涵拍手道:“好啊好啊!本以为是什么厉害的神剑出世,原来只是几条鱼,我也觉得乏味,你快去抓鱼,我在这里生火。”

    四条七彩金鳞,十八条三元金鳞,加之成千上万的普通金鳞,猛然间结合成一个奇怪的图形,这图形似乎有极强的防御力。如果有易学高手在场的话,肯定会认出这图形,就是传说中的先天河洛图。

    四条七彩金鳞各守四方,十八条三元金鳞位于中央,无数普通金鳞在二者中央空地上吐着真元。

    空中此刻形成一个巨大的金罩,这金罩把海外仙洲的散仙、修真者完全隔离在外。无数的修真者祭起仙器灵器向那金罩砸去。

    轰轰轰……

    那金罩纹丝不动。

    陡然间,空中出现四人,这四人一出现,南明真君和西天散人气息一滞,要知道,对方跟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这四人是谁?倚辰此刻正在摸鱼,如果倚辰此时朝天上看的话,定会现这四人便是黑域四魔。

    “哈哈哈,果然没有来晚,呦呦,你快看那四方镇守的是什么。”说话的是沈垌泾。沈垌辉一捋青髯道:“不错,这四只七彩金鳞,我们每人一条,倒是好分配的紧!”

    “呵呵,还是大哥考虑的周到,那剩下的金鳞就归小妹我吧,众位哥哥的的实力非凡,我想你们也用不上!”莫千丒向沈垌辉抛着媚眼,看得沈垌泾愤恨非常。

    沈垌辉似乎十分受用,大笑道:“本来这万年之劫转为福缘我便高兴的紧,没想到还会有如此大的收获,这剩下的金鳞给你也是无妨,只是事后,你得到我住处,替我煲上一锅鱼汤啊!”沈垌辉色眼眯眯,上下打量着莫千丒。

    不知为何,这沈垌辉自从上次被西门吹雪假杀之后,整个人像变了一般。

    莫千丒微微一福道:“小妹自然去得……”

    未待莫千丒说完,沈垌泾不悦道:“大雁还没打下来,就研究是蒸是煮,你们不觉得为时过早么?”

    沈垌辉也正色道:“这先天金鳞阵,我也有所耳闻,但凭我们四个破它不费吹灰之力,只需要攻克一角,这阵势便算是破了!我看那东方侧位的金鳞似乎受伤,我们专攻东方。”沈垌辉手指一指,说的正是刚刚受伤的那只七彩金鳞。

    其余三人纷纷点头,沈垌辉见其他人没有异议,喝道:“如此甚好,动手!”

    其他修真者,见这四位如神一般的人物出现,纷纷退后,南明真君、西天散人更是面如死灰。

    心中均想,说这神洲有不能惹的人物,看来所传非虚,这次回瀛洲应该把神洲的真正实力告之祖上。

    要知道这南明真君,和西天散人都是瀛洲的一方霸主,实力不消多说,势力更是庞大万分。当他们看到黑域四魔出手,沈垌辉不需多说,就是沈垌泾比他们高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如此大的差距怎能不让他们心中忐忑。

    倚辰拎着坼天剑,挽起衣袖,长衫已经脱下,只留里面白色纱质的长裤,裤脚也紧紧挽起到腿根部。

    “真是奇怪了,往日看那彩色鲤鱼成群结对,今日想吃,怎会一只也没有了。”倚辰越下水越深,却仍不见一条鱼儿的踪影。

    云梦泽以深著称,云梦泽湖底,一条九色的大鱼曾在仰头瞭望头顶的战斗。

    “这群修行者真是愚蠢,连幻象都认不出,本神鳞的本尊在这里,你们怎能轻易得见!”忽然,这神鳞似乎感受到来自黑域四魔的威胁,急忙身子一幻,变成一条一尺半长的彩色鲤鱼,它嘴角上扬,出声道:“你家神鳞爷爷不陪你们玩了。”说完它便鱼尾巴一拍,向相反方向游去。

    “二弟动用神器,我就不信破不了这破鱼阵!”沈垌泾脸色一沉,祭起神器。

    只见神器光华大涨,“去!!!”沈垌泾大喝一声。

    只见那金罩一阵颤抖,眼看就要处于崩溃边缘。

    九色神鳞边逃边看自己幻出的河洛金鳞阵居然快被破,加快了逃跑度。

    “咦?这个彩鱼怎么倒着游啊!”倚辰看见正在逃跑的九色神鳞。“管它倒着游,还是正着游。”倚辰掷出坼天剑,只见在坼天剑灰光大盛,在水中变幻成长针模样。

    呲呲呲呲呲呲……

    九色神鳞绝望的看着倚辰,那眼中充满了不甘。

    倚辰嘿嘿一乐,心道:“管你甘还是不甘,落到本少爷手里,就算你倒霉。”倚辰游到下方,抱起九色神鳞,向上游去。这九色神鳞沉重非常,着实把倚辰累了够戗。

    在倚辰杀死九色神鳞一瞬间,整个云梦泽上沉寂了。黑域四魔愣愣的看着鱼阵消失的湖面。

    “怎么会这样?”沈垌辉心中想到,没有任何空间波动,没有任何迹象,本来已经马上要到手金鳞,居然这样不翼而飞。

    沉寂,死一般沉寂。旁边观望的修真者连大气都不敢喘,因为他们不知道这四位神一般的人物会不会飙。南明神君、西天散人心中却是一喜,毕竟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希望别人得到。

    “我们走!”沈垌辉声音低沉,轻轻一挥手,只见黑光一闪,四人突兀的消失当地。

    倚辰乐颠颠的抱着大鱼,看着正在烧火的雨涵道:“傻雨涵,不是和你说要烤的么!你怎么还架起一口锅来,就算架锅也应该架口大的来!”雨涵见他抱得大鱼足有一尺多长,高兴道:“倚辰你真厉害,居然抓到一条这么大的!”——

    【第五十一章锯开神宫】——

    倚辰把九色神鳞扔在地上,喘了两口粗气道:“没想到这鱼比金子还沉,累死本少爷了。快过来给你相公按摩按摩。”

    雨涵好奇的拉了拉九色神鳞的尾巴,居然没拉动,说道:“还真是的,要不咱们也别用锅了,直接烤着吃得了。”

    倚辰一想也对,用力把九色金鳞抬到火架上烤了起来。

    “喵喵,主人,放我出去!”倚辰听到这声音一愣。这声音是从黑水戒中传出的,只是这声音似乎又不是水歘雪歘的。

    倚辰打开黑水戒,只见里面面飞出一只灰色的小猫,最为奇异的是这猫居然一只眼睛是黑色的,而另一只眼睛是白色的。

    “你是?”倚辰看着眼前的灰猫有些不解问道。

    “主人,我就是水歘和雪歘,您以后可以叫我灰灰,本来我俩就是共体,多亏了主人,我们才能恢复实力,进而合体。你看我现在漂亮么?”

    灰色小猫转了一下身子,然后蹦到倚辰肩头,祈求道:“我感觉到主人抓回的这条鱼肯定不是凡品,所以我希望主人把不吃的东西赏给我俩。”

    倚辰笑道:“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反正这么大的鱼我和雨涵也吃不了,说吧!你想吃哪里?”

    灰灰双眼一亮,道:“我要鳞片和内脏,当然它的内丹还是主人的。”

    倚辰惊异的看着九色神鳞问道:“它有内丹?”

    灰灰见倚辰居然不知道九色神鳞有内丹,后悔万分道:“当然有了,不信主人抛开它肚子看看!”

    倚辰拿着坼天剑抛开九色神鳞的肚子,就一般动物来讲,内脏一旦露出腥臭之气肯定会散出来,但眼前的大鱼居然没有丝毫腥臭之气。

    倚辰掏出鱼肠等内脏,在接近鱼头的地方现一个圆珠,倚辰把圆珠取出,闻这圆珠散出诱人的香气,倚辰想都不想,扔到了嘴里。

    然后把内脏扔给了灰灰,紧接这又拿起坼天剑把鱼鳞都削下,又扔给灰灰道:“这回行了吧!”

    灰灰连倚辰话都不回,只是吃着地上的鱼鳞内脏。

    雨涵从屋中出来,带出大量佐料,倚辰把佐料撒在鱼身上,不一会芳香四溢。

    倚辰割下一块鱼腹肉递给雨涵道:“鱼腹最嫩了,你吃吧!”

    雨涵见鱼腹上居然有些黑点儿,一咧嘴道:“这么脏,不会有毒吧?”倚辰已经扎起一块,边大口朵颐边道:“怎么会?放心的吃吧!没准儿是些佐料什么的。”

    雨涵将信将疑,吃了起来。

    “鱼腹上的黑点儿?”倚辰脑中一亮,然后紧接着便想,莫不是这鱼是条情的母鱼,倚辰摇了摇头,就算是情的母鱼雨涵吃了,也不会有什么事。

    鱼肉松嫩好吃,最主要的是倚辰每一口吃下去,都感觉隐脉中的真元活跃起来,这一现,倚辰立马盘膝修炼,修炼好之后再吃。

    刚刚被倚辰吃掉的九色神鳞内丹,不管倚辰怎么催动苍冥真元,想把那内丹的精华吸收掉,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一条鱼二人整整吃了一周,边吃边打坐修炼,吃到最后时,二人才现这鱼肉便如真元一般,只要吃进去一些就能吸收一些。

    “倚辰,这鱼头我们分了吧!里面的鱼脑可是很补的。”雨涵经过一周真元积累,境界显然快达到渡劫后期。

    倚辰点点头道:“如此甚好,没想到我随便抓捕一条鱼就有如此功效,等我们吃完这条,我再去抓些!”

    倚辰用坼天剑把鱼头剖开,里面露出黏糊糊的浆糊状的东西。倚辰吸吮了一口,“嗯!味道不错,雨涵你也来一口!”雨涵凑过身子,吸了起来。

    “喵喵!”灰灰挥舞着爪子叫了两声,然后对着倚辰道:“主人,鱼骨头也给我吧!反正你也不吃。”

    倚辰见那鱼骨头晶莹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当即拒绝道:“这可不行,除非……除非你待我和雨涵进入混沌圣境。”

    灰灰抓起地上鱼骨头道:“成交了!不过老主人说这混沌圣境不是什么人能随便进入的,能不能进去就看你的造化了。”

    倚辰经常听水歘雪歘说混沌圣境,早就想进去一看究竟,不过提出好几次都被水歘雪歘拒绝了,没想到几根破鱼骨头居然换来了进入机会。

    灰灰吃完鱼骨头道:“主人,能不能把鱼的眼珠也给我们啊?”

    倚辰看那九色神鳞的眼睛光华直闪,留作小物事送人也是不错,说道:“你就是贪心,这个我得留着。走吧!这就待我和你的主母进入混沌圣境吧!”

    倚辰站起身来,对着还在修炼的雨涵道:“快别修炼了,相公带你去个好玩的去处。”

    雨涵脸色潮红异常,道:“倚辰,你记得刚吃鱼时的那几处黑点儿么?它们在我肚中一直消化不掉,刚刚我一催,它……它居然是……”显然那黑点的药力极强,雨涵已经控制不住了。

    倚辰心思电转,从整条鱼来看,这鱼绝对不是凡品。那鱼腹上的黑点极有可能是这鱼情所起,如此一来,雨涵有此表现便不奇怪了。

    就九色神鳞来说,它的珍贵程度绝不下于先天圣灵之脉,倚辰二人冒然食下九色神鳞,若不是二人都有隐脉在身,早就涨体而死,可这九色神鳞的腹斑却是它孕育下条九色神鳞所用,没想到被雨涵食下肚中。

    雨涵此时脑中竟是些倚辰和她双修时的情景,每每想到这些,脸色越加潮红。

    “喵喵!主人,带主母进入混沌圣境吧!那里安静,适于……适于疗伤。”灰灰差点儿没说错话,地下头去。

    倚辰觉得它提议不错,当即道:“如此甚好,只是这混沌圣境怎么个去法!”灰灰消失在二人面前,在黑水戒中说道:“只要主人把青玉舟从黑水戒中祭出便可。”

    倚辰丝毫不敢犹豫,祭出青玉舟,只见那本来极小的青玉舟,在着地瞬间变的巨大非常,犹如正常船一般大小。

    倚辰抱着雨涵,踏上船板。

    “主人,你再把青玉舟收回黑水戒中。”灰灰声音再次响起。

    倚辰依言把青玉舟收回黑水戒中,倚辰感觉一阵黑暗之后猛的一亮,自己来到一个晴天碧草的世外桃源。

    灰灰慵懒的在地上趴着,还有一个小女孩光着屁股在睡觉,不过小女孩儿比上次倚辰见她时大多了,已经快到正常女孩儿大小了。

    倚辰极目远眺,看见那边山上有一处小屋,倚辰抱着雨涵向那小屋冲去。

    “倚辰……倚辰你摸我,快……”雨涵双眼迷离,显然已经失去理智,倚辰知道雨涵已经完全动情,边跑边爱抚雨涵,以缓解她的痛苦。

    不到片刻倚辰便到了这小屋跟前,倚辰推门而入。

    小屋之中还算干净,倚辰把雨涵放在床上,去掉雨涵衣物,抱起雨涵准备双修。

    倚辰下体与雨涵接触之时,便感觉雨涵下体处已经泛滥成灾,并且滚烫异常,倚辰不禁动情,双手不断揉搓雨涵的胸前。

    “嗯!!嗯!倚辰你不是一直想要我么!快些!”倚辰忽然感觉从雨涵下体处传来一股之气,这之气,把倚辰也感染了。倚辰下体顿时硬如钢铁,之气沿着倚辰下体继续上升。

    轰……倚辰失去理智。

    下体突破障碍进入雨涵体内。小屋中顿时叫喊声,啪啪声,水声不断响起。

    “好舒服!倚辰,再用力些,嗯……”

    倚辰脑中逐渐恢复清醒,感觉雨涵体内那三个黑点已经完全被二人炼化,这三个黑点是九色神鳞的精华,除了它的神丹便只有这传下代的精华最为珍贵,二人一举炼化这精华,倚辰第一条隐脉真元满溢,直接进入第二条隐脉。

    雨涵更是不知到了什么级别,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已经达到天仙以上。

    雨涵还在上下做着机械运动,倚辰慢慢坐起,把雨涵抱在怀里,然后猛地向外一推,对准雨涵的屁股起了冲刺。

    “啊啊啊!”雨涵大声叫了起来,倚辰加快度。

    “噢!”倚辰直感觉精关一松,自己身体的精华便射到雨涵体内。

    倚辰射过之后便瘫软的躺在床上,二人精疲力竭,相互拥抱着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倚辰先醒了过来,拍拍雨涵的屁股道:“宝贝!快起来吧!”雨涵慢慢睁开眼睛,想起自己与倚辰荒唐事,不由满脸羞红道:“坏蛋,终于偿你所愿了,快伺候我更衣。”

    倚辰站起身来,拿过已经被自己扯成条状的衣物道:“涵儿,这个你还穿么?”雨涵脸色一沉,假怒道:“自从和你双修以来,衣服都被你扯破好多件。还好我有存货儿!”雨涵从戒指中拿出一件青色裙子套上。

    倚辰也坐起身来,这才观察起整个屋子来。倚辰所坐的竹床对面,有一个大大的道字。

    这字浑厚异常。

    倚辰见那道字有些诡异,竟然像是对自己诉说天地至理,倚辰不觉陷入其中。

    嘭~~~

    倚辰脑中出现一副景象,这景象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天空中虚空而立着一名中年人,这中年人似乎有极大的困惑,在这灰蒙蒙天空中思索。

    中年人似乎注意到有人看他,他转过身来看向倚辰,问道:“何为剑!何为人!何为地!何为天!大道至深,何为道?”

    倚辰极为恍惚,感觉这问题怎如此熟悉。倚辰晃了晃头,喃喃道:“何为剑?何为人……”

    倚辰双手抓住头,进入无尽的思索之中。

    良久,良久,倚辰陷入无尽挣扎之中,他猛然间一抬头,大喝道:“我为剑,我为人!我为地!我为天!大道再深,我便是道!”

    中年人似乎嘴角向上翘了翘,道:“虽然狂妄,不过也是一种答法,算你过关了。”倚辰身子猛地一晃,从幻境中退了出来。

    猛然间眼前的小屋消失了,轰隆隆响声再次响起,整个屋内突然变幻模样,由原来的狭小逼仄,变得宽敞富丽堂皇。

    倚辰正在纳闷儿之时,中年人再次出现。

    此刻他面带和善笑容,完全不似刚才愁苦模样。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倚辰,点了点头道:“我想你应该不是鸿冥,真是可惜,我这弟弟就不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天地灵脉混沌泉,还有我无数年收藏的灵丹神草,都将拱手送人了!唉……

    你应该很高兴吧!

    我知道一定是我的这个弟弟把黑水戒弄丢,然后你捡了去,不过我却不知你怎么说服混沌元兽的,居然准许你进入混沌圣境。

    哎……算了,这宫殿中的所有东西都送你了,但是一定要记住,不要为非作歹,后果你应该清楚!忘了告诉你我是谁了,我叫鸿钧,现在正要遨游太虚,好好表现,也许我们会有见面的一天!”倚辰二人完全惊呆了,不仅仅是鸿钧的一番话语,更为重要的是眼前的宫殿太巨大了。

    雨涵难以置信的抱住倚辰,说道:“这是哪里?这是我们住的湖边吗?”倚辰知道那时她神志不清,倚辰轻抚她后背道:“这时黑水戒的青玉舟中,怎么样,这个作为我们的新家还不错吧!”

    雨涵兴奋起来,松开倚辰,在原地转了两圈,说道:“倚辰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宫殿了,我还想等你向我求婚时,我便向你要一座宫殿,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你过来让我亲一下。”——

    【第五十二章奉命泡妞】——

    “界主大人,我怀疑西门倚辰那小子身边有厉害高手,您帮我探查一番,如若真有,小人也好多做些准备。”沈垌泾从云梦泽回来,思前想后觉得还是让界主帮着查一下,如若倚辰身边没有高手,自己就可放开手脚。

    界主脸色凝重,双手微浮似乎在施展什么法术,过了一会儿,界主道:“除了比较难缠的剑神西门吹雪外,他身边没有任何高手,不过,你可以放心去做,西门吹雪是不能出扶风学院的。”

    沈垌泾阴阴一笑,躬身道:“谢谢界主,小人这就去办。”

    倚辰二人还在混沌圣境中卿卿我我,却不知一张无形的网已经罩向二人。

    崌幵宫内,倚辰二人清点着收获。

    崌幵宫共有八个房间,这八个房间不包括倚辰二人现在所在的大厅。

    这八间房分别是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并且这八间房按照八卦方位设置。

    倚辰二人走到天字房门口,倚辰轻轻推开房门顿时呆住了。成排的玉简,黄的书卷,每一样都吸都刺激这倚辰的眼球。原来,天字房中都是各种典籍孤本。这些孤本有的连鸿钧都没看全过,可见数量是多么的大。

    倚辰二人迫不及待的来到地字房中,倚辰屏息凝神,谨慎的推开地字房门,只见各种香气扑面而来,只闻这香气还以为是到了某处花园,可倚辰看见的是几十个装着各种丹药的葫芦,倚辰几乎抓狂了,这么多的丹药,看样子还是比较好的上品,倚辰砸了砸嘴,下个房间走去。

    雷字房中是十几件各种兵刃,每个都闪闪光一看就不是次货。“啊!太好了”雨涵惊叫道,正待倚辰问雨涵怎么了,只见雨涵扑向一条紫色软鞭,也不问倚辰同不同意便滴血认主了。乐滋滋的拉着倚辰,道:“快点儿,我们看看其他屋子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倚辰给雨涵拉扯着来到风字房,倚辰猛一开门,这屋中酒香、果香之气扑面而来,倚辰定眼一看,屋中是鸿钧收藏的美酒灵果,虽然珍贵程度没法和前几间房相比,但对于倚辰来说确实最为实惠的,美酒嘛!男人都喜欢!倚辰拿了几个仙果,边吃边向下一间房走去。

    水字房中空间极大,里面郁郁葱葱,这里收藏的都是些天地灵根。“好大的树啊!”倚辰抱着雨涵,飞向一颗参天大树,这树枝叶十分达,倚辰折断一根树枝,围成一个环形,套在雨涵头上,笑嘻嘻道:“献给你,美丽的绿森林女王。”

    二人在水子房中玩的不亦乐呼,居然忘了还有下几间房,直到二人玩的兴趣索然,才来到下一间房。

    火字房中温度异常高,里面焦土满布,焦土中央插着一根红色长棍,这长棍上落着一只红色小鸟,小鸟红羽红喙,看上去可爱异常。“倚辰这里面太热了,不好玩,我们到下一间房吧!”雨涵小手拉着倚辰向外走去。

    进入山字房后,倚辰顿时双眼冒光,大力抱住雨涵道:“了,我们了!”倚辰看着眼前极品晶石山,还有远处各种闪闪亮的石头,倚辰纵身一跃跳到晶石山上,手指指了指雨涵道:“涵儿爱妃,今天由你侍寝!哈哈哈哈!”倚辰笑弯了腰,雨涵气嘟嘟的看着倚辰,没好气道“快下来,我们还有一间房没看呢。”

    倚辰想起还有一间房,急忙从那晶石山上蹦了下来,抱起雨涵向最后一间房走去。

    最后一间房颇令二人失望,泽字房中就如废弃仓库一般,里面扔着各种各样的炼丹练器材料。还有一个破鼎,看样子已经好久没用了。

    饶是如此,倚辰二人也十分满足,相互嬉笑的看着对方。

    “老天哪!”倚辰高兴的抱起雨涵,在地上转起了圈圈。

    倚辰边转边想,如此多的宝物,也不怪那个鸿钧会心疼!哈哈!倚辰咽了口唾沫,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放下雨涵道:“雨涵这回我们了!这鸿钧老道一定是个大人物!”

    雨涵也在震惊中久久不能平息,她拿着那个紫色软鞭道:“别的不说,我手中的软鞭就极有可能是神器,以我现在的实力连它的百分之一的威力都挥不出来!”

    雨涵像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一半,正色道:“所以我准备就在这混沌圣境里修炼了,你若想我便到里面来找我。”

    倚辰歪头沉思,自从看到那个道字,倚辰感觉境界也有所突破,说道:“这样也好,最近我们突破度太快,我陪你在混沌圣境中稳定一段时间。”

    沈垌泾一路查找,不过查到沧浪亭园的时候,失去倚辰二人的踪影。“难道蒸了?”沈垌泾疑惑的想着。粗心的沈垌泾并没有现嵌入泥土中的黑水戒。

    混沌圣境中,二人过得如神仙一般生活,每日渴了有各种灵果,饿了有极品金丹,闲暇时还可以双修,双修后还能……

    总之,日子过的太滋润。

    “这第四剑势果然威力非凡,有睥睨天下的气势。”倚辰心中暗道。自从在‘道’中悟出‘我道’境界,自己对剑的理解更上一层。凭借这一层,加之强大真元,倚辰此刻可以御剑飞行。

    “哈哈,这感觉太好了。”倚辰脚踏坼天剑,在混沌圣境的云层中穿梭。这坼天剑度极快,倚辰自信只要不会瞬移的修真者,绝对追不上自己。

    倚辰真元虽然得到强化,但不知为何,那九色神鳞的内丹就是炼化不了,就连一丝一毫都不行。

    “雨涵宝贝,别练了。陪相公双修吧,这样咱俩进境都会很快的!”雨涵并不答话,急舞软鞭,鞭梢直袭倚辰面门,倚辰知道她是在与自己试招,手中一幻,坼天剑兀自出鞘。

    “剑三十三式”倚辰一声大喝。

    只见鞭影剑影交错,倚辰二人单纯试招,都没用上真元,但二人真元强大,每一招都若有若无带出凌厉气势。

    喀喀喀!!!

    倚辰剑式一幻,长剑前冲,正是十三剑诀中的‘一剑西来’这一剑西来变化极多,虽然没有幻象,但胜似幻象。

    雨涵本就不胜招式,能与倚辰三十三式打个平手就已经相当不错,见倚辰剑招一变,当即没有了办法,鞭杆一横,想要挡住坼天剑,哪知倚辰身形一转,绕到雨涵背后。收起坼天剑,双臂紧紧搂住雨涵。说道:“小妮子,让你和我双修居然偷袭我,看我把你就地正法。”

    倚辰说完便撕扯雨涵的衣衫,雨涵娇羞,但奈何没有倚辰力气大,一会儿功夫,倚辰二人便相见。

    倚辰把雨涵按在草地上,双手把雨涵两腿分来,握住自己巨大分身,直接进入雨涵身体。

    “嗯!倚辰,你好坏,居然在外面,别让灰灰它们看见!啊啊!”倚辰也不答话,只是大力雨涵。

    沧浪亭园外,沈垌泾急的团团转,“妈的,这小兔崽子跑哪里去了!”沈垌泾边骂边跺脚,哪里有一点儿高手的风范。

    “好好,既然如此,我便到扶风郡城等你,我就不信你不回扶风学院!”沈垌泾说完便消失在当地。

    “倚辰……你慢些,人家……受不了了……啊……”雨涵过后不再疯狂迎合倚辰。只是任由倚辰挞伐。

    猛然间倚辰现雨涵射出的阴元,竟然能催动自己体内那颗顽固的九色金丹,虽然仅仅是一点儿,但这也令倚辰眼前一亮,不由下身加快了度。

    雨涵早就不堪重负晕了过去。倚辰爱惜雨涵,停下动作,开始炼化刚刚雨涵阴元所炼化的一点儿九色金丹。

    别看只是一点儿九色金丹,倚辰吸收起来却相当费力,倚辰足足用了三天才把这一点点儿炼化,并且倚辰明显感到第二条隐脉中的真元又增长一些。

    “没想到这九色金丹居然如此浑厚!”倚辰便从修理状态中退出边想。雨涵早已醒来,正带着灰灰和莲蔘之王所化的小女孩儿玩耍。

    “倚辰哥哥醒了!”那小女孩儿张牙舞爪的向倚辰冲了过来,一下子骑到倚辰脖子上,倚辰难受异常,道:“圣女,你快下来,你现在比以前重多了,快下来!”

    圣女抓住倚辰髻晃了晃,撅起嘴道:“下就下,有什么大不了的!”圣女轻轻一跃便跳到地上,自顾自的和灰灰玩耍不再离倚辰。

    “雨涵,想和你商量些事情。”倚辰面色为难道。雨涵此刻心情大好,不知倚辰弄什么玄虚道:“又有什么花花肠子,说吧!”

    倚辰直挠头,要知道倚辰想用女子阴元来催自己丹田中的九色金丹,不过显然,雨涵满足不了倚辰的需求,至少倚辰不忍心。“这个……这个”倚辰吞吞吐吐,雨涵不耐烦道:“快说呀!到底想怎么了,是不是想找别的女人?”

    倚辰眼前一亮,没想到雨涵居然如此聪慧,当即把九色金丹的事情和雨涵说了一遍。“你是想糟蹋人家好家儿女?”雨涵面露怒色,直盯盯看着倚辰。

    倚辰尴尬一笑,厚着脸皮说道:“不是这样的,我是想解救她们。要知道神州大陆上有一群女子她们专门以卖自己的为生,我和她们那个之后,给她们一大笔钱,这样既能催我丹田中的九色真元,又能解救她们于水火之中。”倚辰话说的十分恳切,不由雨涵不信。

    雨涵微微皱眉:“卖自己的!哎……还真是够可怜的了!那你去吧!我就在这混沌圣境中修炼。!”

    倚辰嘿嘿一笑,道:“早知道雨涵肯定会相公,不过走之前……”倚辰一把抱起雨涵,向崌幵宫内走去。

    果然如倚辰所料,这次无论倚辰怎么与雨涵结合那九色金丹就是无动于衷。

    “看来这九色金丹真是顽固的很呐!”倚辰心中想到。

    九色神鳞即使在神界中都是极为稀罕的物种,结成神丹的神鳞更是少之又少,每一只神鳞的存在都是上百亿千亿年的,就拿倚辰所吞食的这条神鳞来说,它就存在万亿年以上,只不过这神鳞性温和不会攻击他人,最多是防御力强,并且逃跑功夫了得。若不是那日黑域四魔吸引了这条神鳞注意力,倚辰根本不可能得手。

    岳阳古道上,倚辰衣冠楚楚,手摇折扇。正是一副公子哥模样,时值傍晚,正是烟花之地营业之时,倚辰趋步向前,来到一处绝好所在。

    这家花楼极大,并且倚辰已经问好,这里面的青倌人最多。倚辰踏步进屋,轻摇扇子道:“叫你们这里最红的青倌人出来!”

    老鸨满脸堆笑,道:“这位公子爷,找什么青倌人呐!她们都羞涩的紧,哪里有楼下的姑娘们伺候人周到,我给你介绍几个,那个小红,小翠,客人来了都不知道招呼,快过来!!”

    只听那边嗲嗲的应了一声,扭着屁股走了过来,见倚辰英俊非凡,立马往上贴,说道:“哎呦,这位公子,第一次来吧!我的功夫可是很好呢!保准儿让您舒坦,选我吧!”那女子边说边扯倚辰衣裳,倚辰挥挥手道:“本公子就要雏儿,你们不行了,都千人斩万人上的了,老鸨,快给我介绍几个青倌人,不然我可要走了啊!”

    老鸨一听倚辰要走,急忙拽住倚辰衣袖,笑吟吟道:“公子别走呀!你看!我不也是为公子着想,那青倌人哪个不是清高万分,上去了也就是聊一会儿,喝点儿茶,根本干不了什么,公子若执意上去,老鸨我这就带您上去!”

    倚辰见她同意折扇一合,道:“那就走吧!在这里啰嗦什么。”——

    【第五十三章红颜祸水】——

    倚辰摩拳擦掌,准备找个青倌人胡天黑地一番,哪知却被老鸨领到一处大厅,大厅极为宽敞,灯火煌煌,前面一名白衣女子信手弹着琵琶,地下公子哥们正随着拍子,看样子他们颇懂韵律。

    倚辰有些不悦,低声对老鸨说道:“你这老鸨,我要青倌人!你却把我弄到这里来听曲儿,这是何道理!”老鸨面露难色,踌躇道:“方才我已经与公子说了,上来便是喝喝茶听听曲您却不信?唉……”

    倚辰一愣,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青倌人只卖艺不卖身原来是从这里来的,当即挥挥手对老鸨道:“听听曲也是好的,你忙你的去吧!”倚辰也不管那老鸨,找了个僻静的位子坐了下去。

    台上女子颇有几分姿色,特别那眼神之中忧郁,任何男人看了之后都想怜惜。“众位公子,兰儿今天就献丑于此,大家这就散了,爱找乐子的到楼下,希望留下来入室奉茶的,兰儿这就出题了。”虽然兰儿如此说,却是一个要走的都没有,自认为有几分才华的都竖起耳朵,等待兰儿出题。

    “各位公子听好了,兰儿出的题目是对对子,最为工整的公子入围!”兰儿轻轻一顿从腰间香囊中取出一张纸条,兰儿照着纸条念道:“题目就是画上荷花和尚画!时间为一炷香,哪位公子爷若是对出举手示意便是!”

    倚辰一愣,这上联可是太有讲究了,无论从左到右,抑或从右到左都是一个音,最为困难的是对的工整。倚辰思索半天也没想出一个下联,就算是牵强的不工整联都没有对出。

    这时前面一位男子举手站起,颇为骄傲的环视一下四周,道:“书临汉帖翰林书!”众人皆是一愣,然后猛然间爆出叫好声。

    “好对呀!”

    “好!”

    那男子起身离座,双手抱拳,举过头顶道:“谢各位承让,这林巧儿今晚就归在下了!”他轻身一跃到得台上,兰儿却是微微一笑道:“一炷香的功夫还没到,况且……况且公子对出的却少了一些工整。”

    那公子丝毫不在意,他知道刚才对的确实有些不工整,悻悻坐在刚才兰儿弹琵琶的椅子上,笑道:“我就知道兰儿会难为我,不过我还真想不出谁还能对出这对子!”

    倚辰既不想对对,眼睛四处观望起来,却见那台上帘后,有一双眼睛注视着自己,倚辰一怔,然后对那眼睛笑了笑,那眼睛似乎也微眯一下,倚辰突然听得一句诗词,这声音极柔,只听道:“观音堂前唐寅观!”

    “观音堂前唐寅观!”倚辰砸了砸嘴,心中一凌,观音是民间近些年来兴盛起来佛家圣者,这唐寅更是当朝才子,享誉天下,无人不知。

    倚辰当即站起身来,走上台前,与兰儿说道:“我也偶得下联,这就拿出来献丑了。”倚辰手轻轻一甩,折扇堂在胸前,然后道:“观音堂前唐寅观!”

    兰儿一愣,向帘内望去,只见帘内的女子微微点头,兰儿一福,道:“公子好福气,这就请入内奉茶吧!”

    倚辰也不客气,得意的看了刚才那公子一眼,掀开门帘进入屋中。

    没想到屋中有屋,倚辰经过一个长廊,径直走到门前,让后故作穷酸道:“小子深夜来访,还请姑娘不吝见上一面。”

    只听屋中女子道:“房门没锁,公子直接进来便可!”

    倚辰轻轻推来房门,只闻得屋内兰草熏香,床榻薄纱里面横卧着一位美人。这美人似乎没穿衣物,只听她道:“听说公子今晚只要青倌人?”

    倚辰点头道:“正是如此!”那女子慵懒坐起,有些幽怨道:“不瞒公子说,巧儿就是青倌人,只是……”倚辰听她一说只是,就知道是要价贵,打断她说话道:“只是价钱贵些对么!”

    林巧儿却摇摇头道:“巧儿并不缺钱,更不想把自己赎出去,巧儿只是想把初次给一个真正的男儿罢了!”倚辰一滞,要钱要物都好办,什么都不要,那岂不是要感情了,自己已经招惹了五六位,如果这巧儿在黏上自己,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林巧儿见倚辰犹豫不决,眼珠一转道:“公子不必为我烦心,今晚之后,你便是你,我便是我!再也没有任何干系!”

    倚辰此刻精虫上脑,又急于修炼九色金丹,笑道:“如此甚好!”说罢倚辰慢慢走向白纱内部,果然林巧儿一丝不挂,见倚辰进来,她居然有些娇羞,倚辰不管不顾,脱下长衫便从后面进入了林巧儿。

    处女、绝对的处女,倚辰感觉一层薄薄的障碍挡在二人中间,倚辰大力一挺,只听见林巧儿声嘶力竭的叫道:“啊!西门倚辰你慢些!”

    如果倚辰清醒,没准儿能觉林巧儿话语中的漏洞,但倚辰只想催自己丹田内的兽丹,只是一味的冲刺林巧儿,想尽快获取她的阴元。

    “嗯嗯!啊!嗯!”林巧儿似乎也进入状态,二人缠绵至半夜十分。

    倚辰获取林巧儿真元之后,盘膝而坐,吸收她真元所催的九色金丹的真元,林巧儿虽然是初次,但无论实力和体质比之雨涵差的太多,催真元十分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