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媛妃赋 > 第六十七章 分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媛妃赋》 第六十七章 分娩

    八月底入了秋,天气不再那么闷热了。

    方和珞推算着我的预产期是九月初四到九月初十之间,所以九月的第一天,素芳姑姑就领着一个面生的嬷嬷来了影灼阁,说这个嬷嬷是太后亲自挑的接生嬷嬷,现在开始就在影灼阁住下,以便随时准备接生。

    素娥姑姑和碧儿轮流陪我过夜,小福子和小沈子也睡得并不踏实,时刻准备着跑腿和烧热水,弄得整个影灼阁的人跟打仗似的。我也睡不好,一直都在做梦,看见肚子里的小家伙要出来了,到最后自己惊出冷汗不说,连带着把整个阁里的人都折腾得人心惶惶。

    皇上几乎是日日来的,但因为我即将临盆他并不方便睡着,也就只能每天来陪我说上一会儿,安抚下我焦虑的情绪。

    到了初四那一天,那更是人人的心眼儿都吊在了嗓子尖上。武夫人一早醒来就拉着陈氏守在了我的床边,我看着她们如此紧张我是既开心又不安。但这一天我还是像原来那样子,在床上躺了一天,该吃的吃,该吐的吐了。素娥姑姑跟我说,太后一天之内派素芳姑姑来看过三回了,素琴姑姑也来过一次。

    睡到半夜,我突然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在动,便模模糊糊地拿手摸摸肚子安抚着不安分的小家伙。耳边传进的是碧儿轻轻地鼾声,不知为何却突然一下子睡不着了。

    合了一会儿眼睛,我感受着肚子里细微的变化,这在如此安静的周围是可以感受得很清楚的。

    痛……

    肚子里传来一阵一阵的痛,与平时的痛并不一样。我知道这叫做阵痛,是生小孩的前兆,所幸的是前期的阵痛还在我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天微微亮起来的时候,碧儿醒了过来,见我这样子也就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大概也是之前素娥姑姑千叮咛万嘱咐过的,立即给我打了水擦了擦脸,然后开了门叫了素娥姑姑。

    武夫人、陈氏和素娥姑姑一道进来的。

    武夫人坐到床边握着我的手,一边给我擦擦汗,一边笑着跟我说没关系这些痛忍忍就过去了。

    陈氏安静地在旁和碧儿一起拧帕子换水。

    素娥姑姑站在武夫人身后,对我说道:“已经叫小沈子去通知皇上了,太后和皇后那里应该也知道了。怀梦芷杏她们四个也已经在外面候着了,人手不用担心。”

    我看着素娥姑姑和武夫人,点点头。其实现在的阵痛还不是很厉害,只是比平时痛一点点,稍稍忍一忍就过去了。而且阵痛的频率比较低,大概半个小时痛上一回。

    过了中午,皇上急匆匆地赶来了,武夫人让了位子。

    皇上坐了下来以后,素娥姑姑行了礼,道:“皇上,奴婢们都在门外候着,有什么事情您就叫一声。”

    皇上一手握住我的手,又点了点头,素娥姑姑和武夫人她们就都退下去了。房里只留了碧儿拧着帕子。

    “上朝前就收到了小沈子的报信说槿儿肚子开始痛了,本想着上完朝就马上过来的,但是王君实这不识相地非拉着我说了许多事情,怎么说都不肯走。若不是刚才成太傅拉走他去说事情,我恐怕还脱不开身。”

    看得出,皇上赶得匆忙,鼻子尖上还有着汗水。

    “不痛,真的。”

    我看着皇上眼里的着急和担忧,心里突然一阵心疼,抬起手去抹皇上的汗水,也没有太多时间去计较这着急和担忧是对我还是对肚子里的孩子的。

    到了晚上,这阵痛的频率越来越高,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方和珞在早上就来过一回,检查了一下胎儿的情况并没有异常,下午的时候也来过一次,照例看了看我阵痛的情况,到了晚上他看完以后就说:“差不多就是初六清晨吧。”

    小沈子领会了意思就跑去向咏凤宫和宁凤宫报了消息。

    原先的阵痛我还是吃得消的,可是后来这一阵一阵的痛来得是又快又密,我额头上脸颊上到处都是汗,接生嬷嬷表情很冷淡地守在旁边,让我心里更是虚了一阵。这个时候皇上已经被请了出去,太后和皇后也赶到了影灼阁,三个人坐在一楼大厅里等着我生孩子。

    时间走过一秒,我的心跳就越快。就像高中的时候刚要去跑完八百米,心脏有种虚脱的无力感,还时不时地想上厕所。

    素娥姑姑和碧儿帮我换了一身衣服,原来的那一身早已经是浸满了汗。我想起了刚才皇上出房门前的脸,突然涌上了一股生离死别的感觉,彼此有一股子默契,却不能不分开。古代生孩子殒命的女子不在少数,我闭着眼睛跟自己说,我绝对要活下来,和我的孩子一起活下来。

    而夜半的天气也突然变化起来,雷声不断,闪电像刀子一般划破夜空,倾盆大雨几乎是随着我的阵痛在落下。这是事后碧儿说给我的,还说得是极其生动形象,说那闪电的样子就像是一条龙,我生孩子的过程就像是真命天子降世一样。虽然我知道这是巧合,但在太后她们眼里看来,就不只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我临盆的时候差不多是初六早上五点左右,那个接生嬷嬷异常冷静地指挥着怀梦她们把小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