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超级弼马温 > 终章大结局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超级弼马温》 终章大结局下

    张扬一家人已经团聚,其乐融融。 章节更新最快新的世界规则与诸神也准备待续。但是张扬这几日却一直心绪不宁。

    而且,这几日他一直做着一个怪梦,梦中的他是一个叫做司徒墨渊的少年。

    他每日如梦,醒来时细心思考,才发现梦中的那个少年原来是下一个创世神的继承者。

    为了这无尽的梦,无尽的传说。张扬飞离了这个世界,前往另一个位面,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见证了另一位奇才的成长过程。

    ……

    天下豪杰,风云际会。无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只为争那天下第一的虚名而无止境的厮杀。

    云墨今年二十岁,仅以弱冠之年便踏入了大陆强者之例。因其拥有着非凡的智慧与坚强的意志,为了成为一名强者自幼便独自离家而去,踏火山,游冰原,走遍大陆,不惧穷山恶水妖魔猛兽,硬是练得了一身好本领,更是自创出潮汐诀。

    “云墨哥哥,今年娶我好吗?”一双小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云墨古怪一笑,轻轻推开她,看着她如玉的面容,微笑道:“雨儿,等我将潮汐诀练到第八层的时候再娶你。”

    她想了想,撇嘴叹道:“好吧,不过云墨哥哥你要说话算数!”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转眼二十年,云墨依旧守候在大海旁,修炼着潮汐诀。

    “云墨哥哥,我已经等你二十年了。如今雨儿再也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儿了。我等到了,你也做到了。但是我们的约定不能不算数哦!”

    她白衣胜雪。伫立在云墨身后。双眼中薄雾晶莹。隐隐欲坠。

    二十年,云墨终于将潮汐诀练到了第八层,实力已是前无古人。眨眼间便可引起狂风,抬手间便可翻江倒海。

    他不是无情,而是淡漠了一切。

    “雨儿,你何必如此痴傻?以你的资质纵使不是天下第一,但也足以笑傲大陆。你又何必苦等我一人。我原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没想到你比我还要固执。”

    女子笑了。笑得有些凄惨:“我真的好傻,傻的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而你还是没有改变!”

    她走了,无声无息的走了,仿佛从未来过…

    而他却笑了,笑得无奈,笑得寒心。

    “雨儿,不要怪我。我要的是这天下,是大陆之内最强的实力!跟着我,你注定要受磨难!”他的心怎一个“痛”字了得?

    离开了这片海域。他开始树敌于天下。成为了正道与邪道以及大陆中所有高手的仇敌。云墨二字宛如利刃深刻在诸多高手的心里,令人闻其丧胆。见之失魂!

    他是杀神,他是恶魔。他是把屠刀斩尽天下!

    他终于走到了天地尽头,再无敌手。回头看,早已没有回头路。赢得了天下第一的美名,却丢掉了一个普通人该有的灵魂。

    他是魔亦是神,起初他只不过要报自己的门派被灭之仇,怎料却成为了如今神魔为之丧胆的杀神!

    这一路,只有鲜血陪伴着他。他的心里只有仇恨与抱负,却丢弃了那微小的爱。

    没有了爱,只剩孤独,只有寂寞!

    风在呼啸,海在翻腾。身在风与海之间,体会着那种被撕裂灵魂的感觉,静立不动。

    他闭上双眼,感悟着大海与狂风的愤怒。这一闭,便是百年!却不知,在他身后一直有个身影在跟着他,或许他并不寂寞。寂寞的只是人心,只有无奈。

    __________________

    人生匆匆不过百年,但对于一名绝世高手来说百年时间并不长久,反而很短。此时,天地间正有一双深红的眼眸缓缓睁开,空洞的眼神却隐藏着一股肃杀!

    潮汐诀第九层终于突破!

    “你终于醒了。”一句似问候,似幽怨的话语自云墨身后响起。

    云墨惊讶,这是他第一次感到害怕,这声音虽然温柔似水,却给他一种窒息的感觉。

    回头望去,却令他瞠目结舌。

    还是当年的天真少女吗?还是曾经的美丽女子吗?

    银白长发,苍白的面孔,再也不是曾经的她。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这样看着我干嘛,难道我不漂亮了吗?”白发女子嬉笑问他,而这样的话却深深地刺痛了云墨的心。

    “你不是要天下第一嘛,今天我就要讨教一下。”

    “第一式,如若相逢,一生仿若一刹!”

    白发女子轻喝一声,却令云墨口吐鲜血,脸色凄惨。但女子却并没有动。

    “第二式,几番天涯,清歌信手漫撒。”

    云墨苍白以对,双指忍不住颤动起来。但他终于忍不住悲吼:“苍颜白发、卷土成沙、红尘脚下、三千缘法、双泯双华、难与她共春暇、一场颠倒梦一生锁枷、如幻如化、执念长劫无解、生死河难渡十方虚空、无际无涯。”

    云墨疯狂的向白发女子追去,走到她的面前,却怎么也触不到她。

    那个叫做雨儿的女孩儿,十年前便自毁修行含泪而去。如今,在他眼前出现的场景只不过是自己心中所想而呈现的幻象而已。

    渐渐的,昏了天,暗了地。云墨又一次闭上双眼,却再也没有睁开过。他自海边而生,又在海边而化。

    “无尽悲凉,化为墨法。想我年少时傲气凌云,自创墨门,虽墨门被天下强者所灭,但我不惧天下豪强,不惧诸神群魔,修得这天下第一杀神之名,却也丢失了太多太多……”

    云墨临死之时将潮汐诀练至大成境界,它代表着绝望,凄凉。

    ……

    墨门破灭。云墨陨落。万千年后。再无墨门传说。

    厚雪如絮。千山暮雪。

    一只长着蓝红二色羽毛的单足怪鸟在北邱的上空盘旋着,给这白茫茫的天地增添了一道别样风景。

    大雪茫茫,整个北邱都不见人影。随着单足怪鸟的到来,一个身材消瘦的少年也慢慢地出现在风雪之中。

    这少年看起来很是怪异,他背着一架比自己都高出一头的古琴,腰上系挂着一支笔,左手拿一棋盘,右手执着白纸。却也不嫌累。

    他抬起头对着空中的怪鸟吹了一声口哨,而那怪鸟也回了他一声尖锐的鸣叫,二者便同时向着前方行去。

    北邱是北邱国最大的都城,是这座古老的国度人口最密集的地方。

    平日里整个北邱的大街都是人流涌动,因为近几日一直下雪,所以此时的街道上便鲜有人出现。

    怪鸟伴随着少年来到这广阔而又无人的大街上,少年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怪鸟在空中翱翔一圈,便慢慢地落在少年的肩膀上。

    少年回头看着怪鸟,叹了一口气。说道:“小方,你我不远千里来到这最繁华的北邱古城。北邱这么大,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四位师傅呢?”

    怪鸟眨了眨灵动的眼睛,突然啄了一下少年的脑袋,随即便扑腾着翅膀向着天上飞去,并发出响亮的叫声,似乎在挑逗着少年。

    少年轻哼了一声,向着空中的怪鸟喊道:“不用你总是捉弄我,等我这次通过考核找到四位师傅后他们就传授我仙术了。到时候我也会飞了,看你还敢不敢戏弄我!”

    就在少年大喊大叫之时,他的腹中突然传出辘辘之声。

    少年捂了捂肚子,露出一副无奈的模样,唉声叹气的说道:“哎,好饿啊。都好几天没吃上一顿饱饭了。”

    “喂,大哥哥,外面的雪好大到我家来避避吧!”

    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自少年的身后响起,少年转身望去,发现是一个扎着两个冲天揪的小女孩儿正向着自己招手。

    少年心里直呼谢天谢地,自己终于有落脚的地方了。

    小女孩儿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狐皮小棉袄,小脸冻得通红,撅了撅嘴,看着发呆的少年,仰着小脸睁着水汪汪的大眼说道:“大哥哥,你到底跟不跟香儿回家,外面好冷哟!”

    小女孩儿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拉扯着少年的衣袖,少年才缓过神来,略带歉意的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讪笑道:“好啊,多谢小妹妹的好意了。”

    小女孩儿将双手缩到衣袖中,欢快的跑在前面。少年也乐呵呵的跟着她去了。

    小女孩儿姓叶,小名叫做香儿,今年才五岁。因为她的父亲常年在外经商,家里面只有母亲一人照顾着她。

    香儿的母亲是一个慈祥的妇人,她看到少年那一副饥寒交迫的模样便亲自替他做了一桌饭菜。

    少年将身上的琴棋书画放到屋子中,双眼放光的看着这一桌饭菜。

    他饿极了,见到饭菜就像猛兽见到猎物一样狼吞虎咽的将饭菜全都消灭掉了。

    少年吃饱饭后还打了几个饱嗝,他不好意思的看着坐在一旁观看自己吃饭的母女,挠着头说道:“嘿嘿,让你们见笑了。我实在是太饿了。”

    香儿坐在母亲的怀中娇笑着说道:“嘻嘻,大哥哥吃饭的样子比香儿还没规矩,好丢人哦。”

    香儿娘轻轻的打了一下香儿的屁股,绷着脸说道:“你好没礼貌,快给哥哥道歉。”

    “唔~~”

    香儿捂着眼睛呜呜大叫,但却没掉下一滴眼泪。

    香儿娘也是一脸无奈,尴尬的对少年说道:“让小兄弟见笑了,香儿一直这么古怪刁蛮。”

    少年摇头道:“香儿说的对,是我没有规矩。我也给您添麻烦了。”

    香儿娘轻笑一声,说道:“小兄弟别见外,看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也挺可怜的。如果你有什么难处就和我说,我能帮就帮了。”

    香儿娘的这一番话说得让少年的内心无比温暖,他站起身对着香儿娘施礼,并恭敬的说道:“我叫司徒墨渊。将来一定会报答阿姨今日的赠饭之情。”

    香儿娘默念了一声少年的名字。并夸赞道:“司徒墨渊。很好听的名字呢。一听就是贵人家的子嗣。”

    “哎,不瞒您说。我其实是一名孤儿,从小被四位师父养大。并不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司徒墨渊轻叹了一声,眼神里有些失落。

    这时香儿突然从母亲的怀中跳了下来,指着窗外说道:“外面的雪停了,母亲我想要出去堆雪人!”

    香儿娘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你这不安分的性格哪像个女孩子,比男孩子都淘气。”

    司徒墨渊笑了笑。走过去牵起香儿的说,说道:“香儿想出去玩,大哥哥陪你去好了。”

    “好啊好啊!”

    看着女儿跟着司徒墨渊欢快的跑出屋子,香儿娘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却突然间脸色变得煞白,并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被司徒墨渊遗留在屋子内的琴棋书画竟然都发出了神秘的光芒。

    见到如此异景,香儿娘脸色剧变,惊呼道:“竟然是上古四宝!”

    “凤栖梧桐,伏羲造琴;尧帝造棋。教子丹朱;苍颉造字,夜有鬼哭;夥首绘画。展现万物。”

    “想不到竟让我遇到了这传说中的上古四宝!”

    香儿娘看着眼前的琴棋书画而自言自语着,她皱着眉头,心里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是拼死反击,还是继续躲避?”

    “哎,终究是天意,但我心有不甘,这一次我不再躲避,我要逆天而为!”

    香儿娘突然大喝一声,身体竟然变成一把长剑!

    长剑展现锋芒,向着琴棋书画刺了过去。

    这四宝之中,琴为古琴,棋盘为棋,笔为书法,白纸为画。

    就在长剑刺向四宝之际,其中的笔突然凌空飘起,并与剑刃撞击。二者不相上下,但四宝似有灵识,其他三宝见笔难敌长剑便同时展现神通。

    古琴奏曲,空无棋子的棋盘上玄妙的浮现出棋子,无字的白纸上也浮现出一副炉火练剑的图案。

    在这一刻,长剑突然发出一声脆响,终是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司徒墨渊正在外面陪着香儿玩耍,忽然听到房间里的动静,便带着香儿迅速回到房间。

    当他们回到房间的时候,琴棋书画四宝已经归于原位,香儿娘却不见了身影,但是地上竟多出了一把长剑。

    司徒墨渊拿起这把长剑,仔细的观摩起来。他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司徒墨渊大为吃惊,但当他看到剑柄上的四个小字之后,更是令他惊讶的张大了嘴。

    剑柄之上,刻名于此,是为七星龙渊!

    司徒墨渊曾经听过四位师傅给他讲述的关于上古十大神剑的故事,而这七星龙渊便是上古十大神剑之一。

    香儿找不到母亲急的在地上打转,都快哭了。

    就在司徒墨渊安慰她时,屋子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房门被推开,露出四个人影。

    “师傅!”

    司徒墨渊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四人,这四个人正是他的四位师傅。

    大师傅名为抚琴,看样貌像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是四个师傅中最严厉的一位,实力也是四人中最厉害的。

    二师傅名为观棋,看起来三十左右岁的样子,此人沉默少语,性格内敛,却也是四人中最具智慧的一位。

    三师傅名为陶书,看起来是一位二十五六的青年男子,他平时最爱说话,是四人中最活泼好动的。

    四师傅是一位如花似玉的貌美女子,名为知画。她是四人中最年轻的一位,性格也是最温柔的。

    司徒墨渊好奇的看着四位师傅,疑惑道:“四位师傅不是让我独自寻找你们吗,为何此时突然主动现身了?”

    知画走到司徒墨渊的面前,看着他手中的剑,问道:“这把剑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四宝可曾有过异动?”

    司徒墨渊看着身后的四宝,说道:“刚刚徒儿听到房间里传出琴声。便带着香儿回到房间。却发现琴棋书画四宝安然无恙。但是香儿的母亲突然消失了。而且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把古剑。”

    一开始四位师傅没有注意这把剑,当四人围过来观察这把剑的时候,无不发出惊呼。他们也认出了这把剑就是古剑七星龙渊。

    香儿躲在司徒墨渊的身后探出小脑袋,怯怯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四个陌生人。

    观棋看着香儿,沉声道:“此女身上的灵气虽然隐藏极深,但仍被我察觉。看来,这女娃的母亲便是七星龙渊的剑灵了。”

    司徒墨渊疑惑道:“何谓剑灵?”

    不待观棋解释,三师傅陶书便抢先开口说了起来:“所谓剑灵。便是指剑的守护灵。当然一般的剑是没有剑灵的,只有像七星龙渊这样的上古神剑才配拥有剑灵。”

    香儿天资聪慧,听到了陶书的解释她便小心翼翼的从司徒墨渊的身后绕到身前,并翘起脚伸出手抚摸着七星龙渊剑。

    她摸着摸着便哽咽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变作了这把摸起来冷冰冰的宝剑了。

    四位师傅看着香儿伤心至极的模样皆是感叹不已,最终四人将司徒墨渊与香儿一起带走了。

    就在几人走后,屋子内突然传出一道神秘的声音:

    “千古剑灵今朝现,少年相逢结奇缘;

    琴棋书画在人间,不入魔道不做仙。”

    声音戛然而止,似乎别有隐情……

    “灵魄化剑。沉睡千年。剑灵归寂,是谓天道也。”

    北邱。墨灵府。

    香儿坐在司徒墨渊的身旁,聆听着四位师傅讲述着关于剑灵的事情。

    司徒墨渊细心地聆听着四位师傅的讲述,听到这里心有疑惑,便问道:“请问抚琴师傅,既然所说剑灵归寂是为天道,那么剑灵又为何化灵显形?既然天道不允许剑灵存于人世,而剑灵又是如何修炼显形?”

    抚琴欣慰的看着司徒墨渊,解释道:“剑灵乃是逆天者,是天道不允许存在的一种灵。铸剑师为了所铸之剑更有威力和灵性,便在天地人三界寻找强大灵魄。铸剑师们会竭尽全力捕获这些强大灵魄,而后将灵魄封印于剑之内,最后加之锤炼而炼成剑灵。”

    司徒墨渊略有所思,沉默片刻后说道:“师傅说天地间有三界六道,各有秩序。六道轮回之说更是世间法则。然而魂魄之体本该进入轮回之中,却被铸剑师强行擒获炼成剑灵。如此看来剑灵本身就是无辜的,天道要惩罚理应惩罚铸剑师,为何反而惩罚剑灵而让剑灵永世归于沉寂呢?”

    被司徒墨渊这么一问,在座的四位师傅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