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番外卷:只会清混碰 最终番外:麻将搭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番外卷:只会清混碰 最终番外:麻将搭子

    事情起因很无聊。.不过是某女人又一次感叹书店生意越来越差,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人们越来越不重视精神食粮。这个感叹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程嘉一一心扑在她那占地约莫20平米的小书店里,无暇再理其他事,其他人!

    几个据传闻日进斗金的男人决定集体休息一天,利用圆桌会议讨论出一个解决方案。方案目的是为了能让程嘉一的书店保证每个月收益交得起房租和员工开销,简言之,收支平衡。

    一番昏天暗地的唇枪舌剑后,桌子上飞扬的纸张不过暗示了中间过程多么激烈和结果尚未出现。

    眼见天色已晚,守着书店的话题焦点也即将归巢。柏崇文合上会议夹说道“先到这里。明天我要一个满意的答案”

    “答案?”杨流云抬抬眼镜“只要她不要再只凭自己喜好买回一堆哲学书籍,我相信成本这一块可以降低十个点;如果她不再提供一些无谓的工读生岗位,成本还能降三个点……”

    “只要一一喜欢,为什么不可以。我倒是觉得多投入一些广告宣传,增加些名人效应,搞搞签售……”林夜瘫在椅子上反驳。果真冷血的家伙,只知道砍成本。一点都不顾及一一心意。那几个工读生,都是当年大地震之后考到这里来的地震孤儿,让他们自食其力,远比施舍的帮助重要。

    “你们两个,一整天了还没吵够?”冷冰冰的语调直接暴露出柳起帆有多不满,目光射向柏崇文,更是不满“要不是你当初提议,会有这些麻烦?老师她想的太多,却都不是一个决策者该有的”

    其余三人略微一呆,真是,一阵见血的答案。当初那个出色的女秘书,认真的操盘手,合格的gens员工,其实并不适合当老板。不过,谁负责去揭开这层面纱?

    同时浮现在心头的问题让四个人彼此对望一眼,各自沉思。片刻后,林夜勾唇一笑“关于这点,我倒是有个主意。要说起来,之前也不是没做过。”

    “哦?”扫过林夜,杨流云微微点头“也许,我想得跟你一样”

    柏崇文一时摸不清这两个人在打什么暗号,自顾交叉起双手做出决定“老规矩。订一份游戏协议,输的人去完成其余人共同提出的一个要求。”

    年龄最小的柳起帆优雅的起身离开“我没意见,反正不管什么游戏,输家不会是我!”

    程嘉一回到自己家里依然看不到人时,略有奇怪。虽说因书店的事情,忙得她是头昏脑胀,也还是记得,现在不是gens最忙的季节。没理由四个人都出差啊。那怎么电话同时关机,老宅子那边也说没人过去。能去哪里呢?除非……不过马上又否决了这个想法。柏老爷子近几年真是老小老小,越老越小。他真巴不得几个人每天都可以在他眼皮底下上演窝里斗博他一笑,断不会插这么大一脚进来;至于柳起帆的妈妈,去年也把她戴了几十年的宝石戒指给了自己。虽没明言,程嘉一也明白那个道理的灵验:日久见人心。她却没想到,这不过是已觉无望的柳凤仪决定从另一个层面让自己儿子领先另外仨。

    “杠”沉思的心绪被书房里传来的声音打断。抬头望着书房里隐隐透出的亮光,程嘉一暗笑自己关心则乱。这么明显的不同居然没有注意到。这套五房两厅的房子是她当初最大手笔的投资。本来打算高位卖掉,却因其余几人一致反对而作罢。

    南京西路那套也好,后来那套房子也罢,几个人总是因为有某些人更多的回忆而心有不甘。平衡的结果,就是这套连她自己以前都没住过的略嫌偏僻的房子最得人心。里面的装修真是一个房间一个风格,只把书房丢给她。她这个真正的主人居然没一个安身之所,天理何在!为了不再引起一场世界大战,只好舍弃一个客厅,让可怜的她有了落脚地。要是她真按小妖精说的跟他住一起就成,那么第二天的太阳……所以说,呃,男人多了,就跟女人多了一样,都是麻烦!

    推门进去,就见四方麻将桌上的几人个个正襟危坐,面前无一例外的摆着厚薄不一的扑克牌堆。

    嗯。如果,灯光再昏暗一些,烟雾再缭绕一些,穿着再萎缩一些,表情再狰狞一些,还真像电影里演的棋牌室……程嘉一双手环胸,悲哀的接受没人注意到她的这个事实。难怪她娘当年虽然自己麻将打得很欢,一再告诫她千万不可以找有赌博恶习的男人,瞧吧,眼下就是例证。

    “碰”杨流云强迫自己不去注意背后因开门带进的凉风。不用想,也知道谁回来了。他不能自己坏了规矩,先败下阵来。

    对面的柳起帆被这一声碰惊醒,低头轻声提醒“三口了,等一会包牌,可不要怪我”不能抬头,否则看到老师的眼睛,他那会夸下的豪言马上就被戳破。

    “怎么,你们俩就这么肯定这一把会是你么胡?”林夜摸起一张牌,看也不看,摆到右手边一系列花字旁边,“花”随即从最末摸起一张“不好意思,又是花。很抱歉啊,小堂弟,你没有机会再摸花了”总之就是当程嘉一不存在。

    “看来每次都不能让你们记住,最后的赢家肯定是我”柏崇文扯扯领带,终于也忍不住开口。再不转移一下注意力,他一定会成为第一个开口的人。

    “真难得,你们居然在打牌”

    ……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