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五十三章:Game Over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五十三章:Game Over

    被议论的人往往听不到这些闲言碎语,虽然这些议论已经流传了好几个月,版本更是日新月异添了无数。 .这个四月,最新版本新鲜出炉——两任总裁之间不可不说的禁忌之恋。甚至网络上已经出现相关网文,听说gens的女员工们是忠实读者:既然得不到,不如拿来yy一番吧。

    “你说,老爷子为什么会突然不再与我们为难?”之前为了真正取得柏氏控制权,少不得跟柏老爷子斗智斗勇。怎么从这个月开始,那些阻力瞬间消失大半。

    “谁管他”柳起帆放下电脑,拿起画笔在纸上涂抹,他只关心一件事“你不是说已经有老师的消息了么?”

    “难得我们意见一致哦。这才是我关心的重点!”林夜把玩着手里的粉色手机,一点都没觉得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太过女性化。“莫非你认为现在已经高枕无忧,禁忌的恋人之杨总?”好想知道,那个逍遥了几个月的人,有没有看到这条八卦。

    “动不动讽刺人,不是个好习惯!”杨流云捏捏眉间,从皮椅上站起身子走到落地窗前。眼前的景致,正是那人最爱看的风景。“她以前的健身教练,叫jason的,不是说她在荷兰,现在柏总正飞过去,我们等待消息就可以了。”他本来以为柏崇文真的如表现的那般无所谓呢,结果,这种时候,他倒是跑得最快……

    “很好,看来你没忘记现在柏氏其实是双总裁。”林夜扬起笑脸“说到双总裁的设定,让我猜猜你们的如意算盘。嗯,不想就这么被gens捆住?给彼此都留些时间?”

    “堂侄,也许你愿意坐上这个位置?”杨流云扯动嘴角,不冷不淡的讽刺。显然忘记他刚才才给出的忠告。

    “不要”林夜继续玩弄手机。笑话,自从放下心里的那个执念后,他才发现不用时刻摆着一张笑脸面对任何人的感觉实在太爽了。自家老爸和自家祖父也无奈的接受木已成舟这个事实,这种逍遥的神仙生活,他为什么要去打破。一一啊,我知道你在给我们时间接受某个不可避免的事实,不过可不可以不要再躲了。

    “有些奇怪”柳起帆从画板前抬起头,看了看另外两位“以柏氏的力量,居然每次都会落后老师的行程一步,这实在很不对劲”就拿上个月来说,好不容易查到老师飞去罗马,结果等他们到那里,就发现还是扑了个空。似乎有一股别的力量阻扰着他们的追寻之旅。

    杨流云蹙紧眉峰,望望也换上正经表情的林夜,“你也这么觉得?”

    “如果说一次,两次是巧合,同一种巧合发生三次以上……”

    正说话间,电脑那边柏崇文传来消息。“jason说他只是负责放假消息,其实程嘉一压根没去过他那。”

    “看来是故意的嘛”林夜哼了一声。

    “那还等什么!就是太听她的话,结果半年过去了。”不管以后到底会怎样,柳起帆觉得首要的是要见到他的老师。只要让他可以跟老师在一起别的都是次要的。放下画板,吩咐杨流云跟林夜整理信息,不能再让她逍遥下去。号角,早该吹响了。该死的女人,她到底躲在世界上哪个角落?这是男人们共同的问题!

    “又有消息了”柳起帆一喊,把另外两人招来。

    “老爷子要求这周末回上海老宅聚餐”柏崇文敲出这么一句话给他们。

    三人面面相觑:这老头子,刚说他消停一会,又想搞什么?

    一个月前,x市

    程嘉一悠闲的站在x市的海边,迎着海风朗诵着诗歌。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李云帆吐出口里的野草,拉过前方那诗兴大发的女人坐下。“你打算转走文艺女青年路线?”

    “不”程嘉一笑道:“此情此景此地,正是符合海子那首诗的意境”

    “你花了那么多钱飞了大半个地球,最后跑到x市来看海,真是浪费。”李云帆不平,她最讨厌可耻的人了。浪费的人最可耻!特别是浪费钱!亏得她挑的是不需要花钱的地方,虽然……风景差好多。

    “你当初买那些衣服包包鞋子时怎么不觉得浪费?”

    “那可是用来赚钱的,怎么会浪费?”不要拿她的宝贝们跟无意义的花钱扯在一起好不好。

    “拜托你了,那件事”不明白又怎么得罪他了。程嘉一转向正事。

    “安啦!”李云帆摆摆手“记得老规矩,佣金85折”

    “……”程嘉一无奈的翻着白眼“如果我没记错,你比我这种暴发户有钱多了。喻太太!”

    “你会嫌钱多吗?”李云帆奇怪的瞟了她一眼。“再说,女人还是得自己手上有钱,别人的钱再多,也终究是别人的。”

    “……”

    “你干嘛一副大便不畅的样子?”

    “那个别人是你老公”程嘉一眼看对方又要反驳,咽下另一句话:再说,你眼下还借着别人来赚我的钱。

    “好吧,不说这个。你正好提醒我另一件事情”李云帆兴致勃勃“你要送的红包不可以跟佣金抵扣的哦?总共只请了没几个人,想想有些亏呢。

    “……”

    真的,中国向来是个礼尚往来的人情社会。李云帆觉得自己说的一点没错。难得的婚礼就请了不到两桌人,以后还不定得送多少礼出去。亏啊,真亏啊!

    这个女人没救了!程嘉一干脆好姐妹明算账“得,那85折是怎么来的。我应该以什么标准来算,搞清楚先”

    “来,来,来”一提到钱,李云帆眉开眼笑,捡起石子开始在沙滩比划“喻家的屋子可不便宜,虽然你只借用一间房,租金怎么也得上万;再加上你要用那人的名号,这个也得算个千把块吧;我还为你答应跟他结婚,为此小姚同学郁闷的罢工一周不做衣服,这个损失也要加上;对了对了,为了这事我拜托小姚做的新娘礼服也算沉没成本,得加上;家里那头猪需要摆平,要花钱的,算上;你要找的那老头子说不定以后会找我家麻烦,这种风险成本要加上……”

    程嘉一就看着那个恨不得把她出生时的奶粉钱都算上的女人在沙滩上忙乎。幸好,喻杨同志为了感谢她帮忙骗到老婆,不但负责帮她解决麻烦并顺便给那些男人制造阻碍,最后还大方的送上一套x市的房产做谢礼。让这女人算去,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样她收下那一切就很心安理得了。想到这,笑眯眯的提醒“为了准备婚礼你受的折磨要不要折算一下?”

    “对,还有……”

    ***

    静寂的屋子里,突然一阵音乐后,略有些沙哑的女歌手唱着歌。柏正愣了愣,不过很快镇定下来。虽然是喻家的地盘,他也不觉有什么担心。

    “出来吧,喻小子”要不是在喻家新掌门人的低调婚礼上被新郎官要求单独面谈,他怎么可能一个人到这房间。

    “柏老爷子,好久不见”程嘉一对李云帆点点头,推门而入。

    “你是?喻小子呢?叫他出来见我”柏正对着程嘉一的脸稍微回想一番,很快放弃。既然记不住,那就是无关紧要的人,不值得多想。

    “程嘉一,我们不久前还在你上海的房子里见过面。也是亏了你,这半年多来我四处……旅行”她很干脆的自报名号顺带提示。反正早就习惯,大人物们都是不擅记人名字,但是该有的礼貌还是应该的。对方,怎么说都是老人家。

    “哦~”柏老爷子拉长语调,要不是那帮臭小子,他怎么会记住这么个普通到极点的名字。再看看人,还是很普通。就为了这么个人,他还得……本来,这种事情不过如注定会被风干的小水滴,结果眼下这个人居然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我真失望,我记得上次还夸过你聪明的。不过现在看来,只让你离开上海的要求太轻了。哼!”

    “真荣幸!老爷子还记得夸过我什么。那我再提醒你一下,你还夸我这个人很有胆量。所以这次打算再展现一次给你看看。”程嘉一越过柏正,把房间里的音乐稍微调大声一些。“老爷子你懂粤语吧?”

    什么话?早在港城征战多年的柏正不屑于这种弱智问题“能请动喻小子,看来我小看了你的实力。我可以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程嘉一微微一笑,“足够了。这首歌最多三分钟就能放完。我在火车上遇到的朋友送了这首歌给我,现在,我想请老爷子你听一次”她最开始打算自己唱来着,不过很快就被这个想法雷翻。术业有专攻,唱歌,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吧。

    命硬演唱杨千嬅

    作词黄伟文作曲侧田

    他反对就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