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五十二章:四个男人几台戏?(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五十二章:四个男人几台戏?(下)

    如果被老家伙知道,救命稻草就是一切的源头,不晓得会是何种表情。.想想,就觉得期待。杨流云站在准未婚妻门口,讽刺的表情一闪而逝。

    “咚,咚”很有礼貌的敲敲并未掩上的房门。

    玛丽亚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后,继续低头看着手中的小说。

    “玛丽亚小姐,见到身为你未婚夫的我,不是应该起身迎接一下吗?你这样实在太过冷淡了”杨流云含笑说道,走向玛丽亚对面的沙发坐下。

    “杨先生,您需要喝点什么?”旁边的侍女打着圆场。

    “一杯黑咖啡,谢谢”

    跟随玛丽亚多年的侍女冬娜躬身离去,微微叹了叹气。她知道自己小姐的心思还在之前的林先生身上,可几十天前发生的事也该让小姐清醒了。她在巴甫洛夫家已经服务了二十年,早把玛丽亚当自己女儿一样看待。眼下的杨先生论样貌并不输林先生,而且听说还是因为仰慕小姐才主动跟老爷提出联姻请求,怎么想,小姐也不该这副样子,哎……

    玛丽亚并不知道心腹之人的想法,她只是沉浸在无力的气恼中做着一些无力的反抗。自打探望林夜之后,又知道原来林夜的受伤跟父亲脱不了关系,她就知道跟林夜已经无望。本来打算借着团里演出机会,到瑞士去散散心,却不想家里的情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一想到父亲瞬间衰老数倍的身躯,玛丽亚眼神一黯,强打起精神跟对面的杨流云寒暄起来。

    “不好意思,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心情也不是很好”

    “是我照顾不周,忘记玛丽亚小姐家里正是多事之秋”杨流云点头接过咖啡,微抿一口,回答得很是体贴。

    冬娜见到这副相谈甚欢的亲切情景,微微一笑,静静离开房间,并把房门带上。为这对准夫妻营造出他们的独处空间。

    “真是这样,我”玛丽亚把膝上厚重的书本拿开,直视杨流云“不明白你为什么坚持要我现在就到香港来”

    杨流云站直身子,避开玛丽亚的视线,踱步到窗前,望着那颗菩提树好一会后开口“玛丽亚小姐,你似乎没搞清楚状况。”

    “什么?”玛丽亚一惊,不明白杨流云怎么突然换成中文跟他讲话。

    “我说,你还没有弄清楚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杨流云转身面对她,脸上再没了刚进来时的笑意。

    “杨先生,你这样的态度实在不是对待女士时应该出现的,我很失望!”玛丽亚站直身子,冷冷回道。

    “我记得,当初你为了林夜,可是苦练过中国话的。如果你依然对我只用俄语交谈,我考虑要不要跟你父亲再说说合作这件事,跟他说,他的宝贝女儿——玛丽亚小姐你,似乎不想让我们达成协议啊。”

    “你这个魔鬼!”玛丽亚气的浑身发抖,无奈多年的教育让她再找不出别的骂人的话语。

    “谢谢你的恭维,虽然我不这么认为”

    杨流云无所谓的态度更是激怒玛丽亚,再出口的声音已经添了颤抖“在你的地盘上欺凌女士,就是你们中国人的礼仪?你的所作所为都只从你自己的利益出发,托尔斯泰说过:一切利己的生活,都是非理性的,动物的生活。你就只配过着动物的生活!”

    “如果一个目的是正当而必须做的,则达到这个目的的必要手段也是正当而必须采取的。送你一句林肯的名言。别仅局限于贵国的文学。”杨流云扫过玛丽亚放在圆几上的书,诚恳的建议。

    “你的目的是什么?整垮我父亲,整垮我们巴甫洛夫家族?谁允了你正当这个名义?”

    杨流云低头掸了掸衣袖,看不出巴甫洛夫的宝贝女儿比他父亲聪明的多吗?真是上天的宠儿,聪明、美丽、惹人怜爱。可惜,低头的动作掩盖了他眼内的冷意:他连自己都不会同情,怎么会去怜惜他报复名单里的祸首之一。

    “两周后,也就是7月15号就是我们的订婚仪式了,10号那天我会陪你一起去选礼服。如果你愿意就用之前你为林夜准备的那件礼服,我也无所谓”

    “滚!”终于忍不住眼内的泪水。

    “小姐,你怎么了”外面的冬娜听得这声呼斥,急忙询问。

    “没什么!不要进来”收到杨流云的冷眼指示,玛丽亚克制住情绪,阻止冬娜推门的动作。

    杨流云笑笑,走近玛丽亚,将她按回沙发坐下“这就对了,这才是我想要的,一个识大体的未婚妻”

    “麻烦你出去,我身体不舒服”玛丽亚偏过头,挺直后背,淡淡要求杨流云离开。

    “当然,我也不希望你父亲看到一个病恹恹的公主,再会。别忘记,练习你的中文”杨流云不再为难她,径直离去。

    玛丽亚独坐在这装修的富丽堂皇的房间内,仰头逼回眼泪。她是巴甫洛夫的女儿,怎么能被这样一点困难打倒。

    “小姐”冬娜跑进来,手足无措的看着悲伤的玛丽亚。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见杨先生冷淡的离开?

    “没什么,亲爱的冬娜。我要去睡一会儿”

    “小姐,这才中午。”冬娜踌躇片刻,终是忍不住开口“杨先生也是不错的人选。虽然他不是……柏家的孙子,但是柏氏副总的职位证明这个人有能力带给小姐幸福。小姐……”

    幸福?玛丽亚动动嘴角,没再说话。她怎么忍心让看着自己长大的冬娜再为她操心难过。

    上海xx医院

    林夜看着进门的女人展开笑容“一一,我就知道你会忍不住先来看我”不枉他等得望眼欲穿。再扫过她身后的柏崇文和……柳起帆。这小子为什么也会跟过来?

    似看出他的心思,程嘉一解释“我打电话叫小帆过来的。大家把话说个清楚。”

    说清楚?林夜看向柏崇文,用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柏崇文轻咳一声,还没开口,就被程嘉一打断“不用再互相掩饰。说吧,从把我从上海攒说去t市开始。之前的我不想再听”说到这,别有深意的掏出了手机。

    嗯。这个……林夜摸摸鼻子,决定提醒下对方自己病人的身份。“一一,麻烦你扶我到床上,医生说每天走动不能超过半小时。”

    拉住被蒙蔽的程嘉一,柳起帆瞪了那无耻之徒一眼“老师,别听他的。他早好了。”

    程嘉一顺势反握柳起帆的手,察觉对方轻轻颤抖了一下“怎么了?”

    “没有”说完把另一只手也盖在他们紧握的双手上。好久了,好久没有碰到老师了。虽然他每天都会给老师很多短信,可是老师只是偶尔才会回他一条。他又因为母亲的身体和合作内容走不开……终于,又能把这温暖的源泉握紧。

    “小帆”自从上次医院里柳起帆在她面前表现出成长的一面,她就觉得再用小妖精这样的称呼实在有些侮辱这个俨然已能独当一面的青年。雏鸟既然羽翼已丰,她就应该尊重。

    果然,柳起帆不再抱怨她的称呼,扑闪着睫毛柔望着她“什么事”

    “嗤”林夜无奈的承认自己比不上柏崇文这座不动泰山,看不下去的出声打断那对无视他人的男女,顺便打击下某人“一一,这样企图打破缺口是不对的”

    柳起帆瞬间回神,果然看到程嘉一面上懊恼闪过。

    心中暗叹口气,把程嘉一拉向房间里唯一的座椅坐下,对她坦白“因为老师你出事了,所以我们决定联合起来给相关人士一些教训。我负责网络信息,林夜负责人脉的联系,杨流云负责分析并制定计划,柏崇文负责统筹指挥。当然,其他几人也许还有些别的想法。而我对柏家掌门的位置,柏家的什么财产通通不感兴趣。我可以养活自己,可以养活老师。我只要老师你就够了……”

    臭小子!旁敲侧击的暗损运用的很熟练嘛。林夜接过话头,漂白自己顺便暗损另外两人“我这个病人至此已被老爷子排除在外了,哪有什么想法。需要完成这个教训,就得有些事情稳住柏老爷子和巴甫洛夫家,所以才有了订婚联姻的打算。当然,不否认通过联姻,可以得到更多的股东支持和老爷子的信任,对夺取某些人想要的东西更有好处。至于为什么从主动请缨的柏总换成了杨流云,我就不清楚了。”

    说完瞟一眼柏崇文,发现他依然不想出声解释什么。林夜就不明白了,这人哪来的这么强的自信呢。

    “太荒唐了!怎么可以这样!”程嘉一听完整件事,气愤的吼了一声。起身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做出决定“他们什么时候订婚?”

    “这个月15号”一直不吭声的柏崇文回答。

    “再之前会一直在一起吗?”

    “应该不会”林夜再答,以自己对杨流云的了解,那个人只会让他的敌人处于焦虑中受着折磨。

    “订婚之前不会见面么?”难道要她去闯现场?

    “那倒不至于……”林夜思索片刻后道:“根据柏家之前的惯例,订婚前5天会去‘themuses’选礼服。”戏做全套的杨流云,不会让柏老爷子在这个时候发现破绽,否则他们的计划很难继续。这次打压巴甫洛夫家族的事情,他们才不信老爷子丁点都不知道。只不过柏老爷子也正好想完全掌握西伯利亚油气开发那块肥肉,再加上他们四个人够小心,应该还没被老爷子发现他们已经联手。再说,杨流云也不会错过这个让玛丽亚会添些期望的机会。希望越高,掉下来时则越痛。他承认,不到万不得已,他一点也不想和杨流云为敌。

    “那一天我要去那里”对着柏崇文,期待的要求。

    “这个问题不会太大。但是那里只有会员才能进去,而他家的会员身份通常得至少提前三个月申请,可能稍许费些周折。”

    “交给我,老师。只要是会进系统的东西,我就有办法。”

    7月10日,香港“themuses”会馆。

    “很好,你看起来很美丽”杨流云看着一身雪白的玛丽亚,不吝惜的赞美。

    尽管对这场订婚以及随即会来到的婚姻并不甘愿,但被一个英俊的男人称赞,玛丽亚还是忍不住红了红脸。

    “小姐,我太感动了”冬娜在旁边擦着眼角,镜子里的一双玉人:眉目如画,身姿俊秀。看着就像会百年好合下去。

    意识到不自觉的看着镜子里的影像发呆,玛丽亚理理心神,冷淡问道“你不需要挑选礼服吗?”

    “小姐-”冬娜轻轻拉了拉玛丽亚,怎么能这样的语气跟未婚夫讲话呢。

    “我?”杨流云讽刺的一笑“莫非你以为我需要花心思在这上面?”

    “你!”玛丽亚怒道“那你,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你选礼服的眼光,我可不想到时候出现一个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