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五十章 :守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五十章 :守望

    不知不觉,程嘉一已经在t市待了半个多月。.她每日的事情简单到极点:早晨去t市空难纪念馆,傍晚回宾馆。

    “小程,今天也过来啊?”管理员郑阿姨也渐渐与这每日都会过来的姑娘熟悉起来,友好的打着招呼。

    “是啊,今天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下午广场上的雕像要运来了,你帮忙一起准备下乌梅凉水给工人们”

    “好”程嘉一弯弯眼,很开心郑阿姨终于愿意让她帮忙做些事情。

    这座为了那一年的空难建立的纪念馆,一期工程只对外开放了4间展厅。分别有“悼念厅”、“图片厅”、“遗物厅”、“安全教育厅”。听郑阿姨说当地政府计划筹建这样的纪念馆已经好几年,不过资金一直不到位。直到去年有集团助建,才在今年6月成功开馆。

    “郑阿姨,”程嘉一把小铝锅里的乌梅汁小心的灌进一个个塑料瓶里,为了确认心中的想法,问道:“那家捐助的企业怎么没有在馆内留名字?”一般而言,捐助者的名字都会被铭刻到显目位置。可这不大的地方被她四处察看,也没发现丁点痕迹。可,应该跟gnes或者说柏崇文脱不了关系的。

    “我也奇怪。我本来都觉得没什么希望了。想不到这馆还真成了。其实吧,只要让我守着这地方,倒贴钱我都愿意,想不到还给我开工资”郑阿姨略有沉默,停下手里的动作说道“我去问过管这的领导,领导说人家不愿意透露。哎,我想每天三炷香保佑恩人都不成。”

    “恩人?”程嘉一看看郑阿姨,发现对方眼圈已经泛红。

    “瞧我……”郑阿姨扯起衣角擦了擦眼角“让你笑话了”

    “不,我……”似被勾起了情绪,程嘉一也添了哽咽“那人……那……也是我恩人”

    “啊?”郑阿姨一惊,她是觉得这每天都来的小姐跟其它参观的人不大一样,也不是没往那个方向想过。但真的从这年轻姑娘嘴里得到证实,还是很有些难过:那场灾难,真是毁了太多家庭……

    “我,我的父母。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来这个真正意义上埋葬他们的地方”程嘉一转头看向纪念馆大堂,对着同病相怜的郑阿姨吐露“现在老家的墓那里也只是个衣冠冢”

    “闺女!”听得程嘉一带着哭音,郑阿姨冲动的一把抓住她的手,握得紧紧的“都过去了,过去了!我老头子那天,那天在公园值夜班,谁想得到第二天一早就这么去了……”

    “都过去了”程嘉一反握住郑阿姨的手,轻声赞同。

    “好了,不说这些了。人要往前看”郑阿姨干笑一声,继续忙碌“等会他们就来了,我们加快”

    “嗯”

    忙碌了半个下午,仰望天空的少女铜像被安放在了纪念馆门口。虽然t市气候很是干燥,但喝着特别供应的乌梅汁,送水的又是漂亮小姐,工人们觉得心头的热火就是下得比往常快。

    “郑阿姨”工头老张笑道“怎么你们纪念馆这么快就新请讲解员了?”

    “不是,这是参观的游客,义务帮忙的。还不谢谢人家”

    “哈哈,对不住”老张憨笑着半弯着身子“我眼浊。噫,这小姐长的面熟呢”

    “少来了,老张”其他人或蹲或坐,齐齐取笑自家工头。

    “见了漂亮小姐就说面熟,当心我们告诉嫂子去”

    “就是”

    ……

    “不,是真的,像……像”像了半天,老张也没像个名堂出来,惹得程嘉一脸色通红,不知如何是好。

    郑阿姨看不过去,笑着圆场“你们这些老粗,别吓坏人家小姑娘”

    “啊!”老张突然叫了一声,拍拍大腿“我想起来了。今天我们看了快一下午”

    “越说越糊涂”郑阿姨笑,“今天小程一直帮忙,你们不是看了快一下午”

    “不,我是说那个”老张指着刚刚矗立好的铜像“你们看她们像不像”

    众人顺着老张指向的方向,在铜像和程嘉一间来回打量,表情变得越来越诧异。

    “真像……”不知谁轻喃一声,顿时打破平静。

    “一个模子出来的”

    “就是小了几岁”

    “你到底是谁?”

    这句问话一出,有些喧闹的场面又沉默了。大家面面相觑,却不好再直视问话的焦点。

    “小程,你?”

    “我……我也不太清楚”程嘉一被一种异常强烈的感情击中,整个人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最后还是郑阿姨用人有相似圆了场,“堵住”后续疑问。

    等工人们离开后,郑阿姨拉程嘉一进了自己休息的小屋悄悄问道:“小程,你是不是跟这捐助的企业有关系?可如果这样,没道理你不知道是谁捐助的啊”问道一半,郑阿姨自己先否决了。

    “对不起,郑阿姨,我现在脑子很乱。我要先回去了。”

    “哦”郑阿姨这才注意到程嘉一神色很不对劲,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可能真的是人有相似,你也别多想了。”

    出了郑阿姨的小屋,程嘉一发现下午才矗立起的铜像前站着一个男人,一个眼熟的男人。

    “程嘉一”一贯以正装示人的男人这次也不例外。如此炎热的天气,也能穿着套看着就冒烟的竖条黑色西装。

    “柏……”柏什么?她该怎么称呼,教练?总裁?恩人?还是……阴谋家?想到这,抬头看了看那尊铜像。

    柏崇文走近她,反手背在身后,一起看着铜像“当初设计者拿方案给我时,我只是突然觉得,可以让你用另一种方式来守望你的父母”

    “所以”因他走近,程嘉一防备的环胸而立“我是该洋洋自得并感谢你的周道?柏总好大的手笔!铜像,纪念馆,还有什么?”

    “呵”听出她的讽刺,柏崇文破例解释“不,这个……是意外。至于纪念馆,gens一直希望能拿下t市一座稀土矿的采矿权。这只是铺路之一。我不否认有你的因素,但也不想隐瞒其它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