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六章: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六章:瘤

    程嘉一本能的退出门外,不想打扰屋内那一对神仙眷侣。.飘着花香的清晨,病弱的王子与贤惠的公主,若再配上城堡与天鹅,俨然一副绝美油画。呆愣片刻,暗自笑笑:胆怯啥呢,又不是见不得人。

    礼貌的敲门引起注意,程嘉一决定把手里的百合送出。这还是昨晚从小妖精那里借来的钱买的,可不能浪费。再说,她也正好当着公主的面,顺便做件下了决定的事。

    在床边认真削着苹果的玛丽亚抬头见是她,脸色微沉,很快又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谢谢”

    “啊,他还没有醒?”程嘉一插好花,走近病床才发现林夜依然紧闭双目。

    “一直-没有,医生-说-今天-”

    “一直没有醒过来?”不小心声音大上几分,惹得玛丽亚眉头微皱。程嘉一此刻没心思去猜测正牌公主的想法,只是焦急。不是说已经完全稳定了么?为什么会还昏睡着?不行,她要去问个清楚。

    “止-痛-针,安-眠”玛丽亚拉住程嘉一,又飞快松开。

    原来虚惊一场,程嘉一松口气。看看拦住自己的人,她又想说什么?呃,说起来,是不是该跟公主道个歉?她上次还祝人家百年好合呢,结果……按小妖精的消息,怎么说也是因为她扰乱了公主的订婚计划。可是,心里斗争一番后承认:好吧,其实她高兴着呢。在船上时,她曾经发誓,若是上天愿意再给一次机会,她一定会跟这个男人好好的爱一场。可若这个男人被标注上“别人的未婚夫”甚至“别人的老公”这张标签,实在过不了良心关。混乱的男女关系还勉强可以说得过去,跟有主的男人再乱在一起,那可是天打雷劈的事。再说了,她是来宣告所有权的。理直气壮的该是自己才对。

    玛丽亚想不通,为何她一向良好的修养面对眼前的女人时,都会突然不知所踪。看着程嘉一又神游太虚的模样,真是恼火。

    “承-认-吧,我-可-以-给-他-的-比-你-多”玛丽亚倏地站起来俯视程嘉一,抛去原打算好的客套开场白,直奔主题。

    俄罗斯女性的天性主宰了玛丽亚此刻的行动。这个盛产诸如普希金,托尔斯泰这等文学大师的国度把大师们的思想烙印在后代人的血液中。坚韧与温柔,冲动和优雅这些矛盾的性格怪异的融合在一起,使得她们既是“上尉的女儿”,也是“安娜卡列尼娜”。

    玛丽亚骨子里是高傲的,因着美貌与财富;她更是清高的,凭着从小到大唾手可得的赞誉和成功。她的父亲,伊万.巴甫洛夫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最简单评估一个人实力的方法,就是观察他的对手和朋友。而对手,往往更加重要。”因此,在得知心仪之人另有心上人时,她愿意会一会可能的对手。这才有了上一次的试探和挑战。这件事却招来了父亲的责骂,觉得她降低身份做了些不该做的事。

    想到这,再次细细打量程嘉一:一身病号服显得她更加苍白,瘦弱。除了勉强可入眼的面貌,可能就是上次她那不惊不惧的反应和漫不经心的笑容有些特别。这个人,她比不上自己的身世,比不上自己的美貌,甚至连才艺都比不上。可却被床上的男人爱着。亲爱的爸爸,你可知道,在爱情的战场上,从来不讲身份……

    “嗯,我承认”程嘉一自顾自坐在玛丽亚因激动站起而让出的位置上,握住林夜扎着针头的右手“可是玛丽亚小姐,我给他的你给不起”

    “她说的没错”不知何时醒来的林夜望着玛丽亚,用俄语说出一长串话。

    只见玛丽亚先是震惊,继而悲痛,随即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跑出病房,全然不见一贯的优雅。

    “你跟她说了什么”程嘉一好奇。

    “没什么”林夜打着马虎眼,贪婪的注视着她“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啊,先别说话”想到昨夜柏崇文的照顾,程嘉一有样学样,却沮丧的发现没有温水。突然看到玛丽亚留下的东西,毫无内疚的借花献佛“吃点苹果”

    “他现在还不可以吃东西”一道陌生的声音插入,程嘉一转头,发现这声音是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口里发出。他的身后,站着柏崇文。

    “这是方医生,昨天是他为你手术的”柏崇文对着林夜介绍,只在程嘉一身上略作停留,却引得她莫名的心慌。

    方正好玩的瞧了瞧这几个人的神情:病床上的那个笑的无懈可击,身边的这个依然不动声色。唯一能看出点端倪的,就是昨儿裹着衬衣被柏崇文抱到医院的女人,哦,也是后来昏倒在柏崇文怀里的女人。

    嗯?他本以为可以好好嘲笑一番柏崇文的单相思呢,这会看来……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有奸情。

    先对着林夜打了个招呼,随即转向程嘉一,再开口,已经不怀好意“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方正。对了,小姐,昨天晚上的小玩意可喜欢?那可是柏总十万火急要求我送过来的”当然啦,虽然他只是听到了那家伙的电话后,硬跟着司机小吴一起去拿的。

    “啊……喜欢,谢谢你”不自觉的道谢。然后反应过来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

    “怎么回事”林夜扣了扣她掌心,无声询问。

    不忍见她为难,柏崇文开口“程嘉一,麻烦你先出去一会,我有点事要跟林夜谈”

    再指向努力朝角落靠近的方正“你也是”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