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三章:愈夜愈美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三章:愈夜愈美丽

    “给我进去”在船上颠簸一段时间后,那伙人中的光头粗鲁的推攘着,逼迫他们钻进一个狭小的暗舱。.这个暗舱在这艘渔船的前舱,位于货舱和锚链舱之间的连接地方,宽不到半米。本是专为藏匿偷渡人员改造设计的。林夜他们进去根本不能站直身体。其中一人说道“夏老大,还得有段时间,可不能现在就把我们金主给闷死了”

    夏老大沉思片刻“你”指着光头,“去把那块挡板拿开。”原来除了进口,这块挡板就是唯一的通风口。光头骂骂咧咧的拿开船舷部位的小小挡板,露出的口子竟是连人的胳膊都难伸出去。过了一会,只听“咣当”一声,他们进来的那个出口,已经被一块钢板封死。

    不知多长时间过去,狭小的通风口飘进的海腥味一阵浓过一阵,海风呼啸的声音也是越来越猛。

    “林助”程嘉一舔舔干渴的唇,出声“我们现在到哪了?”

    “我想,应该已经到公海了”林夜缓缓开口,语气低落。

    “那……那伙人会把我们带到哪去”

    “韩国附近的公海吧,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不会真的听我的,把我们带到公海就算了”

    沉默一会,程嘉一又问“外面,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明明刚进来时还能听到那伙人的喧哗。

    林夜也觉得奇怪,侧耳仔细聆听,“好像真的没有,除了风雨声”没告诉她,这风雨的架势,似乎预示着,他们遭遇大风了。

    林夜猜的不错,此刻这艘渔船,真是如秋风中最后一片落叶,在风雨里摇摆不定。

    “老大”光头喊道“引擎,引擎失灵了”

    “操***,怎么搞的”夏老大不爽的吼道,早知道就不要贪心那小子画出的馅饼。

    “真的!”光头抹去脸上的雨水“这……风一时……半会停不了,我们要赶紧……赶紧想办法离开”海面上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惊得光头说话都不利索。

    “离开,老子看谁敢离开”夏老大威严的扫过其余几人,制止同伴们的慌张。一个浪头打过,渔船往左一偏,他差点站不稳的摔下。“操他***,整老子。看老子毙了那小子去”

    正打算去暗舱结果那小白脸和倒霉女人,突然听到手下大喊:

    “老大,老大”一伙人开心的喊道“有船过来了,船”

    果然,远处一艘大型货轮正经过这片海域。夏老大急忙利用长短闪光打出求救信号,难掩狂喜。

    很快对方做出回应,并慢慢向他们靠拢。

    “老大,那两个?”光头凑近夏老大,寻求指示。

    “要死啊你”抬手狠打了他那颗光头,“还信着那小子的话。反正我们可以收到那笔钱,也不算亏”

    “不,不”光头摸摸脑袋,敢怒不敢言“我的意思是不如……”比了个手势。

    夏老大沉思,这个法子倒不错。但眼看另一艘船已经靠近,“保命要紧。窝在那的那对苦命鸳鸯,活不了多久”又一阵大浪袭来,光头深觉夏老大言之有理,不再多话。

    “还有人吗?”对方船上的人问道

    “嘿嘿,没了,就兄弟几个,本想在禁捕期前加班加点来捕网大的,没想到遇见这鬼天气。这船又坏在这了,倒霉透顶!多亏遇到你们”夏老大笑的和气,赶紧招呼着兄弟们上船。

    对方虽然奇怪这么晚了还会有船出港捕鱼,但本着救人要紧,也没再多问。

    这厢暗舱里的林夜和程嘉一,根本不知道舱外发生什么。

    “柏老爷子兄妹四人,他是老二。老大很早就死了,剩下两个妹妹一直受他照顾。都不嫁人,只招赘。其子女三个,除了柏老爷子早逝的独子,女儿们都嫁到世界各地。柏老爷子还收留了一批小孩当养子,有能力的才能继续留在柏家。”

    两人身体蜷缩在这狭窄的船舱里,头紧挨在一起,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睫毛眨动的声音。像是为了消除她的紧张,林夜慢慢开口讲起自己。

    “我真正的祖父入赘柏家,因为两个儿子不够本事争气,所以才跟了他姓林。不知这对他而言是幸,或是不幸?但是奇了怪的是,只要跟这家人扯上关系,个个都拼了命的想被柏老爷子承认,得他青眼,我也不例外。你不知道我小时候有多嫉妒柏崇文,只有他,生下来就有了我们其他人追求半生的东西,冠上柏姓。”

    林夜略停顿了一会,用头蹭了蹭程嘉一,似乎想从她身上汲取些力量。柔软的头发惹得程嘉一鼻头一痒,轻打了个喷嚏。

    “呵呵”林夜笑笑,继续讲着他的故事“我那林家爷爷后半辈子虽然衣食无忧,却只能做个富贵闲人。他迷上听戏,整日咿咿呀呀唱个不停。人人都以为他胸无大志,此生已了。直到,我十二岁生日那年,他发现所有跟柏家有往来的人家里那些跟我适龄的女孩子都一窝蜂的跑到我家里,给我唱生日歌,为我争风吃醋。呵!”

    程嘉一看不见,林夜一向带笑的眼此刻毫不掩饰讽意,“你能想象么,他们,我爷爷和我父亲,做了什么?他们想到了拿破仑那句“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证明自己,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表现自身”的名言,只不过于我,是恰好相反。正好第二年柏崇文考去北京,整个柏家也举家迁至香港,我父亲以我不能适应香港那边教育为由,顺理成章把我留了下来。其实呢,我不再去学校,有专门的家庭老师来教我,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时间是去学昆曲。练眼神,学身段。那时身子骨弱,就先攻旦角里的小旦和闺门旦,最后才回到小生。于是,早早学会逢人三分笑,张嘴七分甜。这些,就是我的少年时光。”

    说到这,林夜嘴角一翘,面色含春,分明聪明活泼俏红娘开了口“叫秀才,你忙披衣服把门开。低低叫,叫小姐,你莫贪余乐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