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二章:只想吃个海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二章:只想吃个海鲜

    远在香港的林夜并不知道,人人都说是他未婚妻的人并没有如他以为的回了俄国,而是转道上海还顺便会了会他心尖尖上的人。.

    此刻四下无人,林夜散去满面带笑的表情,唯留疲惫和阴冷。这样的日子,到底何时才是尽头?他需要些能量……掏出手机,自然的拨出一串号码,居然光是听着单调的长滴声,心里,也有了些许期待“喂,一一”

    “林助,请问您有什么事?”电话那头的语气平常,却让林夜真心的勾起了嘴角“一一,你在生气”

    “……”短暂沉默之后,程嘉一四平八稳的声音传来“呃,我本来想否认的。但是由衷佩服你的敏锐,老实说,我自己也很矛盾我是否在生气。我又有什么资格什么立场什么理由生气呢?”一连串的问话倒更像在拷问她自己。

    “一一”林夜温柔的对着电话喊出专属于他的称呼,再没言语。心里的想法只敢藏着,怕吓坏那个时而道德感极强的矛盾女人,她现在一定很纠结,报纸上的那些风声肯定还是影响到她的心情。他却说不出口:我的一一,再等我一段时间,快了,快了……

    “林助?”半天没声响,程嘉一拿开电话确认一番,确实显示还在通话状态。“林助,没事我先挂了。对了”终究还是忍不住“祝你们百年好合”祝福的话,当然该跟男女主人公都说过才算数,不是吗?

    啊!懊恼的扔开手机,再做贼心虚的捡过来关掉。她怎么这么无耻啊,难道就跟小孩子抢玩具一样,巴不得所有感兴趣的都在自己手中?随即对自己生气:程嘉一你这个没人品的家伙!才在女主角面前举手投降,转眼又在这边跟男主角唧唧歪歪。她那会跟那个玛丽亚小姐会面时明明很诚恳的啊,怎么一听这家伙的声音反觉得有点委屈呢?她有什么好委屈的?暧昧啊,真如罂粟;林夜啊,更是罂粟……明明知道不可以再沾惹,偏沾了就上瘾!

    又自我批判一番后,程嘉一冲向浴室。那个长的很流氓其实是个愤青的男人唱过: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以此逻辑,流水肯定能带走一切烦恼。

    好段时间后,程嘉一戴着浴帽走到电脑前坐下,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有些偷偷摸摸的打开电脑。眼明手快的选择——显示为脱机登录,果然看到一连串留言。无非是问好以及他日常的动向。字里行间看不出任何情绪,真不愧是大boss啊。发了会呆,转身盯着床中央的手机,横了心捡起来开机,不出意外的接到几条短信。小妖精提醒她还有三天就满一个月,他的极刑该到期了。分别之后的杨流云每日发过来几句古诗词,令程嘉一有些哭笑不得。这……真是返璞归真的追求手段!今儿这几句是抱怨她不主动联络。瞧瞧这句“关山隔,晚云碧,燕儿来也,又无消息”整一个怨妇形象,实在无法跟冷面副总联系上好不好!倒是刚才跟她通话的家伙没了每日的例行短信……哎呀,扯掉浴帽,程嘉一扑倒在床上,她都在想些什么呀?

    这次第,怎一个乱字了得!

    想了想,打出短信“美女,我们去吃海鲜吧”选择联系人-kate,发送。还是那句话,不愿想,那就躲!

    说是风就是雨!既然决定去吃海鲜了,那么当即就行动。和kate从芦潮港出发,不过一个多小时就来到这有“海上仙山”美称的嵊泗列岛。程嘉一搞不清自己是无聊到极点,或是兴奋到极点。这些日子的网络生活,她也明了到一个地方之前是该做功课的。按攻略所言,这嵊泗列岛海瀚、石奇、礁美、滩佳、洞幽、崖险。硬拉着kate舍了豪华酒店而住进她事先联络好的农家小院,打算住上好几天,把这些美景都看个遍。接下来还能观日出,捕鱼虾,吃海鲜,光想一下就觉得心情澎湃!人生,可不要只局限在情啊爱中。

    “都见鬼去吧!”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站在礁石上对着浩瀚的大海吼出这句话,程嘉一咯咯笑个不停。她此次过来,可是不带任何通讯工具,唯一还能跟那些男人扯上关系的就是手腕上戴着的颗颗小色子造型的手链。这串手链本来是林夜送手机时一起送的,当时被林夜串在手机上,她觉得这个创意不错,也就干脆当手机链用。但实在喜欢的不得了。因此虽然丢了手机在家,还是忍不住取了这挂件还它本来用途。

    kate只当这姑娘发疯,也懒得多理。自顾自追着远处沙滩上帅哥背影花痴去了。

    她们玩的非常开心,压根没想这边有人极度郁闷。林夜一直拨到那边传来“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机器声调,才被迫接受那胆大妄为的某人居然没有随身带着他送的手机这个事实。沉闷片刻,走到电脑前,过了一会,敲打着桌面的手指才停了下来。还好,那家伙……

    打出电话命令“我要回上海一趟,你到我这边来,盯着那些家伙。还有……那台电脑”

    “现在?”对方显然被吓到“后天是你的订婚宴,你未婚妻已经到了香港”

    “错!是柏家的未婚妻,柏家的订婚宴罢了”不耐烦的反驳“先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有些担心,似乎有什么事情快要发生。他一定要马上看到那女人,以最快的速度!

    就在林夜的飞机离开香港,这边就有人收到了消息。

    “林夜去了上海”从电脑上读着手下的报告,对于过两天就要正式订婚的人还这么不知分寸,杨流云不知道到底该嘲笑这份鲁莽还是嫉妒这点执着。事情按他预想的发展下去,为什么,一点也不开心?硬扯出一丝笑意,快速打出信息“其他人呢”

    “l那边一直有动作,不过还没打探到具体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