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一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一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白日的维多利亚港虽然看不到列居“世界三大夜景”之一的美色,却也有别样风情。.青山葱葱,白云点点。那些忙碌的万吨巨轮点缀在蔚蓝的海面上,似乎预示着源源不断的财富被运入这个城市。玛丽亚.巴甫洛娃望着窗外的靓丽景色陷入沉思,这次借着到香港演出的机会跟柏家大家长见了面,从那老头的反映看来,自己完美过关。现在的关键就是……林夜。

    一想到这个优雅风流的中国男人,玛丽亚的心跳就立刻加快几分。她知道自己的美丽,更明白自己对男人的吸引力。抛却她的外表,抛却她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团首席舞星这个身份,单她是俄能源公司伊万.巴甫洛夫唯一的女儿,就足以给人无法抗拒的诱惑。正因看得清透,她才一直对前赴后继的爱慕者不屑一顾。直到,命运把这个男人带到自己眼前。

    永远忘不了那个晚上,在本以为无聊透顶的商业宴会上,她看见了——林夜!

    他孑然而立,全身笼罩着一种莫名的温柔;他淡雅如月,偏偏嘴角那抹笑容亮灼人眼。一人一世界,喧闹的酒会与他无关;一燕不成春,她找到了她的齐格弗里德。原来,之前的高傲与坚持,都是为了等待这样一个人的出现。这一个多月来,她抛却矜持,抛却羞涩,全心追逐着这个命定之人,林夜的谈吐与风度让她芳心更是寸寸陷落。可是……蹙紧眉头,玛丽亚神色微黯。她不明白,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情,却似被一层轻纱蒙住。尽管一切都如预期的进行,甚至连订婚宴都已在柏家与爸爸的筹备中,为什么她还是觉得很不安?那个晚上的微笑,那个晚上的眼神,被林夜小心翼翼的收掇起来,似流星划过苍穹,再也难见。

    “小姐”随身侍女在门外轻唤。

    “什-么-事?”生硬的中文从玛丽亚口中说出,幸好她的母亲热爱着中国文化,从小耳濡目染的玛丽亚经过这段日子的日夜突袭,已经会一些基础会话。这,都是为了她心里的王子。

    “老爷请你到他书房一趟”

    “知-道”依然是中文,她抓住每一个机会练习。每多讲一句中文,林夜在她心底就更重一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情话,一定要用爱人的语言说出。

    伊万.巴甫洛夫望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高贵如天鹅,动人如夜莺。何况还是他的儿女!那小子居然……接下来要跟女儿谈的内容,他该怎么开口?脸色微沉,八字胡跟着抖了两下。

    “爸爸,你-不-高兴?”

    “我亲爱的玛丽亚”听得女儿的中国话,巴甫洛夫稍带责备“你为了那个臭小子做的改变还真多”

    玛丽亚坐进巴甫洛夫对面的沙发,默默无语。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的父亲一会后,言语坚定“我-爱-他”

    看到女儿这种姿态,再想到刚才与林夜的谈好的条件怕是只有报销了,巴甫洛夫顿觉他精心打理的胡子又得多掉几根。哎,也罢!他微微叹气。这是他唯一的宝贝女儿啊,她的愿望就是他的愿望。再多的利益也比不上玛丽亚的幸福!

    走近玛丽亚,在她耳边如此这般。听得玛丽亚脸色数变,鲜红的指甲扣进沙发。

    “你不要冲动,一切有爸爸在”巴甫洛夫抱抱宝贝公主,添句叮咛。

    “明-白”玛丽亚款款而去,似不受丝毫影响。巴甫洛夫看着沙发扶手上那被戳破的小洞,再度深深叹气,女人啊!

    自从前些天跟柏家老爷子见过面后,程嘉一就又回到正常的生活,不能再正常了。

    吃饭睡觉美容健身,一个都不少;电话短信邮件信息,哪个都不歇。各人有各人的渠道告诉她他们的动向。这不,本期报纸上又是大幅报道“再续:天鹅公主婚期将近,神秘婚纱空降香港”。想不到那两人还挺有市场,不过人家可是男财女貌,女财男貌!可惜居然少了照片应景,顿时无趣不少,话说桃花上司的脸不比那些偶像明星差呢。

    “看什么呢?”kate抽过报纸,快速扫过“喝!这年头,不只女人想钓金龟,男人也想钓公主?”

    “可不是”从美容床上起身,程嘉一赞同“对了,我这样每次白白占用你最好的美容师,总觉得良心不安”

    “忘记你姐我上次说过的话了?把这当自己院子就得”kate豪爽的挥挥手,难得遇到对路的姐妹,还要赚自家人钱不成?“

    看kate显然还沉浸在上次一役的胜利中,实在不好意思跟她说,其实人家已经知道真相了。程嘉一笑笑,转了话题“看你那些旅游照片,勾得我心痒难耐。只是……”

    kate也知道她那个毛病,也猜到多半跟心理因素有关,一直不好多问。这会见程嘉一自己提起,顺着话头开导“就去周边也成。嵊泗如何?我们一起吃海鲜去”

    程嘉一心一动,旋即摇摇头“算了,我有点想搬家,等这事定了再说”

    “搬家?搬到哪里?需要我帮忙么?”kate很是热心。最近这小妮子虽然面上带笑,但这笑倒像裹了层蜜硬挤出来的。能有些事情转移她注意力最好不过。

    “诺,那一次我跟你说过的金龟,就是这公主的准新郎”程嘉一真真假假说着“现在那套房子还有他的记忆,干脆扔掉,一了百了”早晓得不要放他们进来打麻将。眼下搞得自己这么被动,连柏老头的人都去那小区晃荡过。她有预感,很可能又一个窝要蒙灰了,哎……

    “真的?我可怜的小美人”kate表情呆滞,怪不得心情惨淡。爱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这种老套剧情演起来还是很赚热泪的。

    “煮的”抱住kate,程嘉一轻轻撒娇“kate姐,你真好。总是愿意被我骗”

    “你半天才告诉我真名我还没怪你,这回又来折腾?真当我豆腐做的随意捏搓啊?”kate捏捏她的脸颊“罚你请我去嵊泗吃海鲜,就这么说定了”

    “呵呵”程嘉一笑着躲开“别捏,这可是刚保养过的脸”见kate更要变本加厉,急忙求饶“我考虑考虑总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