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章:简爱附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四十章:简爱附体

    “一一,这边”几分钟前报纸上的模糊男人具现化到程嘉一面前。.白色休闲长t与米色长裤的搭配倒是非常低调,但如果再加上招摇的浅色鸭舌帽和硕大的雷朋眼镜,那可一点也不低调。

    林夜右手斜插裤袋,左手拼命向程嘉一摇晃,丝毫不觉自己招摇的欢欣呼喊着。自打他出现在出站口,人们已不自觉的猜测这个俊秀的帅哥到底要等谁,听他一喊,都不约而同望向林夜关注的方向。

    杨流云轻瞄了眼程嘉一,发现她眉头细细皱拢,旋即回复如常。安慰的拍了拍程嘉一的肩膀,凑近低问“要我屠龙么?”

    程嘉一瞟他一眼,似笑非笑“这不是你引来的?”

    什么意思?只是容不得他多想。那边被恶意忽视的男人跨步走向他们。

    “一一”飞快抱住程嘉一“可想死我了,你这没良心的家伙”

    杨流云冷着脸,轻咳一声“怎么,你最近有兴趣往现场舞台剧发展?”

    像似才发现他,林夜弯了弯嘴角“哟,这不是我们最敬业的杨副总么?老爷子为了你的突然休假可是很生气的,还在那里等你解释呢。柏总被派来抓人”指指远处的黑色奔驰,自动省略了他特意叫上柏崇文一道。

    “他来上海了?”出了什么状况?凝眉沉思,居然能让柏老爷子离开柏家大宅回到这边的老屋子……

    “请问,龙套可以退场了么?”他们看不见已经被包围成一团了么?非得堵在火车站拥堵交通?周围的窃窃询问声她可不能装听不到。那么爱现,干嘛不往演艺圈发展?小喽喽要回家,没空陪大主角们演戏。

    “他当然可以退场了”林夜自然的牵过程嘉一的手,再从杨流云手上拽过行李箱,殷切引路“我车上有一颗老坑翡翠雕刻成的麻将,你去看看喜欢不。要是喜欢,我再弄整副来。”

    杨流云伸手阻拦,看了看她,再扫了一眼四周。成功把好奇众人逼退三米。“记得火车上我的提议,就你给那小子的时间,这二十多天好好考虑下”

    瞧也不瞧林夜,越过他们,径直朝那辆奔驰车走去。

    从林夜手中挣开,摸摸额头,烦恼的叹声气,却还是走向林夜那辆。

    后面座位中央摆了个小小的盒子,不用想也知道里面躺着那颗翡翠麻将。程嘉一心情复杂的望了望林夜,这个男人,看似玩世不恭的外表下其实有颗体贴的心。她不能老是口头上说着不再纠缠下去了,一定得快刀斩乱麻。

    林夜眉眼一直带着喜悦,不断从后视镜里看她。忍了几次后,程嘉一终于忍不住抗议“林助,麻烦你看着前方,不要……”

    “不要怎样?”狡猾的狐狸欣喜着兔子的入网,等她自动跳上餐桌。

    “没什么”别过头,合上眼,反正她又不是第一次逃避了。

    “到了”林夜替她打开车门,“我就不送你上去啦,回家洗澡放松一下”仔细的叮咛,如同这是他每日都会做的一样自然。

    “林助”程嘉一盯着林夜笑意融融的面孔,咬了咬牙“我这次是确实要辞职了。根据gens规定,无故旷工七天以上的员工,当做自动离职。”

    “嗯”林夜还以为什么事呢,搞得这么甚重“规矩是这样啦。不过只是针对一般员工,你”看着程嘉一不善神色,语气一变“你真不想做了,我怎么舍得勉强你”

    “呵”女人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翻旧账的生物。“前不久不准我辞职的也是你吧,要不是,要不是……”剩下的话被吞进肚子,她又不自觉的推卸责任了。归结下来也是自己招惹的。闷闷的下车,蹭蹭跑开。

    “女人果然要靠追的”林夜低咕一声,跑步拉住程嘉一。

    “你就不问问我这几天发生什么事情?你也不问问我是不是要问你事情?还是你笃定我程嘉一是你手到擒来的猎物?”无头无脑的一句话,殊不知已经被程嘉一憋了好久。淡定这门课,她的学分还不够。

    “一一”额头抵住她,林夜笑嘻嘻说道“相信我,你想什么,我都知道。而且也请你相信我,本来想跟你解释的。不过还是算了”抓起她垂放的左手,落下一吻“竭诚为您效劳,公主殿下,恳请你拭目以待。剩下的事情,交给男人去烦恼。”

    放开她,退后几步,朝她抛个飞吻。潇洒离开!

    =========================================分界线,我兴奋了======================

    不用到公司去办理手续,上司们的一句话,就算从gens辞了职,居然还能拿到一笔不错的遣散费。每日上网灌水,下网购物,整个人松懈下来。这样的生活,也蛮开心的。她当初为什么会觉得不努力工作的话就跟社会脱节?适当的休息,也是为了走更远的路。程嘉一望着这被日渐填满的房间,看来她很有当米虫的天赋。男人们似乎约好了,都不再出现在她面前。连最粘人的小妖精,也只是打了个电话,委委屈屈的说什么他会遵守约定,请她一定要相信他。

    相信?怎么这年头动不动就提到这个词?她越是放开态度破罐子破摔,反倒让别人惶恐不安了?所以啊,人,天生贱胚子。就像网上那句经典的话说的一样:男人很贱,你越爱自己,他越爱你;你越爱他,他越爱自己。没什么形象的拍拍肚皮,摇晃到冰箱面前,看来又要出门储存食物了。

    “程嘉一小姐”从超市提着一大袋生活用品出来,刚走进小区的程嘉一,就被两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拦下。

    “你们是谁”奇怪的打量对方几眼,程嘉一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们“麻烦让开一下”

    “我们老爷有请程小姐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