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三十八章:你就抽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三十八章:你就抽吧

    “她晚上特别爱讲梦话,我怕影响到两位,可以麻烦你们换个车厢么?”无视程嘉一的怒视,杨流云依然拿出这套谎言对着软卧车厢内另两位乘客说道。.

    “没事”上铺的一位瘦高个笑呵呵的不以为意“我还打呼呢,大家有缘到了一个车厢,相互包涵,相互体谅。”

    “你说的对,别听他乱讲”自从昨天她说要回上海,杨流云就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啊?反正她已经履行承诺,两不相欠,真是无债一身轻!

    另一位下铺的胖小伙乐了“哟,夫妻两个内部矛盾啊?”

    “谁跟他夫妻了?”任谁被冰冻对待都会不爽,程嘉一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反正就是想挑起对方的怒气。“他刚从六角亭出来,满嘴胡言乱语”

    “哈哈”一胖一瘦两人同时大笑,瘦高个问“听你口音不是武汉人啊,怎么也晓得六角亭?”

    程嘉一说完就觉得自己口不择言,正懊悔呢。听瘦子这么一问,更是囧的不知怎么回话。

    杨流云到不知道这个六角亭是什么地方,但估计不是什么好话。他冷冷的看了看似乎相谈甚欢的三人,直接走向下铺的胖小伙“麻烦你出来一下,我跟你商量个事”

    不一会之后,就见胖小伙回来收拾行李“嘿,我还真受不了人打呼说梦话,正好车厢里还有其他空位,我跟列车员说好换位”

    瘦高个愣了一下,随即不满的看着程嘉一“你老公跟他说了什么?”

    “都说不是我什么人!”

    不是什么人用得着这么激动,这两人晚上不会吵起来吧?瘦高个想想,自己干嘛赶这趟浑水,还不如也换个位得了。正此刻,杨流云进来,看着他“你也出来一下”

    好大的口气!瘦高个不满的想,却还是跟着杨流云一起到了车厢外面。没办法,有些人他天生就气场足!

    还没等程嘉一明白过来,这本该4个人的软卧车厢就只余下杨流云跟她。

    “你做了什么?”

    “难道猜不出来?”杨流云嫌恶的看看被人躺过的床铺“坐过去一些”身子贴紧她坐下,头却转向另一边。

    “晓之以情?”

    “不错。再加上动之以利绝对可以打动人心”杨流云转过头“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怎样,才能打动……你的那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下换程嘉一转头,望向黑黢黢的窗外。一来就谈这样的核心问题,还不如被一直冷着呢。

    “你不知道?”杨流云讽刺“我所作所为只是换来你的一句不知道?那柳起帆呢?林夜呢?我们的大boss呢?他们,你知道不知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程嘉一恼羞成怒,反唇相讥。

    “没关系?”杨流云动了动嘴角,扯出更深的讽刺“程秘书记性其实挺好的。一定知道我前些日子讲的故事里,不管是谁,都跟我有关系。怎么说,我都是他们的长辈!”

    “啊?”傻了眼,跟自己理解的不一样啊“不是,你跟林夜,那个……怎么成长辈了?”

    “关系挺复杂是吧,我也这么觉得”杨流云整个身体背靠着挡板,突然握住了程嘉一的手。“我一直以为林夜怎么也算我同父异母的兄弟,却原来,他是我的表侄。世界真有趣,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程嘉一震惊着他话里的信息。她的手被握的更紧,感受到对方难掩的哀伤,程嘉一用另一只手无言的摸了摸杨流云。

    “你在勾引我”本来眯着的眼倏一下睁开,看着身边这份可口佳肴。

    “啊,没有,我只是……”只是什么,程嘉一却说不出来。她只是不希望seg难过,不希望杨流云伤心,不愿意看到那个冷峻的副总突然变得脆弱不堪。

    “你对他们也是这样?一方面划清关系,一方面保持诱惑?”似乎要为被撕开的伤口找个发泄渠道,出闸的猛兽语出伤人。

    “承认吧,程秘书!”杨流云毫不留情指出,“你其实一直在享受这种滋味。看着柏家一群男人围着你打转,很美妙吧?”已到了熄灯时间,车厢漆黑一片。远方城镇偶尔射过的灯光透过玻璃穿透进车厢,晃得杨流云脸色忽明忽暗。

    “我没有——”程嘉一真想大声嘲笑这种荒谬的指控,却发现自己发出的声音竟然软弱,无力,还夹带着一些心虚……

    她真的没有么?她难道感觉不出林夜对她的与众不同;感觉不到柏教练对她的特别关心;感觉不到杨流云的温情流露?其实……有吧。只是不管什么原因,她根本不敢多想。女人的矜持与骄傲,让她不会让那些念头多在心间停留。孔雀开屏固然美丽,却把难看的屁股显露在外。她深知这个道理。他们的种种表现,她都当做是正常的上司对下属或者朋友间的关怀。当男人没有主动挑明,女人为什么不能被暧昧滋养?

    职场上把那些已婚却依旧有着花花心思的男女们戏称为mba,取marriedbutavailable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而成。本应背负更多道德责任,更应约束自己行为的人都心安理得,难道她只是想不要表现的自作多情反而更罪过?

    可是……程嘉一严苛的审视着自己的内心,陷入沉重的自我反省中。按照传统美德,她应该斩钉截铁的告诉那些人,我们没戏,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社会几千年来的男权思想已经深入人心,每当错误或是不幸发生,最应该反省的永远是女人。记得多年前看过的一则报道,一位时髦的女人晚上被歹徒侵犯,周围邻居居然会说出类似谁叫她每天打扮的那么风骚之类的话;她美丽的妈妈虽然爱她疼她,却也曾黯然落泪,觉得都是她没能为程家真正意义上的传宗接代而导致爸爸与祖父间的憎恶。

    “杨流云”一霎那的波光流转,叫得一个柔媚动听。

    杨流云略有诧异,怎么一会功夫,眼前的程秘书似打通任督二脉的绝顶高手,整个人添了几丝与平日不同的娇媚。倒与那个晚上的她……

    “仔细想想,你说的没错”程嘉一放下马尾,揉了揉紧绷的头皮。“我是有些享受吧,你们哪一个放在市面上,都是让女人尖叫的货色。我可只是俗气女人一枚,不要奢望我就能冰清玉洁,毫不动心”

    货色?不满的皱了皱眉,这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