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三十六章:请君入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三十六章:请君入瓮

    程嘉一在接下来几天充分领会到杨流云的纠缠能力,只不过她不知这一点被杨流云归结到他的某一优点范围内,那就是耐心好。.

    早晨九点刚过,门铃已响起。看着镜头里那张俊秀的脸,高层不是应该更忙的么?想不通这样的美色怎么喜欢做些幻化成别人梦魇的事。

    “杨副总,gens要倒了?”一大早就害她火气大。

    “就算我想,其他人也不会答应。”杨流云不冷不热,似乎听不出她话里的讽刺“开门”

    心不甘情不愿,却不得不遵从。有谁见过如她般惨的“勾引”者。上天可真是眷顾她,前二十几年都没有遇到的桃花全部挑在今年绽放,偏还全是一棵树上的。

    杨流云如前几日一样,心情愉悦的捎带豆浆油条进屋,从厨房拿出碗筷摆放到餐桌,真是熟门熟路。俨然这房子是他家,她不过是个入侵者。

    程嘉一开始严重怀疑,她真的保留了自己的**?那天还不如告诉他算了,失策!

    杨流云见她依然呆立原地,温柔的招呼“坐下吃啊,别客气”

    缓慢的走到桌前坐下,深吸了几口气,抬头正视杨流云“杨副总”

    “流云”对面的男人却只专注于手上,修长的手指一点不嫌油腻的撕扯着油条,动作优雅无比。硬生生让人产生置身法式餐厅的错觉,桌子上放着的哪里是再普通不过的早餐,明明一顿高级料理。

    “杨流云”这已经是她极限,如果对方再不满足……

    “想说什么?先吃了再说”把弄好的碎块放进豆浆,摆到她面前,再用没有沾到油腻的手指抽出手绢,悠闲的擦拭着自己的手。

    ……

    这人跟人的气场怎么差这么多?她可以在小妖精面前女王,在林夜面前摆脸色,就是对这个明明看起来最斯文的杨流云毫无还手之力。一定还是心虚惹得祸!

    无言的吃完早餐,看着对方马上利落的开始收拾残局。程嘉一更加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太居家,太诡异!既然不是对手,干脆认栽算了。

    “我说,我们明天就出发去鄂州”对着厨房的背影,说这样的话不会太过害羞,也不会有被打败的挫折。

    “我们?”杨流云停下动作看她“嗯,这个词语不错,以后记得要一直用”

    他,他有没有听到重点啊?眼神随着某人而转,看到又一块手绢阵亡在垃圾桶。败家子!他知不知道一条celine手绢抵多少油条?看吧,她就说不是一个阶层,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消费观完全不一样,真不晓得他现在做些这样的事,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家有餐巾纸的”虽然她暴发,但本质上是草根一族啊。实在见不得这等浪费。

    “不习惯”杨流云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他还在想这个迟钝的女人要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呢。

    “那放在那,我帮你洗洗好了”

    “好啊,你答应的,程秘书”嘴边挂着狡黠。

    上当了!三个字似乎金光闪闪的挂在自己头上,程嘉一却只能哑巴吃黄连。她为什么要这么言出必行?已经吃过亏,还不长记性,真是猪脑子!不过,看着那边优雅的公子哥,实在无法想象他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童年。

    程嘉一见杨流云终于打算离开,不由精神一振。不过,他可以不要用异常温柔的语调说出这些么?

    “程秘书,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你花了四天之后还好下了正确的决定。我不希望你再耍什么花样,否则火车站的那一幕……”

    “呵”程嘉一假笑“都说了只是去看看票罢了”

    “是吗?”

    她好像看见杨流云的眼镜上飞过一道邪光?一定是反光!脑袋却已经忙不迭诚恳点头“是的,是的,真的是那样”

    “程秘书言出必行这一点确实令人欣赏”杨流云拿起外套“正好餐桌上还有一条手绢没扔,那就麻烦你了,明天见”露出白牙,出门。

    程嘉一拍拍额头,这算不算前门拒虎后门引狼?她那天到底昏到几重天去了?望着餐桌上的手绢,那个故事就这样又闯入她脑中。

    落地丝绒窗帘使得这房间本就比较昏暗,何况杨流云特意关了顶灯,唯留一盏壁灯。

    “嘘”杨流云把食指竖在嘴前,制止了她的疑问,让她坐进窗边的红色单人沙发。打开音响,一阵舒缓音乐响起,温柔而又极具冲击力的男声慢慢唱道“……andasorrownoonehearsstillringsinmidnightsilence,inherears……”(无人听见的悲伤依旧摇响在静夜),伴着这轻柔的音乐,另一张红色沙发里的杨流云,用淡淡的语调讲述了一个似乎与他毫无关系的故事。

    “很多年前,有一个女人,嗯,姑且先称呼她为女孩吧。因为家庭原因,那时还没有婚配。一个女孩听到某个消息之后,从苏州赶到北京。希望能找到消息里的故人,依靠故人的力量,把自己下放到内蒙的母亲调回苏州。因为那时候她的母亲,身患重症快要不久人世,希望落叶归根……”

    杨流云略做停顿,起身拿了红酒,再回到沙发坐下。音乐一遍遍的重复,歌手低低的吟唱“……lettherainfalldownuponher,she-safreeandgentleflower,growingwild……”(让雨落在她身上,她是自由而柔弱的花,迎风而长)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