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三十三章:变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三十三章:变故

    程嘉一向来是个有所要求又别无所求的人,因此这套房子整个装修风格都偏于简洁。 .以前住南京西路时,碍于老房型的限制,也就凑合着过了几年。自打决定搬到这边以后,她要求设计师不要对整个房子大动干戈,怎么快怎么成。但是对这间浴室,确实花了几分心思。

    也许每个女孩子心里都藏着公主梦,所以近几年的欧洲宫廷风与英式田园风格的装修会大行其道。程嘉一的公主梦,体现在这间被改造的面积达10平米的浴室中。浴室门上镶嵌的毛玻璃引出更多朦胧,衬得主色调为淡绿与淡蓝配搭的室内犹如海底世界;一整面镜墙正对着那台圆形的豪华浴缸,加深了空间的延伸感;满天星造型的圆盘顶灯投射出柔和光线,让本就烟氲缭绕的浴室更添几分暧昧。更不要说那些设计繁复高雅的浴室柜、古典味十足的洗脸盆,花繁叶茂的植物摆件……

    一天之中最放松的时刻,莫过于此!惬意的泡泡浴或是舒适的花瓣浴都是享受,否则,她也不会看上这款拥有多达65个按摩嘴,水泵气泵双泵分开的高级浴缸。但,这份轻松惬意不包括本该独处的时光加入另外一个人,何况,还是个……男人。

    柳起帆拿起沾满泡沫的沐浴球,虔诚的擦拭着程嘉一的身体,竟似不带一丝邪念。在柳起帆眼中,这具因为窘迫而全身泛红的身体犹如美术馆里陈列的古罗马艺术品:优美、圣洁。天鹅一般优雅的脖子,有着漂亮锁骨的完美肩部。看到肩上那小小印记,得意一笑,这个,是他留下的,老师的身上,只有他的印记。光滑的腰腹,修长的大腿,还有细致的小腿,除了关键部位,无一处没被光顾。

    “我说”程嘉一任由他一番动作后开口“剩下的我来就可以了”

    “不行”显然对方并不接受这份‘好意’,“都说了我来帮你洗身子”

    “可是……”接下来的话语被吞进肚里,殷勤的仆人已经丢弃外物,直接用手揉搓着那些敏感部分。憋得程嘉一不得不用力咬紧牙关,才能控制住徘徊在喉间的呻吟。

    “你走开啦”无力的驱赶反倒像是邀请,气恼着拍起的水花溅湿柳起帆衣裤。

    柳起帆无辜的看着因为湿润而紧贴身躯的衬衣,再看看她,露齿一笑“老师,你这是在邀请我一起?”

    “胡说……”剩下的话照样被咽下,目瞪口呆的看着快手快脚除去障碍的小妖精,只差头上冒烟。

    身材好,也不用这么爱现吧。

    “我好想你,想你的眉,你的眼,你的唇,你的胸,你的腰……”说到哪,吻到哪,不给她一点反映时间,就已经来到神秘之源。

    柳起帆伏下身子,闻着那里隐约渗出的淡淡幽香。

    “对不起,本来打算先洗好……我现在……忍不住了”,柳起帆深吸一口气,双指轻轻的翻开那两片娇嫩花唇,艳红的光泽惹得他终于耐性全失,伸出舌头,轻轻舔弄着,直舔至那粒神秘的小核。

    “啊……”激烈的触踫,使程嘉一忍不住绷紧脚尖,小妖精怎么学会这个的。被这样一舔,阵阵的**,竟如决堤似的涌将出来。她原来一直在期待着这样的重逢么?所以,才任由他为所欲为。本就还有些眩晕的脑袋这下更是昏天暗地,只好让本能主宰一切。

    这款豪华浴缸此刻充分发挥作用,两人融洽在一起的身子还能时不时交换下位置。隐约传来的对话声因翻腾的水声显得不甚清晰。

    偶尔有女声质问“这些招数都是跟谁操练的?”

    又有委屈男声“没有,都是最近网上找来的”

    更有好奇女声“最近?之前呢”

    断续的男声传来“嗯……这种事……不能老是被老师教啊”

    “不安好心。你是不是早就想这样了?”

    “嗯……怎么这么多问题”

    “唔……放我下来”

    “看,镜子里的你和我,天生一对”

    ……

    事实证明,柳起帆说的没错,一场异常激烈的流汗运动以后,程嘉一的感冒——完全好了。

    手指在柳起帆的美貌容颜上四处游弋,借着晨光记住这张脸。熟睡的他依然带着稚气,犹如自己最熟悉的小妖精。时光仿佛倒流,她依然是刚进gens的小菜鸟,他还是不谙世事的自闭儿。是谁诱惑了谁?谁又是谁的劫?也许她的使命不过就是度他成长。前辈子,她一定欠了他,才需要这辈子的自己来还。

    他有更广阔的天空翱翔,他体内的战斗之血在燃烧。也许他还没完全觉醒,但是她早已看到未来。眼一眨,泪水无声流下,明明说好了要放手。却受不了内心的渴望,她跟他,分开了这么久啊。所以,离开前的他超乎寻常的饥渴,缠着她,恋着她,引诱她,恨不得24小时都在床上度过。自己怎么那么傻?他纠结着自己身为男人,却无法为她遮风避雨,甚至还得靠她养活。因此,几年之间,除了她主动提起,他不会打听任何有关她工作的事。这些她都知道,却不知从何开导。

    她不在意,她所要的,不过是可以陪自己平安走过的良人,从来不是前途无量的天才;他却在意,他想要的,是任意驰骋的战场,哪里由得她划地为牢。再说,她的心,突然间塞了其他人进来,虽然还不明显,对他却并不公平。

    “老师?”揉揉眼睛,柳起帆迷糊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