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二十八章:交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二十八章:交换

    从睡梦中猛然惊醒,程嘉一摸索着起身,灌下一大杯水。 .她刚才,好像听见小妖精在哭着喊她。拉开窗帘,阴沉沉的天空像是要压下来一般,惹得人心里也是一片灰暗。五一长假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划过一半,平静的不受一丝打扰,她反倒有些不知所措。原来,孤单是如此可怕的病菌,让人骨子里开始疼,却抓不住,送不走!她却不知道,有人心里比她此刻的心情更加灰暗。

    为了老爷子的九十大寿,柳起帆只得按捺心情,一边拜托tony依然去那个家门口等候,一边加班加点的进行手里的工作。几天没来,想不到丁阿姨家已是人去楼空。柳起帆看着门口贴着的搬家通知,握紧了拳头。

    “小少爷”tony低声喊着,面色尴尬。他也是要养家糊口的人,当然得听从夫人指令。

    直直的盯了tony几秒,柳起帆垂下眼,不再留恋这道门,转身就走。至少,他确定老师不会再出现在这里,既然没有老师,这个地方对他而言,有何意义。至于其他,心里暗暗起誓,下一次的自己,绝对不要这么天真,所以,他必须得真正拥有力量。“回去吧,爷爷的生日礼物,我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呢”

    “是!”tony高兴回到,看来夫人也该放心了。小少爷虽然聪慧早熟,毕竟只是个不满20岁的少年人。

    柳起帆在车里最后望了一眼自己居住了三年多的小区,合上眼不再言语。他真庆幸当初没有带走一张照片,否则以他母亲的气量,老师一定会被打扰。既然老天给了他第二次改变的机会,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让往后的生活都可以被自己掌握。他还记得,第一次的改变,是从那一天开始。

    柳起帆留意着门口,依旧一点动静都无。桌子上的葱花跑蛋已经是第五份,这意味着从那天老师叫他一个人回家以后,老师已经五天没回来过。因为担心沉浸在电脑世界的柳起帆忘记吃饭,程嘉一专门购买了一台录音电话机。每天中午打过来的电话,不需要柳起帆接听,设置的自动应答功能就能很好的起到提醒作用。按下放音键,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妖精。为什么不接电话,难道不在家,不要吓我啊。有什么问题可以请对面的丁阿姨帮忙,我一会再打过来”一时没有接起的电话,成了他这几天没日没夜反复聆听的圣经。老师说她身体不舒服,到底怎么了,在哪里,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他想问好多问题,却唯有在程嘉一拨打电话回来时,无言的听从她的吩咐。

    电话声响起,柳起帆飞快的接起。程嘉一轻快的声音传来“小妖精,是我。有没有乖乖吃饭,这几天在家要乖哦,我很快回来”

    “在哪”闷闷的问出憋了几天的疑问。

    “我在哪里?”疑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似乎惊讶他的问题。

    “不回家”指控她的不乖。

    “嗯,身体不舒服现在还不能回家,昨天已经告诉你了啊”程嘉一很快明白他的意思。

    “在哪”坚持要知道这个答案,他记得老师的每一句话,却恼火永远只能等候。

    “一定要知道啊”温柔的语调传来,安抚着他的委屈。“长征医院x楼x号,现在都告诉你了。”停顿一下,传来令他失望的话语“先这样,一会再联系你哦”

    “嘟……”电话里唯余寂寞的嘟声。柳起帆瞪着这讨厌的家伙,突然想起之前的留言“找对面丁阿姨帮忙”

    他记得那个脸盘圆圆的阿姨,那个唯一不因他从不回应而依然笑脸对他的阿姨。也是这小区里,他跟老师唯一算得上认识的人。之前程嘉一还会每天带着他去附近的公园转转,意图让他多融入人群。但因程嘉一本身性子冷淡,再加上两人发现了新的乐趣,柳起帆几乎都不再出门。

    敲开对面的门,丁阿姨奇怪对面的漂亮男孩一向平静无波的面庞上居然满是焦急“小帆,怎么了?你姐姐呢”

    她在问谁,谁是姐姐?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出去”

    “出去哪里”可怜这孩子似乎有些呆呆的。

    “长征医院x楼x号”第一次一口气说出这么多字,柳起帆拉住丁阿姨的手就往外跑。他的老师,他终于知道在哪里了。

    “哎”还系着围裙的丁阿姨慌忙喊道“慢点,慢点!我跟你一起去”

    虽然那医院离这里并不远,但是看那孩子的急切,丁阿姨还是决定打车带他去。莫不是他姐姐出事了吧。

    到了医院门口,丁阿姨带着柳起帆进了x楼,嘈杂的吵闹似乎消失了几秒:多漂亮的男孩!看到他脸上的着急,拥堵在电梯门前的人们不自觉让出道路“小伙子,你先上去吧”提着鸡汤,本欲踏进电梯的一位中年阿姨笑笑,让出这一班电梯的最后一个位置。

    “啊,麻烦帮他按下23楼”被丢在外面的丁阿姨赶在电梯合上前对工作人员喊道。

    “小伙子,来看你亲戚?”眼前这漂亮小孩年纪不大,电梯里的众位阿姨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来探视自己生产的亲戚。

    耳边的嘈杂声让柳起帆有些害怕,可是他知道老师就在这里,所以没什么好怕的。马上,他就可以看到老师。

    “23楼到了”工作人员报到。

    “你到了,出去吧”一位阿姨提醒柳起帆。

    “x号”轻声说出这个病房号,期待的看着提醒的阿姨。

    “呵呵,不知道在哪?”阿姨笑问道,她看着这么好看的小伙子就高兴。真希望自己媳妇生出的孙子以后也能这么好看。“我带你去”

    带柳起帆来到目的地,热心阿姨急匆匆走开“就是这了,你亲戚还真有钱,住这么高级的单间。我要去看我媳妇了,走了啊”

    老师……推开虚掩的门,正要张嘴,却看见拥抱在一起的男女。一股酸涩从心口涌上,柳起帆下意识的退到门外。为什么,为什么老师要抱着另外一个男人?

    “谢谢!”程嘉一道谢,推开林夜。

    “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挥开因她离去而生的失落,林夜无所谓的笑笑。察觉不对劲的转头一看,并未异常。奇怪,他暗笑自己的神经质,刚才好像有人。

    柳起帆睁大眼睛,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才控制住那声惊叫。屋内的那个男人,与若干年前的那张脸重叠起来,铺天盖地的回忆如潮水般涌入他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