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二十四章:女人间的战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二十四章:女人间的战争

    睁眼醒来,这眼皮就直跳,程嘉一先确认了是左边眼皮跳,才喃喃“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幼时由外婆带大,经常听的故事都是神仙妖怪,天道循环之类。对一些流传下来的古老说法本就比较相信,但往往希望好事灵验,坏事不灵。遇上跳眼皮这等总归都是不好的兆头,她一向两权相害取其轻,更愿破财消灾。

    “你干嘛要先摸一摸眼皮才念经”头顶响起慵懒的男声。

    “确认是哪边眼皮跳”迷迷糊糊的回答。

    “那要是右眼跳呢?”

    “当然念左眼跳灾,右眼跳财”不对,脑袋此时才完全清醒。她床上怎么有人?

    “早啊,我的一一”随即一个法式热吻。

    “嗯……”半晌之后,程嘉一才偷得些许新鲜空气“不愧是花花大少,一早就这么活力十足”

    “满足你的好奇心了吗?”林夜撑着头,另外只手沿着她的背脊慢慢划着圈移动,惹得程嘉一一阵酥痒。

    “林助”思索了用词“你真是盖世神功!”

    “呵呵,马屁精”在她圆翘的美臀上拍了一记“叫我敬之”

    “干嘛”不满的抓住林夜不安分的手,程嘉一笑笑“感情少爷你家真是家学渊源,还有个表字不成?”

    “是啊是啊”林夜往上抬抬身子靠着床靠,腾出另一只手,抓起她一缕发尾拨弄着她的鼻子,好心情的看着她狼狈的四处躲藏“早告诉你少爷我家大业大,说书都能说上几天几夜。家里老头子又好这口,他看中的孙子都会另外起个名字。他一辈子以自己跟过我们开国领袖为荣,害的我们这群人……”说到这,林夜表情变了变,没再继续。

    “这么说来你上次说的都是真的咯?我还以为你说的著名革命老将是那种一抓一大把的著名呢”程嘉一眼睛闪了闪。

    “哈哈,一抓一大把,老头子知道肯定气死。按武将算,虽然没十大元帅有名,却是贴身近臣。按文将看,老爷子还跟过我们开国元勋里的经济之神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嗯?”他怎么觉得,怀里的女人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位女人都要可爱动人,就想这样看着一辈子。

    “以前不是年少无知,当你电视剧看多了,老想给自己安个显赫出身嘛。”轻轻拉了拉被角,盖住自己裸露的肌肤。

    “往祖上说倒是挺显赫的,不过,咱们都是新中国的子民了,谁比谁显赫是吧?老头子当年还拼命想要个贫农出身呢”林夜不以为意,滔滔不绝“昨晚我这么努力,说不定”面带微笑,抚上她肚子“过几个月都要升辈分了。张志那小子要不因这,能逃过那一局?替上的杨流云,刚好因为遇见你,布置了那么久,连点浪都没翻起,你说,该怎么赔……”

    语调暗哑,双手也离开原来的位置,上下移去。各自占据一方要塞。

    程嘉一笑开“怎么,你都想那么远了?我这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夜沉默几秒“总归有办法,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再说,身强力壮的,有时间耗下去”

    “呵呵”抬眼望着那悠闲的男人“我可不敢,你那加强连不劈了我”

    “没有……”

    “没有一个连也得一个排”程嘉一翻身“当你下属就够胆战心惊了,我可没其他念头”

    林夜欲拉住程嘉一的手僵在半空,看着那个自在走入卫生间的女人,脸上阴晴不定。

    “多亏你庆功宴是周末举行的,否则我从不迟到的记录都被你打破了,帮我拉一下拉链”

    “你就想当我下属?”温柔的语调变得有些冷,不知道是否因为春末的清晨依旧有些寒冷的缘故。

    “本来就是,你不会忘记我额外还在替你打工吧”笑眯眯的回头,发现总是笑脸迎人的林夜这会一脸暴风骤雨“林助,你怎么了”

    “那我们昨天那样也无所谓?”

    “好奇心害死猫啊”难得在他面前吐露孩子气的一面“一场你情我愿,不过”皱皱眉头“我可不想公私不分,好奇一次也就够了”

    “程嘉一!”愤怒的腔调根本不似那个笑脸狐狸。

    “翻脸不认人啊”比声音大“好歹一夜因缘,你也不用吼杀父仇人般吧”

    “呵-”轻笑一声,从背后将程嘉一压倒在床上,林夜翻身,望进那双清澈、无情、又有些恼怒的眸子。

    “没心没肺,嗯?”亲昵的说完这句,下床穿好衣物,摔门而去。

    叫服务生送来一套小号的女士运动服,程嘉一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般决定去健身。运动一场,大汗淋漓,太阳照常升起。

    “lucy,居然可以遇见你”桑拿房里,kate眯眼看了半天,确定眼前这女人真是消失很一段时间的家伙。

    “kate姐依旧这么美貌**啊”把毛巾从眼睛上拿开,程嘉一扯扯嘴角。

    “别学jason那臭小子。”kate贴着她坐下“我还以为两大帅哥都被你拐跑了,正说找你算账呢”

    “哪里啊姐姐,我也正因为黯然神伤,才不敢踏入这个伤心地呢”

    “哟?那你今天上午怎么跑来了”kate顺着她话头,她本以为程嘉一一定知道些内幕呢,毕竟jason跟她私交一向很好。

    “哎,一言难尽。我这是以毒攻毒”程嘉一歪歪嘴“姐你也知道我是干嘛的”

    “干嘛的?”kate愣住,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钓金龟啊——”

    “啊?”这下是真愣了,自从稍有深交后,她可从没把这妮子当做那份料,怎么她还念念不忘。

    “真的呀”叹一口气“话说我前段日子没来也为这努力着,昨晚终于成功了,金茂一夜风流,正得意呢,今儿一早就被甩了”

    “真……的?”看程嘉一表情如此认真,kate不由信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