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二十章:为谁加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二十章:为谁加油

    当杨流云从法国回来后,程嘉一发现自己的心态发生了,近乎180度的变化。.之前听到耳边的传言是这副总总是黑心冷面,冻力十足。偶有的接触更是让她理所当然的认为确实如此。面对一个严肃的,不苟言笑的上司,尽管他其实斯文帅气,俊雅不凡,首先涌起的却总是带些惶恐。

    现在,人还是那个人,却是自己乏善可陈的年少时光里唯一动过念头的偶像……

    她的大学校园生活,回忆起来并不愉快。但进学校的第一年,也有着青春的绽放。一如大多刚进大学的小女生,她兴致勃勃的加入各种社团,满怀豪情的参与各种活动。

    也是那个时候,她接触到咖啡的美好,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也是那个时候,她发现世界上居然有奢侈品这样的奇怪物事,当你拥有它们时,别人对你的态度立马不同。

    作为典型的、暴发户中的一员的程嘉一,沉浸在金钱带来的美好生活中。世界是彩虹大道,自己近乎无所不能。她热情、她招摇、她精力无限。甚至很有兴致的打算成立seg八卦团,意图对精神上的咖啡导师进行全方位多角度勘察。如果,不是突如而来的意外,她的人生路,会通向哪一处花园?

    杨流云虽然早知道自己抛出的赌局已是完胜,但能完胜到这般地步,确实还是有些出乎意料。现今那个总是偷瞄自己,一跟自己说话就面红耳赤的程秘书与之前专业、严谨的程秘书真是同一个人?看来,他真是小觑了偶像的魔力。

    “副——总”姚克强偷抹了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迟疑的开口。他觉得很不对劲,眼前的气氛非常不对劲。人果然贱皮子,比起眼前这个时时嘴角含笑,用语温柔的上司,他还是更习惯原来那个面无表情的杨副总。

    “怎么?”杨流云看着面前的采购总监,他干嘛一副遇到外星人的表情。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才对。安心的吐出憋在胸口的惊诧,刚才那句‘怎么’,冷淡中带着些许不耐烦,这才是副总一贯风格嘛。姚克强继续报告“跟bh的谈判现在还是焦灼状态。本来今年2月,日本新铁公司率先与巴西loc宣布双方达成一致,矿石涨幅锁定为62%。韩国钢铁、法国洛钢均接受了这一涨幅。但bh公司却以澳洲运费低为由,坚持要求中方对此作出7至10美元的补偿。”

    由于历史原因,国际铁矿石资源主要集中在巴西loc、澳大利亚力rt和bh三家矿石供应商手中,而过去主要由法国洛钢、日本新铁和美钢联各自代表欧洲、亚洲和美洲的钢铁企业同三大矿石巨头谈判来确定铁矿石交易价格。按照国际惯例,上述任何一个代表与三大矿主谈成的价格,其他人也按此执行。

    “其他公司呢?就这样由着bh漫天开口?”杨流云略动了些怒气。

    “我方代表团里意见也不太统一。bt坚决不同意,但是另外几家公司代表担心若不答应对方条件,今年的购买计划会泡汤。因此谈判……”

    “你派人跟bt那边再接触下,gens是坚决的站在他们那一边,至于那些摇摆不定的家伙,放出话去:gens宁愿动用库存,也不会接受高于先前达成的62%的涨幅进口bh的矿石。若是少了我们两家,看他们以后怎么被bh掐着脖子要价吧”

    “是!”姚克强欣然领命,不愧是杨副总,这决定下的多有气势。拿出另一份文档递过“还有这个,上面又发来文件催促,要求gens尽快定出此次参与美国大宗采购的成员,这是定好的名单,你看是否需要修改”

    接过姚克强递来的名单,扫视一遍“这个郑妮是谁的人?”

    “她是林助提上来的,提拔原因是几年前跟巴西loc公司的那份合同,要不是她仔细,gens损失惨重呢”

    “哦?”

    一看上司也有兴趣八卦,姚克强开心附上自己掌握的资料“说来那个case算是林助当上总助后第一宗重要case,结果主要负责人victor不知道吃错什么药,居然没发现两份合同的计量单位不一致。中文合同里单位标明用公吨,英文合同里居然写成吨,巴西可是习惯采用美制单位。要是就这样签了合同,gens跟loc每采购一吨,就白白少了近100公斤。”

    “你倒是记得清楚”杨流云盯着说的起劲的姚克强打趣。

    啊,又来了。兴奋的姚克强收敛情绪,面对这样温柔的杨副总,他还是赶紧离开比较保险。

    这么说,那个叫郑妮的倒是帮林夜一个大忙。资料里,victor该是林夜父亲安排来的辅臣。有趣,杨流云轻笑。他以前很少管上海这边,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宗。略做思索,“一杯曼特林咖啡”杨流云拨出电话命令,果然看到窗户外的某人又是一阵激动。深思的摸摸下巴,粉丝效果不错,但是,他要的可不仅是,一位咖啡小妹。

    “你还记得郑妮么?”看着送咖啡进来的程嘉一,直截了当开口。今天盘着头发的小秘书一身宝蓝色黑边外套配粗呢套裙的装扮很映时节,不过,他还是更喜欢看她披散着头发的样子。gens的着装要求实在过于严谨了,是否该考虑一下,今年公司大会上提出修改建议。

    “啊,你是说choie”慢了几秒,程嘉一才知道他说的是谁“当然记得,以前我们都是28楼的秘书呢,怎么了?”

    “她是林夜那边的么?”这些本应摆在台面下说的话,就这样扔了出来,惊得程嘉一有些失措。

    “都……都是gens的员工,从级别上来说当然是林助的下属”这么回答没问题吧。

    “她当初是被林夜一手提拔,听说因为loc公司的案子,我记得那时候,你也在28楼了吧”

    “是……”有什么问题?她莫名其妙。

    “说起来”杨流云盯紧她“那一年的28楼的老员工中,好像只有你还留在秘书室了,为什么呢”

    “啊,为什么”程嘉一满脸不解“这是高层的决定,作为下属的我只是遵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