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十九章:异国他乡的别样春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十九章:异国他乡的别样春天

    四月过半,虽然新闻与报纸上一直在报今年的暖冬使得莫斯科平均气温是几十年来最高,但白雪的痕迹还隐隐可见。.时而温暖时而寒冷的天气一如那只老狐狸伊万.巴甫洛夫。然而春天,毕竟已经降临。

    多亏两国间的原油管线修建方案总算正式提上日程,这也使得俄能源总公司不得不诚意考虑与gens的合作。一个多月的多轮谈判顺利进入尾声。要让巴甫洛夫同意gens提出的条件,实在堪比和尚庙里卖梳子。林夜带领的这个6人小组为了让老狐狸在合约条件上松口,在谈判的这最后半个月近乎不眠不休。多管齐下,才使得那老家伙耷拉着眼睛放弃他意图gens先期投入30亿美元而只拥有5年开采权20%份额的如意算盘。按现在中日每年对俄原油近8000万吨的需求,gens参股西伯利亚的油气勘探开发计划,必定保证十年内收益率稳步增加。

    漂亮的一仗,林夜在角落微笑,只是想不到短短十多天,上海那边竟然发生那么多变化。

    头顶繁复的水晶吊灯熠熠生辉,变化的光线幻化出无数张总是一本正经的小脸,林夜眯眯眼,心尖一片柔意。招手从侍者盘里拿过一杯香槟,手腕轻轻摇晃几下,荡漾的香槟酒似乎被他挽成了一朵酒花。呵呵,嘴角微扬,一双桃花眼此刻流光溢彩,如上好的古法琉璃,斑斓通透:一一,既然老天爷几年前不经同意的把你送到眼前,我倒要看看,它怎么敢单方面毁约。

    “先生”身旁突然插入道清脆的女声“可以邀请你跳只舞么?”

    微微惊讶,他以为这场俄能源公司为庆祝三家公司签约而举办的晚宴,请来的都是自持身份的名门淑女,居然也会有如此大胆的……美女。

    漫不经心的打量完毕:高挑修长、冰肌玉骨、金发碧眼。林夜勾动嘴角,对着这典型的俄罗斯美人露出招牌笑容“乐意之极”

    不知不觉间,参加宴会的众人已然就着林夜这一对翩翩起舞的俊男靓女围成一圈,欣赏起他们曼妙的舞姿。

    一曲既罢,掌声雷动。伊万.巴甫洛夫抖动着自己的八字胡须,一边拍掌一边走近“林,我还在到处找你。原来你竟这般了得,连我的宝贝公主都对你另眼相待”

    “爸爸!”玛丽亚.伊万洛芙娜.巴甫洛娃,这位被誉为继列别申斯卡娅之后的又一只白天鹅,莫斯科上流社会无人不晓的“能源公主”对着自己的父亲娇嗔,白皙脸颊上飞起的红晕不知道迷倒在场多少男性。

    “哈哈,好好好,我这个老头子就不来扫你们这对年轻人兴了”巴甫洛夫豪气的拍拍林夜肩膀“我的公主就交给你照顾,可别让我失望啊”此番话语一出,已经有人激动的惊呼。难道,这只老狐狸早打算把自己的女儿交到这个东方人手中,难怪此次西伯利亚油气开发……

    林夜笑笑,左手放于身后,慢慢将右手置于胸前做出邀请,绅士的弯腰“能作为‘蜻蜓姑娘’的舞伴,实在是我的荣幸!”

    音乐响起,林夜握住玛丽亚递来的芊芊玉手划入舞池,对着巴甫洛夫送出一份心知肚明的笑容。

    巴甫洛夫掠了掠自己的八字胡,面色笑容不减,心里却一阵恼火:这个中国人实在不识抬举,居然当面拒绝自己抛过的择婿枝。不过,想到自己美丽女儿的魅力,又是信心十足。他笑容愈大的与周围寒暄,更引得猜测四起。

    回到酒店,林夜的疲惫在见到房间里的包装盒后总算消散几分。他慢条斯理的挑开金色包装袋,看着盒子里这套定做的套娃,想象那女人收到礼物时的惊喜,顿觉残留的那些疲惫竟也不翼而飞。

    要知道一套俄罗斯套娃的制作工艺十分考究,单单木材的准备就颇费时日。上好套娃的木材,一般在初春时节树木中富含汁液的时候就把树砍倒,剥去树皮,只剩少数几环树皮以防止木材开裂,然后暴露于空气中通风。如果要做中等尺寸的娃娃,那么要晾干两年,而如果要做15件套的娃娃,那么每个娃娃的内壁要做得很薄,对木材的要求也就更高了,一般要晾干5至6年。经过楦空、烫花、镶金等工序制成.每个娃娃至少要经过15道工序,大小都不用工具测量,而是艺术家们凭感觉和经验而定。可以说,每一个套娃都是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为了让俄罗斯的老艺人们赶在自己回国前做出这么一套,林夜花费的苦心与精力不亚于此次跟巴甫洛夫的谈判。但,也一直到此刻,他才真的觉得,自己此行非虚!双手交叠脑后,心情愉快的仰躺在床上,几年前那个战战兢兢的女孩形象似乎就浮现在天花板上。

    “中文合同里写明一共5000万公吨,单价为78.95美分/公吨;英文合同里标注的却是5000万ton——你看这里”程嘉一伸出手指,用自己修剪圆润的指甲在合同上轻轻划着“单价为。虽然在我们中国,通常概念上一公吨与一吨的含义相同,但这是外贸合同,而且”程嘉一瞄了瞄聚精会神盯着合同的林夜“在计量单位这么重要的条款上,两种语言的合同标注不一致……林助,我觉得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这个……”程嘉一察觉自己好为人师的习惯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