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十五章:自投罗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十五章:自投罗网

    来到24楼已经近两个月,针对她的各种猜测总算稍微平息。 .周围的同事也从一开始的嘲笑讽刺,慢慢变得愿意跟她插科打诨。毕竟,她是很好的聆听者;再毕竟,她可以提供一些关于林助的小道消息;再再毕竟,在gens,这样的上下调动也实在比较平常。她的直接上司更是由一开始对她空降的防备猜测,变成放心的要她跟其他助理一样做些制作内部流转单据、成本核算单、要货合同,完成资料信息的录入,信函回复等日常工作。程嘉一按部就班的做着自己这份外贸助理的工作,自得其乐。

    只是……程嘉一头痛的看着这份从子公司sn外贸部传来的报备,这下该怎么处理呢。她都怀疑林夜故意整她了。难道是因为她之前没有用上他送的手机,可是不是已经顺了他大老爷的命令了?哎,可怜,她又遇到这样类似的事情。

    按按额头,还是敲开经理oliver的办公室,“在其位,谋其政”一向是她职场原则。

    “经理”程嘉一看着眼前这个忙碌的男人,稀疏的头发被他精心的梳理到一起,掩盖自己日益光亮的头顶。难怪28楼的女人们热衷那只蝴蝶,果然对着美的事物,做事会开心许多。

    “wendy,跟你说过很多次啦,叫我oliver就可以了”oliver满脸堆笑“有什么事”

    其实他很喜欢别人称呼他经理的,程嘉一暗道。

    “是这样的”程嘉一上前,翻开手上的资料“这份sn与tm签订的协议,很有问题”

    “哦?”oliver疑惑,仔细看了一遍sn递交的副本“这个啊,我之前已经看过一些了,没有问题,你正常的录入系统就可以了”

    “不是”程嘉一坚持“经理,这里,你看,有很大的风险”心里暗叹一口气,仍然尽责的对上司发表自己的意见。

    “wendy”oliver看着她“我知道,你可能还是不太习惯我的工作方式,我跟林助的方式不太一样这我也知道”他停了一下“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适应我的风格。”

    程嘉一看着这个拉下脸,语气不善的男人,内心叹气声更大:又来了。别人提出的问题他都可以接受,唯独自己提出意见,就会被这样含沙射影的讽刺,提醒她已经从28楼跌下。

    “对不起,经理”程嘉一妥协“我只是觉得这份合约风险系数太高,而且sn并没有附上专业公司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不合内控制度。所有的资料我已经放在那份文件里,我先出去了”

    “等等”一道声音响起,程嘉一与经理同时看向门口。

    “呀,杨副总”oliver急忙起身,满脸堆笑的迎上。“您怎么来了。”

    “陈经理,你好”杨流云点点头“临时起意,刚才听见你们在谈sn合同的事情?”

    “是,是”oliver笑答“就是之前跟张副总报备过的那份石油套期保值的合同。”

    “有什么问题?”杨流云望向站立一边的程嘉一。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见她。他一向是说一不二的人,既然决定放手,就不会再去多关注有可能引起他与林夜不和的小小秘书。张志要照顾早产妻儿,换他临时管辖外贸部。但是,程嘉一,你居然在这里。

    “没问题,没问题!”oliver怒瞪了一眼程嘉一,这该死的女人,都是她害的。否则这样的合同,哪会引起副总关注,看来他之前的看法果然没错,接受这种高层踢下来的烂山芋,准没好日子。

    程嘉一看看杨流云,再看看经理,欲言又止。

    “嗯?”杨流云抿紧嘴角,推推眼镜“还是慎重些,30分钟之后会议室做报告”下答完命令,转身出门。

    会议室里,gens外贸经理满是不屑,但是他很快掩饰了自己的不屑。毕竟在这位公司高层间人所皆知的冷面副总面前,低调一些总是没错的。他倒要看看这个被赶下来的败军之将怎么说明。

    程嘉一今天一身黑色单排扣小西装套装,隐约露出的亮粉色衬衣使得整套衣服不会过于沉闷。尽管对她极端不满,oliver还是忍不住追随着起身的程嘉一:连走动都这么摇曳生姿,他就说这个女人跟林助有一腿,真***羡慕啊。程嘉一当然不知道她现在的直属上司脑海里的龌龊念头,她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做的都是一个尽责的助理应该完成的工作:

    “副总,经理,我仔细研究了sn与tm的这份为期两年的远期期权合约。sn与tm签订的第一条款为:这份合约期限内,纽约商业交易所当月轻质原油期货合约的浮动价高于53美元/桶时,sn每月可以获得“30万桶x1美元/桶”合计30万美元的收益;当浮动油价介于52美元/桶至53美元/桶之间时,sn可获得“(浮动价-52美元/桶)x30万桶”的收益,当浮动价低于52美元/桶时,sn每月需向tm支付(52美元/桶-浮动价)x50万桶等额的美元……”

    “这有什么问题么?看起来很正常,甚至tm公司吃亏”oliver打断,接过话头“现在的每桶油价可是已经55美元,tm的总公司at更是公开表明看多石油,长期看来油价肯定攀升。sn几乎每月白白进账30万美元,这难道还不好?”

    “是这样”程嘉一打开做好的paper,paper上列了一些简单等式“这一点——若浮动价低于每桶52美元,tm的标的物为50万桶,相当于sn额外多承担了20万桶的下跌风险期权.这显然有失公平。我不明白为什么sn会答应签订这样的合约。从合约中看,sn的获利条件是浮动价高于52美元/桶,而tm赌的则是油价的下跌,在52美元/桶下方,每下跌1美元,其将获利50万美元.”程嘉一停下,神色肃穆。

    杨流云看着投影仪,不说话。

    “但是年初美国暴雪引起的取暖难使得石油价格一路攀升,何况美国不仅陷在伊拉克战争中,以它的一贯的作风,对伊朗问题还会一直纠缠下去,很可能产生地缘冲突,这绝对会激发石油需求;刚过去的欧佩克会议更是拒绝今年增产的提议。所有的消息看来,石油需求增加而供给不变,怎么不引起原油价格增加”oliver反驳。

    确实,而今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早已突破每桶55美元,这个月依然保持上升势头,各大投行,包括tm的总公司at都积极唱多石油,at上半年频频发布报告唱多油价,声称年内原油价格将冲上每桶100美元,甚至每桶150美元。世界各地的投资商们无法想象油价会跌破52美元,tm跟傻瓜一样,签了一份冤大头的协议。

    程嘉一点头“经理,你分析的很对!不管怎么看,今年油价都是攀升,sn可以预见稳获未来8个月计240万美元的收益”

    “那你浪费副总跟我的时间有什么意义”oliver讥讽“我还以为你不会算数呢”

    “问题也出来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程嘉一不紧不慢的接过“tm不是傻子,它为什么敢签下这样一份协议。我个人觉得,这已经不再是一份一般意义上的套期保值合同,而明显变成份对赌合约。这是投机!”

    杨流云微微颔首“你的看法?”

    “是!其实这应该也是能被看出来的”程嘉一不卑不亢“油价飙升的因素,还有投行与各大对冲基金的推动。今年油价看多,自然sn赢利,但是投行与对冲基金也很可能紧接着看空石油,这份合同期限两年,明年开始这份合同的不对等期权风险就会突显。sn用自己的固定收益去赌tm的浮动收益,假如……假如石油价格跌至50美元,sn每月就要亏损100万,只要这个价格持续4个月,就抵消了sn一年的收益。如是在50美元下方……”程嘉一说不下去了,这个后果太过严重。

    oliver目瞪口呆,这个女人在胡说什么!她……

    “我知道了”杨流云深深的看了一眼程嘉一,也阻止了oliver的愤怒。“我会派人到sn进一步考察这件事情,散会。”

    回到办公室,拉开很久没有拉动的左下角抽屉,盯着那套医生玩具,杨流云轻语:不要怪我没给过你逃脱机会啊,程秘书~

    若是其他人看见此刻的杨流云,一定会怀疑自己眼睛是否坏掉,那个笑如灼灼春花的男人,真的是他们的冷面副总?

    作者有话要说:是的,当时就是这样。

    都说是yy文了,当然能把百度到的都yy一次

    我可喜欢当事后诸葛亮了,这个特性以后还会一直呈现

    叉腰仰天大笑中……

    yy更快乐

    番外一:美人醉之美人图

    这家老牌知名酒吧也堕落到请一些不入流的演唱了。杨流云放下酒杯,拎起西装,准备换一家。不经意一眼,只见那舞台上霸着麦不放的女孩一身嘻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