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十三章:无奸不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十三章:无奸不商

    之后的一周,平静无波。ly递交辞呈的第二天就离开了28楼,带来的稍许混乱也被28楼的其他秘书迅速摆平。能到这个位置的人,谁没几把刷子?程嘉一还算完美的完成所有交接,那无良上司也良心发现般批准她可以把自己三年来都没休过的年假一次性补足。这样算来,她居然可以一直到春节之后再到24楼报道。

    她只是没想到,健身会所会因重新装修而停业。突然多出这么多空闲,竟使得程嘉一犹如一夜暴富的彩民,有些不知所措。幸好她还记得身边有张名片可以排上用场。

    victor会开一家咖啡厅实在出乎意料,更没想到自己会成了这的常客。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城市,她可以去看望的人,实在太少。陈伯去了美国,刘露露去了台湾,小妖精去找了他真正的家人,无良上司也去家人团聚,jason终于又有了新的恋情,柏教练自从周庄之后就失了踪影。

    春节将至,大街上处处张灯结彩,纵使这个城市是骨子里西化的最严重的一处地方,也毕竟摆脱不了中国人传统情怀。她有一种武侠小说里描绘的天下第一的孤独感,又有点李白写过的“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失落感。之前那几年,可以去陈伯家吃他烧的红烧肉,狮子头,香菇青菜,黄鱼汤……后来,后来可以让小妖精吃她做的口水鸡,蛋炒饭,叫一份饭店做的清蒸鲥鱼,然后窝在一起看看春晚,年,就这么过去了。而如今,如今概括成一句话:她,程嘉一,终于迎来一个人的农历年。

    亏得还有这间咖啡厅。这家店离她现在住的地方颇远,先得坐轨道交通3号线再换2号线,出了地铁还需走上十分钟左右。尽管如此折腾,她还是忍不住在放假的这段日子,宁愿借着地铁路线折腾着常常过来这里。否则,她有些悲哀的想,该怎么打发这段时间?

    很小的店面,连上victor自己,也不过三个人打理。其中一个服务生还是附近职业学院的学生,只有周末或是没课的日子才会过来。不过小姑娘总是笑容满面,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打心底跟着一起微笑。这,也是当初她能得到这份兼职的主要原因。“我希望这是间给人温暖的店”vitcor如是说过。程嘉一不是不惊讶的,这个当初几乎是gens大中华区一人之下的人,让多少商场对手恨之入骨的人,居然会变得这么温柔。不知道他本性其实如此,还是说,时间改变一切。

    “哈哈”victor面对这一脸疑问的昔日部下,开怀大笑“都有,都没有。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今天怎么还开店呢,不过我还真怕你不开”程嘉一咬着调匙,收回疑问,却有些无话找话。

    “我觉得你会来啊”victor笑眯眯的,似是真心诚意。

    “少来,我信你就是猪”程嘉一不买账,她可记得前段时间碰见这家伙时,他可没安好心。

    “啊?”victor微愣,随即恍然“还在为我上次告诉你的事记恨?”

    “当然”程嘉一扬扬拳头“要不是你莫名奇妙的跟我问我是不是还在gens做,又说什么当年提我其实另有内幕。我怎么会脑子坏掉的去跟那无良上司提辞职?”

    今天是农历三十,大街上的人流难得的变得稀少。人们都不约而同的挤入超市,乘过年前的最后半天采购小孩们爱吃的零嘴以及客人来时需要准备的烟酒糖果。各大饭店更是生意极好,早早高朋满座。民以食为天,何况是在这举家团圆的日子。唯一能称得上生意惨淡的,怕就是类似这咖啡厅一样的情调小店。也因此,店主victor有大把的时间陪一个无所事事的女人聊天。

    “活该”victor毫不同情“你确实脑子坏掉了,在我离开之时你没有被一起请走,就该有自己已经被盯上的觉悟”

    这话要是放在3年前,程嘉一是决然不懂的。不过现在她确实默认这份挫败。那无良上司怎么会放任一个居然胸无大志别无所图的小伙计,一个居然有能力帮自己做很多需做之事的小伙计,一个还能被自己牢牢掌控的小伙计溜掉。

    victor见她黯然,离座片刻后端来一杯地中海咖啡“喏”

    “啊,thanks”享受这份香气,她还真是只顾眼前快活。

    “呵呵”victor忍不住又笑开“当初我挑你,除了你的背景和愚蠢的天真,也跟你当初的咖啡店工作有一些关系。我是以为你一定会被牺牲掉的,出于人道考虑,我打算等自己开咖啡店时,赏你来做伙计”

    “喂喂喂”开始不满“虽然我也隐约知道你当初选我的不安好心,您老也不用这么直言不讳吧,很伤人也”

    “老?”victor怒了,想他正不过男人四十一枝花的黄金单身汉,居然被一位二十多岁的“大龄”单身女人说老,这实在有些过分。

    “嗯!”程嘉一不怕加重对方火气的诚恳点头“老者,尊也。我这不是尊你敬你么”

    “呵”这边争锋相对“相对某位已经过了女性黄金年龄的单身女人来说,我实在算是年轻”

    “哎”程嘉一叹气“只能叹男女之不公!”

    “不,你说错了”victor微笑,竟衬得他那略略肥胖的脸显出一些弥勒样“老天给了女人的善变来弥补男人的专一”

    “专一?你确定你说的是名叫‘男人’的这种生物?就不说那花蝴蝶,单就你而言,我不过在你手下待了短短半年不到,试图冲过我的电话拦截的女人就不下十个。”睁眼说瞎话,什么叫睁眼说瞎话!他都不怕冬天的风冻了舌头。

    “wendy,你错了”victor又笑“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明白为什么我说男人专一”

    “话说有一位专家,花费他一生的时间,随机挑选了男女婴儿各100名,对他们不同阶段对另一半需求追踪调查,才完成了这份报告”victor清清喉咙,很是慎重

    “0~5岁的时候

    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