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六章:不是不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六章:不是不报

    时光是你怎么留也留不住的客人。 .

    程嘉一印象里,才不过九月刚过。怎么居然已经快到寒冬。这两个月她过得真是有些浑浑噩噩,做了一堆傻事。其中之一,就是害得她还要来这里检查身体。哎……

    “程……姐”旁边穿来声怯怯的询问声音。

    程嘉一不予理会,继续翻着手上的杂志。这种号称高端体检,人性化,个性化服务的医院,居然也需要排队,不过谁叫自己来早了呢。医院之间竞争按说很激烈啊,手上这本广告她以为只会在地铁口发放呢。正好看到不孕不育症状这一页,没来由的厌烦,继续翻过。

    “你来这里查身体?”旁边的声音大了些,隐约带些火气。这个女人,她每次遇见这个女人都不能控制自己。刘露露瞪着那依然装没听见的女人,好不生气。

    “你是谁?”程嘉一终于发现眼前这个留着bobo头的孕妇在跟自己说话。

    “你!”刘露露控制情绪,不能气不能气。母亲的心情会传染给宝宝的。“我,刘露露——”

    “不认识,你认错人了”她怀疑这是否真的是高端医院了,这个医生还帮忙看孕妇?哼,就是不够有钱,否则自己开一家医院。

    “程嘉一”刘露露对门外的老公挥挥手,示意自己还要过一会。本来是乘体检来跟之前一直关系很好的医生打个招呼,没想到居然会遇见老熟人。这么些年过去,虽然她低着头,但是刘露露依然一眼认出这根“眼中钉”。

    “你-”程嘉一眯眼认真瞧了瞧“啊,是你啊”扫过她滚圆的肚子,还有门口那一直张望的中年男人“恭喜”

    “将来你做我肚子里孩子的干妈”刘露露决定不去先跟这个女人道什么旧情,真是吃饱了撑的。

    “不要”莫名其妙大上一辈,大多数女人都不喜欢。

    “就这么说定了,那小智障做干哥哥”忽略忽略,刘露露托住腰身深呼吸,跟这个女人计较的话自己从来没赢过。

    程嘉一横了她一眼,埋下头翻书不再吭声。

    有些不对劲,刘露露后知后觉的发现。别以为她人傻,当年只要有这女人出现,名叫柳起帆的小孩一定会在方圆十米之内。虽然这里是妇科医院,不过以她的理解,不该不见踪影啊。

    “小智障呢?”脱口而出,却感觉被肚子里孩子踢了一下。好吧,对不起宝贝,妈妈错了,妈妈不该乱叫人外号。

    程嘉一火大,合上那本不知所云的杂志“你怎么还是改不了没礼貌的习惯?首先人家不是智障,其次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她不过是来妇科检查,有必要一定跟人话家常么?

    “小姐”门口的中年男人跑进来“你是怎么回事啦~医院里不可以大声喧哗的说”双手护住娇妻,安抚的拍拍她的肩。

    “老李,没事,这是程……姐”刘露露安慰被吓到的丈夫,示意自己没事。她不跟这个疯婆娘计较,现在自己很有礼貌的“你还是先到门口等一会好不好,我跟她好久没见了”

    “哦”老李不放心的看看:这就是那个程姐啊,跟原以为的一点都不像嘛“有事大声叫我哦,你要小心”一步三回头,迫于太座发话,不情愿的走向门外。

    “长大了嘛”程嘉一拉拉她,刘露露顺势坐下。

    “那当然,我不像某些人,疯婆娘的习性一直改不了”乘机吐槽。虽然啦,现在自己修养好,但是这女人真的很过分也:居然说不认识自己,亏她还一直惦记着。

    “那是你老公”用的是疑问,却是肯定。

    “当然”语气自豪,突然又显得有些慌乱“你别乱想哦,虽然他年纪大些。我也不是什么……他是一个人到这边做生意,我一直帮他理发才熟识的”

    “你?”程嘉一仔细打量这个娇娇气气的小妈妈“理发”

    “你那什么眼神啊”刘露露不爽“我有美发师执照呢,后来一直都有做事的”

    “他对你很好”程嘉一看看这个浑身洋溢着幸福的小女人,由衷为她高兴。

    “是啊,扑哧”刘露露掩嘴,面带小女儿娇态“你不知道他那傻子。为了向我父母证明自己不是骗子,楞是把我们全家接到高雄去考察了一番,你知道我爸身体有毛病的,不方便出行,他就特意去国外订做了轮椅”

    “嗯”程嘉一不停的点头,听着刘露露这么多年的喜怒哀乐。

    “程姐”刘露露握住她手“老李希望落叶归根,我要陪他一起去。我爸妈也要跟着一起过去,他已经在那边盘了间铺子,还说等孩子大点,我可以继续做我喜欢的事”

    “那很好啊”程嘉一看门外的男人虽然时不时望向这边,却并没有不耐烦,更是觉得一阵放心。

    “程姐”刘露露哽咽“你跟……你有时间可以来看我,看看你的干宝宝”

    “知道知道”程嘉一挥手赶人“你瞧护士小姐已经暗示我好几次了”

    “哦”刘露露擦擦眼睛,朝老公挥挥手,那边已经急忙过来扶住娇妻,笑的憨厚满足“我跟着露露叫一声程姐了哦,要过来多看看我们露露和宝宝呀”

    对不断回头的刘露露翻翻白眼,终究看得那对夫妻走远。程嘉一笑笑,收好刘露露写好的联系方式。也许,就跟陈伯一样,她再也不会联系了吧。正所谓一层秋雨一层凉,几场秋雨后,走廊外的小街道上梧桐叶子早落了个干净,幽静的小路被细雨冲刷的干净中带些朦胧,似乎与不远处那条繁华的大街没有一点关系。栋栋红色的小洋楼与参差不齐的老式住宅楼互为点缀,远处的高楼因被云雾环绕失了真身。这就是上海,新的旧的、现代的古老的、先进的落后的,一切共存的心安理得。她也不该再留什么奢望,检查完就去换手机号码。

    几天后:

    “今天状态不是很好”柏崇文把盐开水递给翻下拳台的程嘉一。

    “嗯”咕噜灌下半瓶。

    “有事?”

    “哈,原来你也会关心人”程嘉一斜觑一眼。

    柏崇文不置与否。

    程嘉一闭眼休息,感觉有人在她旁边坐下。拳击馆里一阵沉寂,不知是不是刻意的安排,他执教的点上,这里总是空荡的。

    “我……”程嘉一依然闭着眼“前两天遇见一个多年没见的人,她过的很好,我很高兴”

    “那不是很好么”依然是没什么起伏的语调。

    “是很好,我想”她睁开眼睛,侧头望着自己的健身教练“我只是有些嫉妒”

    “拳击是让你身心放松,而不是带着情绪来发泄,况且”柏崇文拧开随身携带的茶杯“我感觉不到嫉妒,只有你的惆怅。”

    “哈,做健身教练的都这般敏锐么?你比jason更可怕”程嘉一不打算继续谈下去,交浅言深,实在没什么意义。

    “你为什么一直在逃避?”柏崇文突然抓住她还带着拳套的手“对一个拳手而言,一旦心存逃避,就永远不可能战胜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