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欢男爱1+2 > 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五章:酒醉后的症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女欢男爱1+2》第一卷:不过是为了打一场麻将 第五章:酒醉后的症状

    管闲事这种事情一向跟他无缘。 .但是如果事件的女主角正好有可能是前段时间林夜注意过的,他就很有兴趣管一管了。

    “hey,sheismyfriend”他伸手揽过醉醺醺的女人,客气却有力的把对方的毛手推开。

    “shit”高大的外国男人对煮熟的鸭子当然不会轻易放手,却在看到中国男人单手捏坏玻璃杯后恢恢离去。

    酒保张口结舌的看着这个恐怖的男人:好可怕,眼镜男都不可小觑,看起来斯斯文文,该不是要赖账吧。不对……天,那男人看过来了,“多少钱?”

    “不……不用了,这位小姐已经付过酒钱了,还有,还有找零”酒保急忙回答,他不要再在这样的目光压力下多待一秒。

    “我是问杯子”杨流云有些不耐烦,怀里这女人酒气真重。

    “杯……杯子”酒保愣了愣“这个,这个不用钱”快走,快走,只要不要在他这里闹起来,一个杯子算什么。

    杨流云看看自己流血的手掌,随意抽出手帕擦了擦手,虽然他一向很有耐心,不过嘛,有些事情上他喜欢用最快的方式达到目的。他得问出点什么然后把这个麻烦丢开。

    “醒醒”不留情的拍打这个醉态毕露的女人“赶快给我醒醒”女人醉酒真是难看。

    程嘉一努力睁开眼,谁啊,她的脸好痛。“啊,杨副总,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杨流云忍住自己的恶心,凑近这团烂泥“你认识我?”

    “废……呃”程嘉一打个酒嗝“废话,除了老总,你们那几张脸成天在公司内部网站上挂着,不……不认得才怪”大着舌头说话好难受哦,她忍不住了

    “呕”一团秽物从口中涌出。

    “该死!”杨流云嫌恶的看着自己一身肮脏,这下非得找个地方处理一下了。

    程嘉一觉得好受多了,总算心口没那么堵。嗯?转头四处看看,这里不是她家啊,那是哪里呢?头好晕,她要睡觉了。

    “喂”从洗手间稍做处理后出来的杨流云看着地上昏睡的女人,马路上的人们来来往往,对这样的情形见惯不怪。肯定是没人会去理会深夜里躺在酒吧门口的女人的。他虽然不喜欢多惹是非,但是就这样放着一个女人不管,也实在做不出来。

    街对面的快捷旅店似乎就是为深夜买醉的人们而设。在前台小姐兴奋的注视下,杨流云搬着这轻飘飘的女人进了电梯。电梯关门的瞬间,还能听到飘来的声音“ella,快看,这次来搞foronenight的男人好帅啊”

    把手上的重物往床上一抛,“咚”的一声传来,杨流云眉一皱,想想还是帮那女人把身子摆正到床中间,他也搞不清自己居然能做到这一步,就为了她可能引起过林夜的注意?还是刚才在酒吧门口看到她熟睡的面孔出人意料的安静祥和?

    再试着拍打她的双颊“你是谁?”

    “嗯”程嘉一含糊了一声,好吵啊,给我安静点,“啪”一个巴掌甩过来。

    “女人!”杨流云愤怒的摸着自己的脸颊,“piapia”两声打回去“告诉我你叫什么”

    “痛”程嘉一吼了一声,脸一偏“sasa”继续睡觉,谁也别想再吵醒她。

    “sasa?”杨流云重复了一次,这是什么鬼名字。这个城市就是这点讨厌,明明都是中国人,偏偏一人一个外国名,真是失了传统。

    如果被他知道这个自称叫“sasa”的女人其实有超过一打的英文名,不知他又该如何做想……

    “啊?”程嘉一本以为自己已经被无良上司训练的纵是泰山崩顶也只会一笑而过。却不料还是失算。

    “一一”林夜讨好的笑“我真喜欢看你这么……天真的惊讶”

    收起表情,程嘉一不悦的低吼:“请林助称呼我wendy”

    “一一”林夜盯着她,像雪地里的狐狸盯上了兔子“你我都知道,你的英文名字可以从a排到z了”

    那又怎样?程嘉一不在乎的想。否则用什么英文名啊,英文名就是这点好。用完即丢,每当她换一次名字,她就犹如换了个角色“林助,如果您不称呼我wendy,我真的没法融入你交代的工作中去”

    “好的,一一”林夜坐回椅子,目光放肆的上下打量。她今天这身白色开领衬衣配垂坠感很强的西装正裤真是特别干练。“腰带是今年bv的新款哦,怎么,你敢飞去欧洲了?”可惜,有些老气。闪过一抹天蓝色的记忆,真是不够愉快呢。

    “朋友代购的”程嘉一放弃在称呼上再跟他纠缠,四下无人的话,她实在不能控制无良上司的无良爱好。反正她越是表现的在意纠结,他越开心。这会他的手指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叩着扶手了。几年下来,程嘉一发现,这位上司唯有想什么坏主意或者不高兴的时候,才会无意识的轻叩放在手边的物体。只是,这样的次数实在太少,看来自己很注意他啊,否则怎么会发现。程嘉一被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连忙出声甩开“林助,可以请问您为什么想要重新装修办公室么?”有点不太对劲。

    “啊哦”林夜眯眼一笑“我不知道自己还需要向秘书汇报我的意图呢?怎么,你想管我么?我可是很欢迎啊”伸出手臂,一副等她投怀送抱的痞样。

    “林助”程嘉一挑挑眉“根据gens规矩,异性同事同处一室时,百叶窗一定是打开的”

    “那又怎样”林夜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