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二号首长第三部 > 第094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二号首长第三部》 第094章

    唐小舟问,想去哪里吃饭?

    林椰说,随便,你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

    唐小舟说,我买了些熟食,放在酒店房间里,原想在那里对付一下的。

    林椰问,都买了些什么?

    唐小舟将自己买的东西一一列出。林椰说,这么多哇,一个人怎么吃得完?

    唐小舟撒了个谎,说,原本约了一位朋友谈事,他临时有事,来不了。

    林椰说,那就去吃熟食吧,别浪费了。

    好不容易接到林椰,已经接近七点。唐小舟说,真是抱歉,让你等了这么长

    时间。

    林椰说,雍州的交通就是这样,又不是你的错。等你哪天当了雍州市长,要

    把这个交通整治好。

    唐小舟暗想,将交通整治好,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个市长都不是神仙

    ,大家都要gdp,这个矛盾,恐怕难以解决。

    唐小舟问,你们这个班,是不是快结业了?

    林椰说,还有两个月吧。

    七点过后,交通情况有所缓解,路上还算顺利。进入大堂,见到一个男人用

    手机打电话,旁边一个年轻女人的手机响了,立即拿起电话,只是说了几句话,

    便走向那位男性。唐小舟想,这两个人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两个人见面后说些什

    么,他没有时间留意,而是领着林椰走向电梯间。电梯并没有立即到达,等了几

    分钟,不想那对男女随后也跨入电梯。更令唐小舟惊奇的是,两个人一跨进来,

    便如入无人之境,男的伸出手,将女人楼在怀里。女人没有丝毫杭拒,直往他怀

    里钻。唐小舟的惊讶还没有结束,那个女人竟然向后仰起头,男人同时也低下了

    头,两人吻在了一起。

    唐小舟暗想,这个世道真是变了。一分钟前还是不认识的两个人,现在却已

    经如此亲密。人们说,只有官场人士,才会有一堆的情人。可事实上,整个社会

    都有一种疯狂。看眼前的这两个人,恐怕不一定是官场人士,而从他们的年龄判

    断,大概也都是有家庭的吧。估计是网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按理说,这些人,

    既有婚姻,又有情人,还有不错的经济基础,该满足了吧,可你无论走向哪里,

    听到的都是对社会的不满和抱怨。许久以来,唐小舟都在思考这种奇怪的现象,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由于信仰的缺失。一个社会失去了信仰,就如一个人失去了

    灵魂。对于行尸走内来说,再丰畜的物质生活,也是索然无味的。

    好在唐小舟的楼层不高,八楼,不然,还不知要看他们表演多长时间。出了

    电梯,林椰说,那两个人真是的,好像我们透明的一样。

    唐小舟说,快餐时代,人们在尽情地展现自然本能。

    林椰说,快餐时代?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不是一对?

    唐小舟说,当然不是,他们可能是网友,也有可能是别的,刚刚才第一次见

    面。

    林椰瞪大了眼睛,说,真的?你怎么知道?

    此时已经走到门前,唐小舟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打开门,跨进去,却见她站

    在门口。他说,进来啊,怎么啦?

    林椰跨进来,房间里顿时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弥漫开来。唐小舟自然想起刚才

    提到的自然本能的话。在唐小舟看来,世上万事万物,有其自然属性,而这种自

    然属性中,最重要一点,就是体味。体味的变化,与求偶有关,体味重的时候,

    就是发情的时候。不仅动物有发情期,植物一样有。植物的花开得灿烂夺目的时

    候,也就是它们的**奔放的时候。人类似乎很早就发现了这一点,发明了香水

    ,用香水来显示一种虚假的发情信号。香水生产商为了扩大生意,有意隐瞒了这

    一事实,使得当今的女子们,胡乱地选购香水,却不知道是在张扬一种虚伪的情

    欲。

    时间接近八点了,唐小舟有强烈的饥饿感,相信林椰不会比他好到哪里。他

    开始摆放食物,林椰在一旁帮忙,两人离得很近,香水味显得更浓。唐小舟有些

    潮动,看了她一眼,问,你换了香水?

    林椰转头看了他一眼,颇有些羞毅地问,你喜欢吗?

    唐小舟有些情难自禁,说,很好闻。

    林椰的脸一下子红了,见茶几上摆了酒,她站起来,说,我去拿杯子。她走

    到门口的吧台前,那里倒扣着两只瓷杯。她拿起一只,走过来。

    唐小舟说,怎么是一只杯子?

    林椰说,我不喝。

    唐小舟说,你不喝,我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那算了,我也不喝了。

    林椰将这只杯子放下,转身走回吧台,拿来另一只杯子。唐小舟已经将酒瓶

    打开,往其中一只杯子里倒,只到杯子满了,才开始倒第二杯。林椰说,好了好

    了,你要把我灌醉啊。唐小舟说,我陪你一起醉好了。

    林椰说,那也不能喝太多了,不然,我就昏死过去了。

    唐小舟觉得她这句话很有意思,似乎是在暗示,她要保持清醒,他停止了倒

    酒,端起酒杯,举在她的面前,说,不用担心,剑南春是一种很特别的酒,入口

    很醇,后劲也不是那么厉害,还不上头。

    林椰接过杯子,说,这么多白酒,我有点怕。

    唐小舟端起自己的杯子,用另一只手试探地搭在她的肩上,说,你放心,我

    不会让你醉得一塌糊涂的。

    林椰再次羞毅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对他的亲昵动作表示任何不满,甚至没

    有稍稍扭动一下身子。她说,你答应了的,你要保护我。

    他犹豫了一下,考虑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最后还是决定放在那里。他和她碰了一下杯,说,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一直没有好好地聚一

    聚。来,为我们的相识干杯。

    她说,上次在风鸣山,我还没谢谢你。

    他说,干嘛要谢,为你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