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二号首长第三部 > 第090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二号首长第三部》 第090章

    纪要刚刚下发,洛新光就打来电话,说是要来汇报工作。 .洛新光的低姿态,

    很难说不是一种试探。唐小舟如果不仔细应对,甚至受之泰然,就可能出大麻烦。

    综合一处是常委办分管的部门,唐小舟进入办公厅,洛新光一直是他的上级

    领导,并且是直管领导,彼此打过不少交道,虽然没有很深的交情,表面上的关

    系,还是不错的。加上唐小舟对于常委办的相关工作还算熟悉,所谓汇报,根本

    谈不上,只是新的职务定位之后,一次例行的接触。

    唐小舟突然想,自己和洛新光之间,一定不能出问题,否则就玩不下去了。

    不出问题,就需要彼此之间的私下接触。唐小舟进去之后,立即将那条烟扔给洛

    新光。洛新光自然要客气一番,说,唐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唐小舟说,我不

    抽烟,放在我那里是浪费,物尽其用嘛。洛新光倒也不客气,笑纳了。唐小舟又

    说,中午一起吃个饭?洛新光说,唐主任新官上任,这个饭一定要吃。不过,中

    午恐怕不行,已经安排了。唐小舟暗想,这是明显的推脱,如果洛新光也有同样

    的意思,一定会推掉别的事。看来,此事还得从长计。

    离开洛新光的办公室,唐小舟就想,信访办恐怕也得主动去拜会一下。

    信访部门是一个极其特殊的部门,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在省委,叫信访办,

    在政府,叫信访局。局本部既不在省委也不在省政府,而是另找了一个地方。同

    时,又在省委和省政府设有办公地点,以便随时应对这两个重要机构出现的群访

    事件。这个部门的工作难做,还因为有两个婆婆,省委办公厅管着他们,省政府

    办公厅也管着他们。

    下午,唐小舟先给信访办主任孙志华打了个电话,然后驱车去信访办。

    孙志华已经五十六岁,副厅级。在这个年纪,升上正厅的可能还有,想再往

    上升,可能性已经没有了。孙志华在副主任职位上干了十年,又在主任职位上干

    了八年。在信访工作这个领域,没有出大事,就是最大的政绩。无论哪一任哪一

    位首长,对孙志华的工作,都予以高度肯定,可他的职位,就是提不起来。提不

    起来,有个非常大的原因,难以找到替换他的人。一个人当官,当到无法替换的

    程度,也是一个大悲剧。据说,省里为了肯定孙志华的政绩,正准备解决他的巡

    视员待遇。

    孙志华自然清廷,自己这一辈子,大概是要在这一职位上干到退休了。一般

    做到厅级干部的,都有些年龄,头发大多已经花白,为了显示自己还年轻,几乎

    所有的领导人,都会染发。孙志华的头发没染,已经全白了,看上去,就一干瘦

    的老头。

    唐小舟到达孙志华的办公室,孙志华主动过来和他握手,算不上热情,但也

    并不冷漠。唐小舟能够理解,孙志华当副厅级干部的时候,唐小舟还什么都不是

    ,现在,大家都成了副厅级干部,唐小舟还要分管他,这种尴尬,用语言是很

    表述的。

    孙志华自然会称他唐主任,唐小舟又得一番解释,希望称呼自己名字。他很

    诚恳地说,自己只是小字辈,什么都不熟,还希望孙主任以后多多指点。说话的

    同时,往他的桌上扔了一条烟。孙志华倒也没有假意推脱,只是看了一眼,说,

    我都已经老朽了,未来是你们这些后生晚辈的,应该我向你多学习才是。

    唐小舟明显从他的话里听到了情绪,却又无可奈何。洛新光和孙志华,是摆

    在他面前的两大打子,如果能够将这两大打子拔掉,他未来的路,才有走稳的可

    能。若是拔不掉这两大打子,他的麻烦就大了。但怎么拔这两颗钉子?实际上,

    他的面前,仅仅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搞统一阵线,让这两个人成为自己的同盟。

    这两件事,确实是太有难度了,可除此之外,他再无路可走。

    时间过得很快,唐小舟还没把这两件事理出头绪,赵德良出访的时间到了。

    近年来,公费旅游,一直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非议。另一方面,不仅国家

    层面需要外交,省级层面,同样需要。随着对外开放的持续深入,省级外交越来

    越频繁。正是利用这一特点,很多政府官员,借着考察学习之名,行公费旅游之

    实。唐小舟跟在赵德良身边三年多时间,随同赵德良出访的机会还挺多的,分别

    去过日本、新加坡、澳洲以及欧洲等地。唐小舟发现,赵德良每次出访,虽然带

    有经济交往等方面的任务,同时,他也夹带了一件私人事务,那就是考察研究各

    国的公务员制度。

    赵德良之所以致力于公务员制度研究,显然因为他觉得中国现行的公务员制

    度是存在问题的。

    过去的旧中国,一律将公务员称为官,而新中国成立后,给了公务员一个全

    新的名称,叫干部。在新中国创立者心目中,公务员只有工作职责的区别,而没

    有地位的差别,至少在干部这个层面,是完全平等的。但在实际工作过程中,差

    别永远是存在的,最大的区别在于决策和执行。一个领导干部,如果既是决策者

    ,又是执行者,且不说工作效率会受到影响,工作程序也会完全混乱。目前,中

    国的政治体制存在的最大问题,恰恰是决策官和执行官为一体,相互交叉甚至

    彼此争权。

    新中国成立之初,将干部划分二十四个行政级别,最低的是行政二十四级,

    最高的是行政一级。这种行政分级制度,实际已经向西方的公务员制度靠拢,与

    中国传统的九品制相比,已经进步。改革开放以后,进行了工资改革,而新的工

    资改革方案,并没有与行政二十四级挂钩,二十四级制也就终止了。仍然存在的

    ,是此前与二十四级制并行的五级行政制,也就是现在人们通常所说的,国家级

    、省部级、厅局级、处级和科级。每一级,又分为两级,实际是十级,再加上不

    属于行政级别的股级。

    这种分级,显然存在很大问题。第一大问题,决策官和执行官混为一谈,没

    有区别。第二大问题,越往上,级别的跨度越大,升级的难度也越大,最后形成

    了一人一级的局面,而这所谓的一人一级,又不是公务员体系的制度性规定,变

    成了一种人为的东西。权力结构的随意性,导致了决策和执行的随意性。

    此外,还有一个大问题,是自新中国建立以来,就没有解决也从未提上解决

    日程的,那就是,只有少数人能够沿着权力的金字塔往上爬,绝大多数人,都在

    这种爬行中止步了,甚至一直停留在最低端。一些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人,尤其

    是一些并不善于行政事务,却在业务方面十分出色的人,缺乏升迁通道,他们要

    么丢弃自己最在行的业务工作,转向自己并不熟悉的行政工作,更多的人,只是

    停留在低级别上面,个人利益受到巨大影响,从而直接影响了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损害了社会主义的多劳多得原则。

    纪律部队在后来的改革中先行一步,一些基层警员,因为他们的年限以及实

    绩等,也可以升上较高警阶。部队也是如此,技术兵种可以单列于军街之外。但

    这种改革,显然还不彻底,警街制中,警街实际成了官街的另一种表达,一个技

    术派警员,即使你能干出再大的成就,也不可能升上警监。政府机关公务员就更

    是如此了,你就算干一辈子,如果不能升上副科级,你仍然只是一个普通科员,

    薪酬待遇,跟不上来。后来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出台了一种补充制度,也就是科

    员制,在科级干部中,可以有副主任科员和主任科员。在处级干部中,有副调研

    员和调研员。在厅级干部中,有副巡视员和巡视员。表面上看,这种设置,是为

    了解决某些非政务员的升职通道,但实际上,这个升职通道,是行政职务通道的

    一种补充,并没有形成独立的体系。这种非政务员体系的每一种级别,都是相对

    独立的,根本不可能从一个级别升上另一个级别。除非你借助行政级别完成这种

    升迁。比如你升上副主任科员,几乎没有可能由副主任科员升上主任科员,一定

    得由副主任科员,升上副科长,再由副科长,到达主任科员。如此一来,这一套

    体系,便不再是事务员体系,而是政务员体系的辅助体系。

    中国人早已经了解权力结构的本质,是由决策者和执行者组织。在古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