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二号首长第三部 > 第088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二号首长第三部》 第088章

    居民们无路可退,只好团结起来杭争。.几个月来,开发商所养的保安人员,

    无时无刻不找居民的麻烦,只要是单独行动,肯定被打。居民们不能上班了,只

    要上班,就难免单行,结果很可能被打。居民们没有五个人以上,根本不敢出门。如今,水停了电停了,车不通了,附近的菜场、商铺等,也都搬了,居民们买

    菜买米,需要走好远。最大的问题是用水,这一带全部停电,用水只得到别的地

    方去挑。可是,那一带区域,谁如果给他们提供水,就会遭到开发商养的那批光

    头的威胁。现在,近万人的用水,成了大问题。

    居民们说的时候,赵德良一直在低头记录。到了后来,其他人抢着发言,但

    大多是重复。赵德良不得不打断他们,说,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下午的

    时间有限,我们还要留出时间解决问题。所以,请大家注意,尽可能简短一些,

    重复的事,最好不要再说。

    居民们又说了几件事,再没有新的内容。

    赵德良问,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有?居民们说,开发商的恶行,三天三夜都说

    不完。赵德良翻了翻面前的记录本,说,好,你们今天谈的,我都记录了。有些事

    ,可能不是一下子能够解决。我们分两步走,能够今天解决的,我们现场解决,

    不能解决的,我们先放一放。必须今天解决的,我看有这么几件事,第一,停电

    问题,停水问题,上万人没电没水,这怎么行?这件事,必须今天解决。你们书

    记市长都在这里,你们现在就告诉我,这件事,今天能不能解决?什么时候能解

    决?

    刘成雨站起来说,我马上打电话。说着,一边拿起手机拨号,一边向外走。

    赵德良说,成雨市长,你就在这里打吧,我们等你。

    刘成雨打电话的时候,对方似乎表示有难度。赵德良擂话说,今天晚上十二

    点以前,必须通电通水。

    刘成雨分别给供电和供水部门打过电话,赵德良又说,水和电的问题解决了

    ,我们现在来解决第二个问题,物质供应问题,朱米油盐,怎么解决?

    张顺焱说,这件事,今天解决,恐怕有点难度,明天下午五点之前,在那里

    建一个临时市场。

    赵德良再说,第三件事,必须保证,不能再有任何一次打人事件发生,不能

    再发生威胁、恐吓或者变相恐吓事件。这件事,你们怎么保证?用什么保证?

    张顺焱说,由市公安局派一个小组过去,日夜巡逻,安一部专线电话,公安

    小组必须向市委保证,辖区内,再发生类似事件,一处受纪律处分。

    赵德良说,那好,这三件事解决了,这是第一步。现在,我们来说一说第二

    步。第二步,主要解决一个问题,即大家反应的拆迁安笠方面的问题,是不是事

    实?是全部事实,还是部分事实?如果是事实,那么,你们谁告诉我,这样确定

    标准,依据是什么?你们谁说?

    张顺焱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了看身边的刘成雨。

    刘成雨不得不顶上来。他说,关于补偿标准,我还不是太清廷,这件事需要

    核实。

    赵德良挥了挥手,说,那好,你现在就核实,我等着。

    刘成雨打了几个电话,问了好几个人。唐小舟有一种感觉,刘成雨并没有找

    对人,所以问来问去,都没问出名堂。不是他问不出名堂,而是他根本就不想问

    出名堂。唐小舟甚至有一种预判,这件事与刘成雨的关系很大,他在施时间,以

    便想出更好的应对办法。

    赵德良却不耐烦了,问张顺焱,市政府由谁负责这一片?把他叫来。

    张顺焱说,这件工作,是由刘市长亲自抓的。

    赵德良不说了,等待刘成雨打电话。等了几十分钟,刘成雨放下电话,对赵

    德良说,赵书记,这件事比较复杂,涉及好多部门。各个部门的说法都不一样,

    一时间很难确定哪一种说法更准确。

    赵德良说,我不管你们当初怎么制定的标准,我只想知道,居民同志们所说

    的执行标准,是不是客观事实。

    刘成雨说,部分是事实,也有例外。

    赵德妨说,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是统一标准?为什么会有例外?

    刘成雨说,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主要是有些房子,当初有部分手续,但因为

    手续不全,成为历史遗留问题,也有些建筑,当初没有手续,后来补办了手续,

    成了合法建筑。

    他的话音未落,立即有居民抢过了话头,说,补办手续的,都是有关系的,

    背后塞了钱的。另一个居民说,得到补偿的,有很多是后来抢修的。我们那些修

    了几十年的房子,是违章建筑,为什么那些修了才几个月的房子,就成了合法建

    筑?那些抢修房子骗钱的人,到底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他们既不是新民路的居民

    ,也从来没在那一带住过,临时搭间棚子,就可以得到补偿,而我们在那里住了

    几十年,却得不到补偿?

    刘成雨的话,引起居民的愤怒,很多人大声斥责,一时间场面有点混乱。

    赵德良向他们挥了挥手,居民们立即禁声。赵德良对刘成雨说,刚才大家情

    绪比较激动,抢着说话,很多话,我没有听清。不过,有一件事,我听清了,有

    些抢搭抢建的建筑,办理了合法手续,得到了补偿,因为这些人有过硬的关系,

    有很多幕后的原因,是不是这么回事?

    刘成雨说,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需要调查。

    赵德良说,我大致明白了。新民路的拆迁工作,进行已经几个月,开发商和

    居民的矛盾和冲突,也已经几个月。几个月时间里,新民路常常发生流血事件,

    陵丘市委市政府,直到现在,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搞清廷没弄明白的原

    因,我在这里不分析了,你们市委市政府去分析,去调查。现在,我只想问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