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齐人 美少女系列 > h1 便利商店的美少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齐人 美少女系列》h1 便利商店的美少女

    便利商店的美少女

    作者:齐人

    我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小警察,运气好分发到某个不大不小的分局。

    身为菜鸟,分局周边的站岗任务就给我们几个年轻人包了,而且还常常是夜间勤务。

    虽然这个工作又累又蠢又无聊,不过我却越来越如鱼得水、甘之如饴。

    因为在我负责的区域马路对面,是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商店。

    而里面大夜班的店员,是一位活泼俏丽、身材姣好的美少女。

    头一次夜间执勤,我的眼睛就完全被她吸引住了。

    长长的秀发束成一绺高高的马尾,露出她白净无瑕的粉颈,十分妩媚。她的脸蛋很小,水嫩嫩的,看起来就像白玉雕成的维纳斯、又像是晶莹剔透的瓷娃娃。

    她的眉很细,眼睛很大,小鼻子又尖又挺,娇艳欲滴的红唇比樱桃更亮丽、比雨後的彩虹更柔滑。

    虽然她穿著长袖长裤,却掩不注曼妙诱人的xx曲线,反而更让我注意到她傲人的双峰、还有那又翘又圆的一对美臀。

    她的腿很修长,又直又迷人。她的脚很小,运动鞋上还有kitty猫的图案。虽然穿了童鞋,但整体的线条非常匀称,十分协调。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她的身影都非常优美、平衡、婀娜多姿、千娇百媚。

    我不知道那个店长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放这么一个大美人守大夜班。当然也许因为店就在警察局对面,倒也不怕有色狼或性犯罪……但是再怎么说,让一个超级漂亮的女孩子守大夜班,实在是太没良心了点……

    为了维护市民的安全、女孩的贞操,我当仁不让,整个晚上都直盯著她瞧。

    为了吓阻可能的性骚扰,我特意站在最明亮的路灯底下,并且在每个男性顾客进门前,都重重地咳嗽一声。

    有了我这个免费又尽职的保安,女孩的夜班打工十分顺利,就连想偷摸小手揩油的男人都没有,全都被我凌厉的目光打发掉了。

    眼看著夜越来越深、上门的顾客越来越少,女孩拿起了拖把,准备把店里打扫乾净。

    「呀~~~」虽然隔了玻璃门,她清亮悦耳的尖叫声仍然传到我的耳中。

    原来水龙头坏了。大量的水花把她溅得衣裤全湿,制服、背心、还有长裤,都浸成了一片深色。

    她手忙脚乱地才把水龙头弄好,不过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我看著她走进员工专用的木门。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看不到她的时间里,世界彷佛都变成灰色的了。我看著手上的表……还要好

    久才天亮

    啊……

    四分钟过去了……美丽的倩影仍然没有出现。

    我在分局旁边踱过来踱过去,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感到十分的无聊。

    五分钟过去了……我总算体会到什么叫作「相对论」。当她在我面前的时候,两个小时就好像是两分钟,咻!一声地一下子就过去了。

    而现在才只过了五分多钟……见不到她的时间就让我度分如日、度日如年…

    …

    我停下步子、站在路灯底下,怔怔地看著那门上挂著的「员工专用」压克力牌。

    六分钟过去了……

    木门开了。

    她出现了。换上了一件百褶裙。

    很短、很短、非常非常短的裙子,露出她大半截诱人的大腿。白皙紧致的肌肤反射著店里亮晃晃的日光灯,在我的视网膜里映刻出一大片眩人心神的魅惑!

    我勃起了。xx硬鼓鼓地撑在裤子上,搭起一座高高的帐棚。

    我看著她来到商品架前,拿起一双拖鞋,又回到员工专用的门里。

    我的眼睛直盯著木门不放。

    门很快又打开了。

    她已经褪下鞋袜,套上那双便宜的塑胶拖鞋。她拿著包装袋到收银台刷条码、将拖鞋的钱放进收银机里。

    看著那对嫩白晶莹、比av里面更漂亮的诱人美腿,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

    要不是身上的装备提醒我还在勤务中,我一定会立刻冲进店里、把她拖进门里、三下五除二地提枪上马立刻把她干翻在仓库里面………

    或许因为美腿实在太诱人、太吸引视线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她上半身也换装了………

    制服的背心并没有脱掉,不过里面的长袖上衣已经不见了。她白细光滑的膀子裸露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拿著拖把拖地……

    她很快就把流理台边的地板拖乾净了,来到店里的其它区域……

    她的背心里面,是v字领的无袖恤衫。淡淡的橘色透出她蕾丝的胸罩花纹,只可惜大半都遮掩在那该死的制服背心里。

    上衣很紧,只露出一点点乳沟,不过我可以断定她的xx的确是高耸入云,最少最少也有c罩杯。

    她认真拖地,却没发现自己弯腰的动作越来越有走光的趋势。我甚至不用蹲下,就可

    以从轻轻飘飞的裙摆隐约看到她橘色薄纱的诱人底裤……

    我的xx好硬。我快要发狂了……

    我决定蹲下。反正这种鸟时间也没有长官会来巡视……

    我蹲下了。虽然隔了一条马路,但微小的角度变化就足以让我饱览她裙下曼妙的风光……

    她的内裤是高腰、蕾丝、镂空的,紧紧裹著她雪白粉嫩的屁股,露出大半诱人的臀肉……

    我如疑如醉。沉浸在她妙不可言的美腿和私处……我爱死了我现在的工作,居然可以光明正大视奸美少女的裙底蜜肉……

    一辆行驶而过的计程车稍稍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的眼角余光也注意到街边走过来的人影。

    嗯,没关系,是两个女人。

    我站起身来,退到路灯的影子外。当然,眼睛仍然盯著女店员半裸的美妙倩影。

    两个女人走过便利商店,很快消失在另外一边。我又蹲下了,继续垂涎对面那活色生香的精采刺激。

    从女孩换上迷你裙、到天快亮穿回长裤,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居然有三、四十位男女经过。

    不过女孩的美腿没有被其它男人看到。每当有男人接近这个区域,我就会在路灯下用力咳嗽,给女孩足够的时间躲回门後。透过监视器,女孩可以从容换回湿碌碌的长裤,等男客人结帐完再换回迷你裙。

    便利商店的大夜班美女,成了我们这群小伙子津津乐道的话题。有个变态的同事甚至调查了美女的资料:李蓓姗,十八岁,分局附近的某大学一年级新生,跟两位女同学合租房子,手机号码是……

    虽然大家都开玩笑说要追她,不过却没有人真正采取行动。

    呃,或许该说,大家「口头上」都说没有采取行动。天晓得那帮色鳖私底下会用什么烂招来吸引佳人注意?

    我很有自知之明,对这种万里挑一的绝色是想也不敢想。虽然那晚欣赏到许多美妙的春光,也在梦里意淫了许多次,但我的理智告诉我,我和她是不可能的。

    隔了一个礼拜,我晚上值勤的时候,又刚好遇上李蓓姗守大夜班。

    远远看著她的长袖长裤、脑袋里自动转化成那晚「刻骨铭心」「过目不忘」

    的粉臂美腿……想著想著,我又在路灯底下勃起了……

    这晚,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不过,我灵魂里面的恶念成长了。

    越长越大、越长越大,成了一头凶猛的淫兽。

    我利用休假时间,安排好了一切事项,然後在我们俩共同值班的傍晚,用从窃贼收缴的手机打电话给她。

    当晚。

    夜深。

    蓓姗一脸慌张地走出店门,从骑楼的伞架上拿起一把深色雨伞。

    她走进员工专用的木门。

    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上夹藏在雨伞里的超短裙和小可爱。

    没有穿制服背心,也没有穿胸罩。xx上两点明显的凸起,在明如白昼的日光灯下份外迷人。

    我压下手上的按纽。

    蓓姗的美腿忽然一晃,然後用力地夹紧。看来她有乖乖将跳蛋放进xx里。

    我没有继续欺负她,只有在男人经过前按纽提醒她赶快回去换装。

    我可不想跟其它男人分享这美妙的人儿。

    我没有胁迫蓓姗做出淫秽不雅的动作,反正我早已在店里安装了无数的针孔摄影机。

    看著衣著清凉的美人儿在店里排货架、填资料、清理打扫,我的摄影机们也认真地运转、工作,录下蓓姗全身上下每个角度的旖旎风光。

    愉快的夜晚总是过得很快。

    蓓姗换回了长袖长裤和制服背心,然後将那把深色雨伞放回门外的伞架。

    几个小时後,我取回了雨伞。

    里面是蓓姗穿了一天的性感内裤,还沾上不少晶莹透亮的蜜汁浪水。

    名牌、高档的迷你裙和小可爱,是我送给她的等价交换。

    香艳的夜晚持续了一个多礼拜。

    「警察先生……」清脆悦耳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做梦也没想到,蓓姗会明目张胆地来找我。

    「……我………」她轻轻咬著下唇,双颊飞红,「……我……可不可以跟你借钱?」

    借!当然借!反正我没什么时间花钱,最近的工作奖金也只用在帮她买迷你裙。

    「……谢谢你……」她水汪汪的双眸滚著泪花,「等我领到薪水就会马上还你……」

    她走进店里。换装、上班。

    深夜,同样地拿伞、同样穿上性感的衣裙、同样的不时走光。

    一夜无话。

    隔天我拿回来的雨伞里面,除了内裤、xx之外,还有一方用油性笔写了字的,香气宜人的手帕:「警察先生,谢谢你借我钱。」蓓姗的字像她的人一样美。

    蓓姗向我借了越来越多的钱。

    每个共同值班的晚上,蓓姗身上的布料越来越少、花样越来越繁多。

    她会自己准备搭配的首饰、变换不同的发型,还会用雨伞里夹藏的手帕和我讨论衣裙的选购。她会自己买水手服、自己缝护士装,每隔半小时就换上新鲜俏丽的打扮,夺走我色眯眯的灼灼目光。

    她似乎知道我每一个摄影机的焦点和光圈…她也总能用最勾魂夺魄、却又什么也没露的性感动作,牵拉著马路对面的我,像摆布傀儡一般地控制我xx的跳动。

    她的一颦一笑、一舞一挪,都充满了挑逗和魅惑……

    我不知道我和她算是什么关系…债主和欠债的?性骚扰犯和被害者?消费者和商人?

    被扯满了线的木偶和性感操偶师?

    我觉得我好像是砸钱购买她主演的无声av和原味内裤,而她则是「洁身自爱」,却又乐在其中的演技派女优……

    每当我握著她充满香气的内裤、看著影片里她越来越淫荡的肢体动作,心里头就充满了迷茫……

    蓓姗仍然是我们一群小警察天天开黄腔的意淫对象,不过只有我知道她的三围尺寸、她身上的醉人芬芳、她喜欢的香皂、洗发精、沐浴乳、润丝精品牌……

    我几乎摸透了蓓姗所有公开的、还有她最私密的种种资料……包括她的月经周期、她的生理期症状、她最欣赏的内衣内裤花样……

    我决定向她告白。

    「我答应。」蓓姗爽快的回覆,让我吓了一大跳。

    「哼……你到现在还没想起本姑娘是谁吗?」蓓姗轻轻地槌在我的胸口,又用力地捏了我的耳朵一把。

    「国小六年级的时候我转学了,高二的时候爸妈要我改名字………」

    呃………

    想起来了。我青梅竹马的漂亮女同学。天地良心,她当年可没有现在这么美,身材也没有现在这么好……

    呃………当然啦,小学六年级,身材想也不可能有多好……

    蓓姗成了我的女朋友。

    现在我们的值勤时间总是错开,这样当蓓姗夜班时我就可以在店里陪她,也帮她打打杂什么的。

    「讨……讨厌……」蓓姗媚眼如丝,回头瞪了我一眼。「你的同事在对面耶…让他看见了怎么办?」

    蓓姗弯著腰在库房里补货。便利商店的冰饮柜是从後面补的,这样可以确保顾客拿到的都是放在冰柜里最久、最清凉的冷饮。

    从外头看来看不见什么,但是从蓓姗的角度却可以透过一排排的冷饮看出去,甚至可以看到对面站岗的年轻警察。

    蓓姗一边摇动著xx的屁股,一边嗯嗯啊啊地将饮料上架。我一手搂著她诱人的美腿、一手捧著她纤细的柳腰,灵动的舌头在她肿胀不堪的花瓣蜜唇上大肆进攻。

    「啊………嗯………啊…………呀…………讨…讨厌………嗯…………啊…

    ………」

    「…呀~~~你………你怎么………这……这么色………啊~~~啊~~~~~」

    「啊~~~~呀~~~~嗯~~~~嗯~~~啊~~~啊~~~~啊~~~~~」

    蓓姗敏感的肉穴一张一阖,幽径里层层叠叠的美肉吸啜著我充满弹性的舌头。

    蓓姗听得到店外经过的汽车、看得到对面谨守岗位的人民保母……彷佛在大庭广众下xx的刺激,总是能让她体验到一xx连续不断的xx!

    「嗯~~~啊~~~~啊~~~呀~~~~~不~~~~啊~~~~不~~~~~」

    「呀~~~嗯~~~啊~~~~~阿~~~~~啊~~~~~嗯~~~~呀~~~」

    「…呀~~~~啊~~~~~啊~~~~嗯~~~啊~~~~~欢…欢迎光临!~」

    店门的叮当声适时响起。有顾客进来了。

    蓓姗的xx猛的一抽搐,喷出了大量xx,将我浇灌得满头满脸。

    我将蓓姗扶到旁边的椅子坐下,拿起她没多少布料的内裤将脸擦乾净,披上便利商店的制服背心到前头应付客人。很快结完帐,我又回到库房里面。

    「讨厌!」蓓姗艳红欲滴的小脸蛋简直能掐出xx来。她的眼框滚著浪水,她的嫩唇吐著香气。「你这个死色狼!看你把人家弄成什么模样!」

    蓓姗的长裤已经被xx打湿,呈现一片一片的深色。短小性感的内裤也被xx泡透了,穿上去一定很不舒服。

    「都快要交班了……等一下人家怎么见人啦……」蓓姗撒娇的声音充满了魅惑,「都是你这死色狼不好!」

    无可奈何的蓓姗,这天只能穿著超短超性感、堪堪只遮住臀部的迷你裙和早上的女同事交班。我搂著她走回宿舍,一路上都常常有机会看到她裙下露出来的细滑耻毛。

    走进公寓大楼的电梯,快要到蓓姗她们那一层的时候,大楼居然停电了!

    黑暗的空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电梯晃荡的那一瞬间,蓓姗娇呼一声,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色心大起,一只怪手立刻伸入她未著寸缕的裙底。

    「……呀………别………不要………不要………在这里啦……………」蓓姗娇喘吁吁、断断续续的呻吟,却更激起我立刻举枪的决心!

    电梯外传来开门声。紧接著脚步声喀喀喀地由远而近………

    隔著薄薄的铁皮门外,就站著一位不知情的住户……

    我的手指在蓓姗的嫩穴上一勾!

    「………呜………………」蓓姗双手紧紧捂著小嘴,深怕被几公分外的那人听到一点声响……

    门外按电梯按纽的急促声音,反映了那人焦燥不耐的心情。那人刚从家里出来,大概还不知道大楼停电。

    我一把搂住蓓姗,唇对唇、嘴对嘴地吻上。一小时前还沾满她xx的舌头,就长驱直入到她又香又甜的小口。

    「……唔……………」蓓姗细细的喉音在黑暗中听来特别明显,不知道门外那人能不能听见?

    我的大手熟门熟路地解开佳人的衣襟,一气呵成地将胸罩褪下,收进裤子口袋里。炽热的手指抚上美人儿动情挺立的双峰,拨弄那两颗灵敏到不行的xx感应球……

    「………啊…………嗯……………嗯………………呀…………老公………你………」

    「好坏………你…………啊…………呀…………呀……………呀……………

    呀……」

    「……嗯…………啊…………啊…………啊………啊…………呀…………」

    门外的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不过很快的,我知道下一波的人潮就要涌现了。

    我提醒怀里扭动著娇躯的美人儿,她的室友等一下就会走下楼梯,说不定就会听到我们俩xx浪荡的运动声响……

    「……呀…………你………好可恶………呀………呀…………嗯…………啊………」

    「呀…………啊…………啊…………讨厌………啊…………别……别再逗人家了…」

    「………快………啊……………快……给人家……吧………………」

    蓓姗的xx已经沿著大腿流淌到电梯的地板了。要是她这时来个潮吹,恐怕淅沥沥、滴答滴答的水声就会造成响亮无比的共鸣………

    我轻车熟路地解下她的迷你裙,轻轻将诱人的女体抱举起来。早已硬挺的巨炮穿入她温暖湿润的肉穴,蓓姗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纤手狠狠搂住我的脖子………

    「……啊…………老公…………啊…………呀………呀…………啊…………

    嗯……」

    「呀…………好美…………啊…………啊……………啊…………呀…………

    啊……」

    「…啊…………呀………嗯…………啊…………啊…………啊………呀……

    ………」

    啪喳啪喳的水声,在密闭的金属壳中来回缭绕。蓓姗的体香充盈在狭小的空间,和著汗水、揉上淫液,形成一种奇妙又催情的特殊气味……

    门外响起了走楼梯的高跟鞋声音。

    我在蓓姗耳边轻轻叨念她的室友名字,提醒她一墙之外的可能听友们……

    「……嗯………………」蓓姗死命地闭上小嘴,身下的xx却仍在我的一抽一插间,一鸣一放。

    「电梯里面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