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性奴女教官 > 正文 第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性奴女教官》正文 第一章

    砰的一声闷响过后,杂乱的脚步声和喧闹声充斥在我的家中,还没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有三个人影进入我的房间,接着一个男子,迅速而又熟练的用一根绳子绑住我的手腕后,用布堵住我的嘴,接着将我装进麻袋里。 .

    扛起麻袋的男子迅速的离开了我的房间,而我在临出门的时候,听到了爸爸妈妈的临死前的惨叫声,还有非常杂乱的脚步声,加上他们的说话声。

    我奋力的反抗着,但始终没能落到地上,很快,我被男子扔到车里了。

    惨叫声,枪声,大火燃烧的声音,还有那些凶徒们的奸笑声,我只能听着这些混乱的声音,不断的传到耳朵里,却无法做出任何的事。

    车内的人越来越多,我已经被推到了最里面,而那些声音也越来越远了。

    哐当一声过后,突然静下来的世界里,我听到了女孩子的呜呜声,接着就是大型的厢式货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我先分析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然后得出以下三点,首先我们被绑架,已经是毋庸自疑的事情了,其次是绑架者的实力很强大?就从他们的所作所为,还有我接触到的那些人来看,他们不但训练有素,而且杀人放火毫不推泥带水。第三点则是他们应该是有预谋的绑架,只不过这个阴谋是什么我还不清楚。

    人物资料更新:“名字瑶芳,身份中国人,年龄19岁。”

    汽车开往哪里我不得而知,只知道我离家越来越远了,而这时的车内一共有数十名和我一样的女子,被装在麻袋里。

    可能是太闷了也可能是我太困了?很快我就进入了梦乡,虽然我还在想着爸爸妈妈死掉的事情,还有山村的大火,但是还是昏昏沉沉的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第一次醒来,但是汽车还在路上跑着,而我就在又饿又闷又困的情况之下,再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还是老样子,不过我就开始有点受不了了,因为我已经是一天一夜没有喝水和吃饭了。

    恐怖的交水费游戏:

    货车的箱门被打开后,男子们一拥而入的到了我们的面前,而这时已经是入夜的六点多钟了。

    我的麻袋被打开后,封嘴布也被拽出来,接着一个男子用他的的手,掐住我的下巴用力一按之后,我不得已的张开嘴抬起头来。

    突然发现眼前的鸡巴后,身不由己的含住它,接着我的头被男子按住,用力的往鸡巴上推着。

    噩梦般的酷刑瞬间使我清醒,但是却无可奈何的感受着,鸡巴在嘴巴里越变越大和进进出出的过程,接着男子将他尿水流进我的喉咙里了。

    含羞忍辱的喝下尿水后,男子迅速的将封嘴布,重新塞进嘴里,接着将麻袋口再次封住后离开。

    第一次喝尿的感觉很难受,但是又有点不甘心,不过更多的是无奈。

    汽车发动之后,我再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不过,很快就被叫醒了。

    遇到女体教官的第一夜:

    北京时间十点零三分,地点缅甸湄公河流域,方位东南。距离中国120公里。

    我们被送入性奴调教训练营之后,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性奴教育,首先是让我们穿上性奴套装。

    麻袋的封口被解开后,我看到的是一个手拿记事板的中年女性,而她穿着一套蓝色的警察制服。

    中年女性将我的封嘴布拿下来后问道:“姓名年龄。”

    我咳了两声说道:“瑶芳,19岁。”

    把我扶起来后说道:“站出来让我看看?”

    我往前一步站住身体后,她用打量的方式看了一圈说道:“身形娇小面部表情是可爱中略带羞涩。”说到这用手拍了一下屁股后说道:“屁股紧绷度偏低需要加强训练强度。”

    我的心中在说:“难道我是被拐卖了?不要,我不要做性奴。”

    温馨提示:“这个女教官是用的汉语。”

    壮着胆子问道:“你想干什么?”

    教官说道:“自然是评估你的身价,然后把你调教成职业性奴了。”

    一阵恶寒席卷全身后,我快速的往门口方向跑去,不过,就在我跑过教官身体的那一瞬间,教官的脚,狠狠得踢在我的屁股上了。

    咣当一声闷响,我一个狗啃屎倒下后,教官说道:“性奴起来。”说完脚狠狠的落在我的屁股上。

    痛得一声尖叫的我说道:“不要,我不要做性奴。”

    教官的双脚踩住我的屁股后说道:“做不做可由不得你。”

    我的手用力的去摸她的鞋,却无法阻止她的踩屁股酷刑,而教官,看到我开始不再乱叫之后说道:“说我愿意做性奴,否则我踩死你。”

    我低声下气的说道:“我愿意做性奴。”

    下来的教官说道:“站起来性奴。”

    我忍受着屁股传来的痛起身之后,突然被教官将睡衣脱下来,接着把我手上的绳子解开的教官说道:“性奴,穿上你的性奴套装。”

    转身看到地上的性奴套装后,不由得想哭,因为与其说是套装,还不如说是个象征性奴身份的刑具,而所谓的性奴套装,不仅露出阴道和屁眼,还将乳房托起的同时束紧腰部,使得我看起来非常魅惑诱人。

    穿上性奴套装的我,终于展现出迷惑众生的气质来,而这时的教官也该给我起名和上锁封阴了。

    教官略带笑意的说道:“性奴记住我给你起的名字,以后你叫瑶瑶。”

    性奴套装是一个锁,封住所有刑具的特殊装备,它共分上中下三部分,上部是套在脖子上能收紧的铁链锁,用来封闭声音和逼我服从的刑具。中部则是锁紧腰部的多重套环模式,不仅可以挂很多性奴用品,还能将手臂锁在上面。下部则是穿入阴道和屁眼的刑具了,而不用时则挂在套环上。至于锁在哪里,就在我的腰部与臀部相连的中心处。

    教官开始运用性奴套装功能了,她将这里特制的性奴皮筋拿出来后,在我的眼前左右晃动着说道:“瑶瑶,你肯定没见过吧?这是我们特制的皮筋,等会它勒紧你的阴道和屁眼后,你就知道它的厉害了。”

    性奴皮筋穿入腰部的套环后,教官说道:“瑶瑶把腿岔开?”

    我发抖的岔开双腿后,教官把皮筋穿过裤裆,接着皮筋勒紧阴道后,我压低声音的尖叫着说道:“别在紧了,好难受啊。”

    已经收紧双腿的我,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福感,很快性奴皮筋,已经完全没入我的软组织里面了。

    教官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看不见皮筋后才说道:“瑶瑶和我去个地方吧?”

    每一步都要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教官则慢慢的走在我的前方,不过她始终没有回头看我一眼,只是一听到我停下脚步,就会用她的纤纤玉手,爱抚我那已经深度兴奋的阴道口。

    已经淫液泛滥成灾的我,却无能无力的任由它流出阴道,因为我的手是不可能解开腰部的那个锁,就更别提里面的皮筋了。

    走了三十八步后,教官终于停下,我看到了一个黄色漆的门以后,接着教官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我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草场。

    性奴调教训练营的散养区:

    走出房门的瞬间,一阵更冷的寒意席卷全身,而我也突然意识到,我今晚可能就要睡在这里了。

    口器,眼罩,电动棒,软皮手铐和皮鞭都挂在套环上,接着将我的手臂用软皮手铐锁在腰部的套环上,最后教官把一个胸牌,挂在我的脖子上后说道:“瑶瑶这里就是你的散养区了,而这里会不定期的来一些女人,当然她们会教你,如何与男人和她们说话的。”

    走进房门的教官顺手锁上门,而我也瞬间成为,这里的散养性奴了。

    阴道和屁眼还在提醒我在受虐呢,而阵阵的寒风也从我的身上吹过,这时我只能退到墙边上,等着某个人的到来。不过,很快就有一个女子踏风而来。

    她穿着和教官一样的警服,不过明显要年轻许多,而当我看到她的瞬间,她也笑眯眯的走到我的面前了。

    女体教官在这里的数量很庞大,她们是来至于不同的国家,而这个散养区里共有这样的女教官六百多个。

    教官的手摸到我的阴道后,我本能的蹲下身子说道:“不要好难受啊。”

    教官面无表情的问道:“性奴叫什么名字?”手却没有停下。

    我声音发抖但侥幸的说道:“瑶芳。”

    教官的手指突然摸到皮筋上后说道:“说谎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不准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好难受啊。

    皮筋被教官的手指划过的瞬间,我的阴道感受到无与伦比的性福感,而那种感觉就像体内有无数个小东西在跳动,使我连叫声都变得非常淫乱。

    教官看着我的表情说道:“性奴听好了,一分钟内我不准你叫,否则我就摸到天亮再停下来。”

    突然意识到会煎熬一晚的我,咬紧牙关闭气的同时憋着不叫,而教官的手指又在度的深入了一点。

    一分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的过完了,我的阴道也变得又热又奇痒无比。

    教官再度问道:“性奴叫什么?”

    我终于认命的说道:“瑶瑶。”

    教官拿出钢笔后,在胸牌上写到瑶瑶两个字后问道:“多大了?”

    我说道:“19岁。”

    写上19岁以后说道:“瑶瑶,教官现在就教你怎么说话。”

    我身体被恐惧吓得发抖,因为不知道教官会怎么虐待我,而就在这时,教官将腰部的眼罩拿下来后,将其给我戴上的同时说道:“瑶瑶听话,和我一起说我叫性奴是男人的泄欲工具。”

    突然感觉到一根又细又长的东西进入阴道后,我急促的呼吸着说道:“不要这个比手摸更难受了。”

    教官拿的是根很普通的筷子,她听到我的话以后说道:“瑶瑶,你要说我叫性奴是男人的泄欲工具。”

    我意乱神迷的说道:“我叫性奴是男人的泄欲工具。”

    教官把筷子的根部,顶进皮筋的后面说道:“瑶瑶走两步试试?”

    更加的难走了,因为我的脚只要一抬,阴道里的筷子,就会随着皮筋的收紧而慢慢的向上翘起,而这样的结果就是,阴道更加的爽了。

    拔出筷子的教官说道:“瑶瑶,下面的教学我可要一气呵成了。”

    手指试探性的摸了一下阴道后说道:“记住从现在起,我没说回答之前,你都不能发出任何声音,而即便我说了回答,你也只能说对应问题,其他的声音也是不能出现在你的嘴里。”

    突然被她的话吓到的我,第一时间感觉到了,筷子进入阴道的性快感。

    看到我的不说话以后,教官有点满意的说道:“瑶瑶记住我下面的话?性奴语言守则第一条,性奴回答提问之前,都要附加性奴两个字,这是告诉别人。性奴已经不再是人而是工具。”

    筷子已经摩擦阴道十下了,接着停下的教官说道:“瑶瑶你是什么?回答。”

    我说道:“瑶瑶是性奴。”

    教官用筷子尖头顶住皮筋后在往里推,然后低沉的说道:“没有加性奴,瑶瑶重新回答我的提问。回答”

    爽的有点要死的感觉了,我低声说道:“性奴,瑶瑶是性奴。”

    教官满意的看着我说道:“性奴语言守则第二条,性奴是没有人权的,所以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反对主人的话。第二条细则,主人的吩咐是命令,性奴必须要无条件的服从和付诸行动,它包括主人的所有要求,哪怕是喝尿吃屎还有自杀,都要毫不犹豫的执行命令。”

    教官把她的裤子脱下后,也露出了她的性奴套装,接着她说道:“瑶瑶,过来给我舔舔阴道。”

    头被教官按住后,我闻到了教官阴道的那股骚气,接着舌头伸出的我,用舌尖尝试性的舔了一下。

    有点咸,又有奇怪的异味,不过比我预想的怪味要好一点,然后教官的手用力的压住我的头说道:“快舔。”

    教官开始深呼吸的说道:“瑶瑶再深点,啊哈啊哈啊哈,好舒服再深点。”

    越舔越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我突然发现身体在发生变化,然后,教官的阴道竟然渐渐地敞开后,一股暖流冲出她的阴道来了。

    尿水混合着淫液冲出来的同时,教官说道:“喝下它瑶瑶,只要落地一滴我就罚你走一百步。”

    我晃乱的接着尿水,很快尿液变粗了一些,然后我一滴不落的喝完了它。

    恶心的感觉从口中传出,我连着呕吐了四五下后,却一滴尿水都没吐出来。

    第二条学完后,就应该是第三条了,不过这条就是性奴的噩梦。

    教官突然压低声音说道:“瑶瑶开始来真的了,首先是练习性奴蹲起。”

    教官命令我蹲下后,将一个木棍,慢慢插入我的屁眼后说道:“瑶瑶,你可以开始你的蹲起了。”

    我以前在学校里确实做过蹲起,但是那是在正常的情况下,可现在的我就完全不是那种正常状态了。

    木棍进入屁眼我却只能痛苦的忍受着,但这只是开始,因为接下来,皮筋会把它顶回到原来的位置,然后我再次将它顶进屁眼,而这周而复始的酷刑,就相当于我在不断地给自己上刑。

    看着我发抖的身体,教官却阴险的说道:“瑶瑶,下蹲的幅度在深一点,你这哪里像是蹲起啊。”

    我的身体抖得很厉害,因为屁眼里的皮筋,已经进入的很深了,但是教官却视而不见的继续说道:“在往下蹲,要蹲到离地一寸的地方。”

    我终于说道:“不要,会死的。”

    教官突然说道:“性奴语言守则第三条,性奴在受训期间,是不能反对教官的话和教官所说的命令,否则就以训练科目的一百次作为惩罚。”

    我欲哭无泪的说道:“什么!!?不要教官,性奴知道错了。”

    教官笑眯眯的说道:“知道错了还不快做?记住要离地一寸哦。”

    木棍是一尺长,也就是说有九寸在我的屁眼里,而每一下我都要付出,巨大的勇气和力量才能做得到。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