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随身空间之极品村姑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随身空间之极品村姑》 第一百六十五章

    晓莲将策划书写好之后,就拿给南宫昊看,等南宫昊看完之后,又交给张富贵看,因为英珍识的字不多,所以她并没有看,而是让张富贵说给她听,在听到自己提的建议也有写上时,小脸上顿时兴奋得红扑扑的特别可爱。

    说起来像他们现在的这个年龄,要是在现代的话也才是刚上高中的样子,可是现在到了这个古代,却是马上要成为人妻了,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像他们农村的人还好一些,结婚都是比较晚,像那些大家族的子弟,一般都是十三岁开始就会有通房丫头,还好的是南宫昊一向洁身自好,对别的女人都不感兴趣。

    不过晓莲也怕以后南宫昊会学坏,想到在现代时,在网络上流行的男版三从四德,晓莲突然想看看南宫昊和张富贵听完之后会是什么表情,“昊,等我们成亲之后,你一定要遵守我给你定下的三从四德好不好?”

    南宫昊听到晓莲这样说,顿时愣住了,他从来就只听说过女子要三从四德的,哪里有男子的三从四德,不过在看到晓莲眼里闪过的恶作剧,也来了兴趣,直问道,“什么三从四德,我只听说过女子嫁人之后要遵从三从四德的,还没有听说过男子也要遵守的,不过既然是你说的,那么我一定会遵从,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不但南宫昊兴趣十足的样子,就连英珍和张富贵两人都是一样在看着晓莲,英珍此时都想着如果晓莲说的那个三从四德不过份的话,以后她也要求富贵遵守。

    晓莲看着三个人都是一脸期待的等着她说,顿时清了清喉咙,道“所谓三从者,乃老婆的命令要服从,老婆的道理要盲从,老婆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跟从;四德者,为老婆花钱要舍得,老婆的意思要晓得,老婆的气要忍得,老婆揍你的时候要躲得。”

    将这些三从四德说完之后,晓莲就看着在一旁笑的英珍,不过南宫昊和张富贵还是有些疑问,因为他们不知道老婆是什么,“晓莲,老婆是什么?”

    “老婆也就是妻子、婆娘的意思,是可以相伴到老的婆娘,而夫君也可以称为老公。”晓莲把现代夫妻的叫法都和他说了一下,说不定以后他们还真的可以这样称呼,如果让她开口闭口就喊南宫昊夫君的话,她自己心里的那一关都过不了,感觉很奇怪,但是叫老公的话就不会觉得了。

    “哈哈,这个叫法好,比叫婆娘好听多了,那我们以后就这样叫,我叫你老婆,你叫我老公。”南宫昊听了晓莲的解释后,兴奋得哈哈大笑,与他平时面对外人时的冷酷一点也不相符,如果让那些认识他的人看到此时他大笑的模样,说不定还会以为是撞到鬼了呢。

    张富贵也拉着英珍的手深情的对着英珍说道,“英珍,那我以后也要叫你老婆,我们一定可以恩恩爱爱到老,一直到我们都成了老公公老婆婆和还要在一起。”

    这是张富贵第一次用这么深情的眼神的对着英珍说情话,可能也是被南宫昊给感染了吧,以前的张富贵哪里会说这样的话,不过英珍听了确是感动的要命,直直的点着头,觉得晓莲真厉害,竟然能想到这么好的叫法,她在心里不断的祈祷着她和富贵以后能够心心相印,做一对永久恩爱的夫妻,同时也祝福晓莲和南宫昊,希望他们也能够永远的幸福下去。

    “嗯,我们会永远幸福的,到时候大家一起努力赚银钱,然后再一起去周游世界,就像我所唱过的歌一样,让我们与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晓莲很是期待那样的一刻到来,她无时无刻的都在想着能跟南宫昊一起将这个陌生的世界都留下她的脚印,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真的来过。

    英珍听过晓莲唱过这歌,不过张富贵并没有听过,所以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英珍见此后就想要求晓莲再唱一次,她现在虽然也会唱,但如果不跟着晓莲一起的话,她实在不好意思唱出来,“晓莲,你再把这歌唱一遍吧,富贵都没有听过,等下我跟你一起合声唱!”

    “晓莲,我也好久都没有听到你唱歌了,我去给你拿琴,今天就多给我们唱两,好不好?”南宫昊在跟晓莲单独相处的时候,偶尔也会唱歌给晓莲听,不过大部分情况下,还是晓莲唱的。

    “那好吧,不过你们等会都要跟着我一起唱,你快去拿琴吧!”晓莲倒也不扭捏,反正此时她心里开心,唱着自己喜欢的歌可以表达她此刻激动的心情。

    没过一会,南宫昊就抱了一把琴过来,现在晓莲的琴艺已经完全得到了南宫昊的真传,弹得非常的不错,把琴都摆放好之后,才开始弹唱了起来。

    第一句是先由晓莲来唱的,晓莲用她那非常有特色的天籁之声唱道: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

    第二句是由南宫昊唱的,南宫昊的声音非常的有磁性,唱歌非常的好听: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当天地万物化为虚有;

    英珍在南宫昊唱完这一句之后,也跟着唱了起来,因为她是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唱歌,所以声间有些擅抖,不过唱出来的效果却也是出奇的好: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你的温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

    合唱: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让我们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让我们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让我们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晓莲:当太阳不再上升的时候,当地球不再转动,当春夏秋冬不再变换,当花草树木不再凋残;

    南宫昊: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散,不能和你分散,你的笑容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啊……;

    合唱: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让我们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让我们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让我们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晓莲: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当天地万物化为虚有;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

    一直到一歌唱完之后,晓莲都还沉浸在这歌声从,想到以前看的《还珠格格》到现在她再唱这歌时,还是感觉好像就是昨天刚看完这电视剧一样,那些美好的画面还是深深的刻在脑海里。

    想到这里,晓莲突然想到了蒙丹和含香的故事,还有那《你是风儿,我是沙》,晓莲就忍不住的开始弹着琴唱了起来: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珍重再见今宵有酒今宵醉;对酒当歌长忆蝴蝶款款飞;莫再留恋富贵荣华都是假;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叮咛嘱咐千言万语留不住,人海茫茫山长水阔知何处;

    浪迹天涯从此并肩看彩霞;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点点滴滴往日云烟往日花;天地悠悠有情相守才是家;朝朝暮暮不妨踏遍红尘路;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一直等到晓莲唱完之后,英珍这才双眼冒金光的盯着晓莲说道,“天啊,好美的歌啊,我好像都看到了那些风和沙不断的纠缠在一起,太美了,晓莲,你真的太棒了,我要学这歌,你可一定要教我呀!”

    南宫昊也是在听到这歌后,看向晓莲的眼神就更加的炽热了,他希望他能是晓莲歌中的风,因为这样就能够无时无刻的都能包围在晓莲的周围,哪个有风,就会有沙一样,太美了。

    晓莲,这样一个完美的你,如果我以后不再多努力一点,还真的是有些配不上你了,以后的他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的,可是自从看到晓莲那无人能比的才情时,他就知道,此时他真的是配不上晓莲,不过他会努力的做到最好,一定要好好的对待晓莲,这样才能对得起晓莲选择他。

    “好啊,等回去后有时间就教你。”晓莲被英珍和南宫昊那像狼一样的眼神盯着看,都有些不好意思,张富贵在一旁一直都是呆愣愣着,他显然还沉浸在那歌当中。

    也是,张富贵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而且刚才还是他喜欢的人一起唱的,说不激动那是假的,在听到南宫昊也将歌唱得那么的动听,张富贵在心里不断的捉摸着是不是也找个时间好好的学着唱歌,他平时除了干活照顾药材之后,那个风雅的事情一样也不会做,不知道英珍会不会因此而嫌弃他。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哦,回去后我可是会去找你的。”英珍大笑的搂着晓莲的肩膀说道,如果不是因为南宫昊一直在盯着她的话,说不定她还真的会当场就亲晓莲了。

    看英珍那么开心的样子,张富贵也咧着嘴笑了起来,同时也跟着晓莲道谢道,“晓莲,你唱的歌真好听,也谢谢你能将这么好听的歌教给英珍,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她这么开心

    过,真的太感谢你了。”说完之后还站了起来朝晓莲鞠躬以表示他此时心里的想法,还有对晓莲过去帮过他和英珍的那种深深的感谢。

    晓莲不在意的挥了挥手,看着这时间都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他们这一聊竟然聊了那么久,晓莲对南宫昊使了眼色,让他开口说要出去吃饭,还好的就是南宫昊还算当道,看到晓莲的眼色后,再看了看外面那太阳已经高高挂起,就站起来说道,“看我们就只光顾着说话,连午饭时间到了都没有觉,都饿了吧,我们快点出去吃饭吧,今天我们就在家里吃吧。”

    每次晓莲和张富贵跟着晓莲一起来圣安堂的话,南宫昊都会看他们去酒仙楼吃饭,因为张富贵不好意思和他的爹娘一起吃饭,可是现在都过了午饭的时间,相信爹娘这个时候早就吃完了,所以才想着在家里吃。

    晓莲对于南宫昊的提议当然不会出声反对,现在外面太阳那么大,她也不愿意到走到外面去,不过还是要看张富贵和英珍的意思,张富贵人虽然长得牛高马大的,但是却很容易害羞,现在看到三个人同时盯着他看,那麦色肌肤的脸上竟然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那就依南宫老板说的,就在这里吃吧,而且外面天气那么热,要出去晒一会都有可能会中暑的。”张富贵说完之后,还看了看晓莲,好像是在说刚才说的中暑是指英珍和晓莲两个娇滴滴的姑娘。

    看到张富贵也没有反对之后,南宫昊就说道,“那你们先在这里坐着,我去找人帮忙传菜过来。”自从爷爷奶奶和爹娘过来这里之后,这里越来越像一个家了,虽然他们过来的时候没有带一个奴仆过来,但是来到这里后,南宫昊还是将圣安堂里的伙计调了两个过来,至于膳食全都是由陈婶负责的。

    南宫昊去找了两个伙计把饭菜都端到书房里来,他们四人就在书房里吃着,南宫耀天和上官燕知道这四个孩子有话聊,所以也不会让人来打扰他们,就连吃午饭的时候都没有派人过来。

    四个人吃完饭之后,再让人将这些东西都收走,晓莲让人送一壶开水过来,说是要泡茶喝,然后就从自己的怀里其实是从空间里将那服装计图拿了出来交到南宫昊的手上。

    晓莲和英珍现在穿的衣服全部都是这些新款式的衣服,每次在那些裁缝刚把衣服做好之后,南宫昊总是会给晓莲拿几套,晓莲就又会把一些送给英珍,就连张富贵都有去买来穿,不过因为大家都认识,所以南宫昊在后来做好新衣时,也会送给张富贵几套。

    这些衣服要是拿去卖的话,可以赚到不少钱,可是南宫昊却拿来当礼品一样送人,让张富贵对南宫昊更加的感激。

    “晓莲,这一次你怎么一下子画得出这么多,而且还都那么好看,你放心,再过不久之后,你一定能看到成品出来,而且这么漂亮的衣服,一定能受到那些有钱人的喜爱的,就像前几次的那样,每次都是要卖到断货。”南宫昊想到每次店里有新款式的衣服摆出来卖的话,那用不了几天就会被一抢而空,每次都是让那些裁缝师和锈娘们加班加点的赶制。

    英珍和张富贵都看不懂设计图,所以并没有去看,不过他们却也知道晓莲十分的有才华,现在他们所穿的衣服全都是晓莲想出来的,英珍现在也都穿着晓莲送给她的内衣内裤,那身形看起来更加的阿娜多娇的。

    “嗯,现在天气热起来了,穿这样的衣服就会清爽许多,而且那些有钱人就是钱多,看到这么漂亮的衣服,他们买回去就算是不穿,以后在他们有宴会聚在一起的话,还是能跟人吹牛一下的,而且你们店里的信誉那么好,服务态度也好,他们在看到又有新款式的话一定会出来买的,我现在就等着收银钱了。”晓莲对自己画的图是十分的自信,没有哪个人会闲自己的衣服多的。

    而且这样的衣服都是去赚有钱人的钱,那穷人一般都不会去成衣店里买衣服的,都是直接买些布回家去做,哪里会舍得花大钱去买那么一件衣服呢?

    “嗯,我现在就把这些图再印几份,你帮我一起画好吗,等画几份出来后,就让那几只小鸟帮着我去送信。”南宫昊在说话的同时,手里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晓莲也跟着一起帮忙,而在一旁的张富贵和英珍看到之后,只能帮着研墨了,因为他们两人都不会画图。

    晓莲的动作画得很快,毕竟这是第二次画了,所以那动作是南宫昊的一倍,最后晓莲一共画了十二章,南宫昊画了八张,一共二十章设计图,虽然南宫昊旗下的成衣店不止这些,但他写的这些都是生意最好的地方,其他比良塘镇还要穷的地方南宫昊主就没有将衣服放到那么去卖,因为这么贵的衣服那些落生的小镇哪里在能买得起的。

    把那些信息都出去后,晓莲这才能够休息下来,她每天这个时辰都是要休息的,所以跟着南宫昊和张富贵说了一话之后,就先带着英珍到客房里去休息,南宫昊也带着张富贵到别单房里去住。

    出了书房之后,晓莲才开始就带着英珍到她平时来圣安堂所呆的房间,这里已经被上官燕布置得非常少女化,完全都是以未出阁的少女闺房来布置的,晓莲非常的喜欢,所以每次在来这里之后,都会在这里呆一下,今天可能会晚些回去,所以正好可以跟英珍一起在这里午休。

    最近的事情很多,虽然晓莲有个空间可以让她有足够的时间来休息,但是她还是觉得特别的累,很多事情都是需要她亲力亲为,虽然很累但却也是心甘情愿去做。

    “晓莲,这个房间布置得好漂亮啊,比你家里的房间漂亮多了,我以后也要这样布置我的房间,看起来都要舒服多了,感觉好像个公主一样。”英珍看着房间里弄得那么的漂亮,特别的羡慕,她家里的条件没有多好,所以看到这些也只能是羡慕的份,富贵家里虽然比她家里条件要好许多,但是却也是比不上晓莲家的,更何况是南宫昊家里更是比不上了。

    晓莲也很喜欢这里的装饰,这些都是上官燕为了让她住得开心而特意弄的,南宫婶婶的话说就是,她从来没有自己动手收拾过房间,但是为了晓莲还是破例了,而且这些都很女性化,南宫昊又是男子,在南宫昊小的时候,长得非常的漂亮,那个时候她一直再想生个女孩子或者是把南宫昊扮成女子的,可惜这个愿望到现在都不能实现。

    “这个房间是南宫婶婶弄的,我以前每次过来这里时,中午都是在这里休息,我也很喜欢这里,不过我家里的卧房却不想要再这样布置了。”如果两个房间都弄得一样的话,会让她觉得好像都是在同一个房间一样,而且她在家里时,晚上都是会进到空间里面去休息,呆在房间里的时间不多,所以也没有必要再去浪费金钱和时间来装饰这些。

    就像南宫老爷子和老夫人在她家里一样,那个房间里还是原来的那样,根本就没有去做什么改动,家里的家具全都是用灵紫檀木做的,看着就很舒服,像他们二老上了年纪的人最主要的就是晚上能睡得好,而百年的灵紫檀木刚好有这个作用,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好了,所以从来不会说晓莲家里的那些东西不好。

    英珍和晓莲两人躺在床上并没有多少睡意,而是在不断的聊着天,聊着各自的另一半,聊着对未来的憧憬和迷茫,英珍是觉得以后如果真的去张富贵家的话,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