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随身空间之极品村姑 > 第七十五章 小黑当卧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随身空间之极品村姑》 第七十五章 小黑当卧底

    吴氏听了丽梅的话后,有些不相信的问了起来:“你说什么,他们个个都好好的,没有受伤,这怎么可能?”

    吴氏怎么也不相信昨天给她信息的那人会跟她说谎,可是现在看到李梅那么生气,她心里边也在不断的打鼓,但还是不愿意相信娘家的亲戚会骗她。

    而且如果季鸿涛父子四人没有受伤的话,那怎么可能会让那些人把他们家的货给拉走,这怎么说都说不通的嘛!

    “怎么就不可能,那是我亲眼所见的,难道我还能骗了你不成,而且昨天还有好几辆华丽的马上将他们给送回来,哼,我们家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季丽梅说到那马车的时候心里既是羡慕又是嫉妒的。

    怎么她就不认识一些有钱人呢,就算是她去镇里面和爹一起卖肉,但认识的那些人家里还不如自己家呢?

    那些人她要认识来做什么,看来以后她也要常去镇里晃晃,不然一直在这山村里呆着,就算她再漂亮镇里面的那些有钱人也不认识她,那她以后还怎么嫁到镇里有钱人家里去享福啊!

    “小梅,你说的可是真的,你亲眼所见他们一个都没有受伤?”吴氏再次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女儿,心里十分的怀疑女儿是因为嫉妒晓莲结交到有钱人而回来跟她这个做娘的埋怨。

    这种事情以前可是生了太多次了,这次她不得不问清楚,昨天已经依了小梅的性子找人去将晓莲家的货给劫了,她不想以后再生这样的事情。

    被人查到的话,那以后他们家还怎么在村里面立足,还怎么有脸面在这村里面呆下去,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估计那口水都能将他们一家给淹死。

    “娘要是不信等会就上晓莲家去看看就知道了,也不知道外公安排的那些都是什么人呀,四五十个人还将那父子四人完好无损的给放了,真是个无药可救的蠢货!”季丽梅一点都没有在乎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她口中骂着蠢货的女儿。

    也没有看到吴氏那张脸越来越黑,只顾着嘴里的咒骂,哪里管得旁人的心情。

    吴氏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努力的将心中的那口闷气给咽下去,她的女儿她还不了解吗?

    她说话从来都不会管那人是谁,反正在她生气的时候,是逮到谁骂谁,这性格真不知道是跟了谁,吴氏自认为她的性格十分的好,哪里像女儿现在这样让人受不了,如果这小梅不是她的女儿,说不定吴氏就两巴掌给她甩过去了。

    小黑藏在床底下听着这母女两人的议论,真是越听越生气,原来还真的是这两人搞的诡计,还好它小黑聪明,没有先回去将昨晚的事情凛告,不然就错过了今天早上这么重要的消息。

    不知道主人在听了这个消息后会怎么样?

    以前的时候这个季丽梅好像还跟主人玩的很好,可是因为陷害主人丛了她的东西,让别人都讨厌主人,都不跟主人玩,从那个时候起,主人就没有再将季丽梅当朋友,现在如果再让主人知道了这个曾经的玩伴竟然这样对她的家人,不知道她会不会被伤害到。

    主人那么善良,那么温柔可爱,怎么能让这样的坏人给伤害呢?

    等它将这件事情报告给小白大人后,一定要让小白大人狠狠的惩罚这个不要脸的丑女人,还有这个老太婆以及这老太婆的娘家人。

    小黑在床底下真是越听越生气,不过它还是尽量的不让自己的怒气出来,因为这母女两人明显还有事要说,今天它一定要仔细的将她们的计划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让她们再也蹦跶不起来。

    “娘,你再想想办法啊!”季丽梅在骂完之后,见娘亲一直静默不语,急得她连连的出声询问。

    吴氏见女儿还是没有一点的悔悟都没有,还一个劲的要想办法来对付晓莲,要她说的话,她还真的是没有看出来那晓莲有什么不好的,偏偏自己的女儿就是要跟晓莲做对,真是愁死她了。

    “小梅,以后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不许再提了!”吴氏这次是说什么也不再同意想法子去陷害晓莲一家人。

    “娘,你以前说过要帮我的,你现在都不疼我了吗,还是你看到现在晓莲家比我们家有钱了,也想要去巴结他们家。”季丽梅见娘亲竟然不再同意帮她的忙,顿时就口不择言了起来。

    现在她好不容易才有一点小机会能够打击到晓莲,只要她坚持下去,就不相信那晓莲不会被他打倒,只有她一直坚持着,那么胜利就会永远的属于她季丽梅的。

    至于季晓莲,还是乖乖的做她的跟屁虫或者是踏脚石吧!

    “别每次都来这套,这次说什么我都不会再头答应你了,都是一个村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小小年纪的哪来那么多恩怨,心胸要放开些,你看人家晓莲,你以前对她做过多少过份的事,可是她有来报复过你吗,没有吧!”吴氏苦口婆心的劝着季丽梅,希望她能放下心中那点小小的恩怨。

    现在这女儿真的是随着年龄越大,那心胸也就越小,那脾气更是越来越大,在这个家里,也就鸿华能管得住这女儿,真是让她头痛,现在怎么说都不听,以后吃到亏了还是回来埋怨她。

    怎么就不能学学人家英珍,学学人家晓莲,哪个不是那种心胸开阔,脾气又好得没话说的,而且像英珍现在可是每天都有帮着家里忙里忙外,家里那些事情哪样是英珍没有做的,怎么她的女儿就没有这样勤快或者懂事的呢?

    听说现在英珍家种的那些菜都扩大规模了,需要忙的事情更加的多了起来,可是她哪里有听过英珍叫苦叫累的,每天忙完后还不都是嘻嘻哈哈的过,那小日子过得非常的滋润。

    像小梅这样,每天叫她洗个碗还在那里叫嚷了半天,而且洗完之后还老抱怨那碗太油,伤到她那双纤细白嫩的手,真是气晕她了。

    叫她打扫一下屋子,擦一下桌子时都要喊得喉咙哑了再会过来帮忙,真不知道她怎么会懒成这样,而且没干多久的就叫苦叫累,这要让村里人知道了,还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

    而那季晓莲自然就不用她多说了,她这几个月做出来的事全村人可是有目共睹的,哪样不都是大事,而且给家里赚了那么多钱,现在都听说要建新房子了,还有端午节的时候竟然还要出钱当奖品给那些参加龙舟比赛的选手。

    虽然她家里也有些钱,但是她却是舍不得将辛苦挣来的钱就这样送出去,可是人家那季晓莲就有那样的气魄,吴氏虽然也不喜欢晓莲一家人,但是那也只是以前,以前季晓莲家那穷样,谁愿意跟他们一家人在一起的。

    可现在不同了,现在他们一家都是村里带头致富的人,全都是为村里的人着想,吴氏怎么可能再出坏主意去害这样的一家人,以后她说不定也要去求求那晓莲也给她们家里一条财路呢?

    现在女儿这样的想暗害那晓莲,吴氏是怎么也不可能同意的,如果有可能,吴氏还想让小梅重新跟那晓莲和好呢?

    而且刚才听小梅说昨天晓莲家来了好几辆华丽的马车,那一定就是从镇里面来的人,如果小梅跟晓莲处好关系,以后还怕会不认识镇里的那些有钱人吗,那样以后小梅到了嫁人年龄时还用愁嫁不到镇里去享福吗?

    这女儿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有脑子了,这么重要的一条信息竟然都没有考虑到,目光短浅,不懂得放长线钓大鱼,也不懂得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要多动动脑子想想,她记得她年轻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笨过啊!

    “娘,你竟然这样说我,我有你说得那么差吗?竟然说我心胸狭隘,你到底是我的娘亲还是晓莲的娘亲,怎么这样的帮助外人来欺负我。”季丽梅被吴氏说得瞪大双眼,满眼露出不可置信,没想到娘亲竟然帮助那贱人来说她。

    还说她心胸不够宽广,说到底还不是看上那贱人现在赚的钱比自己的多吗?

    真没见过这样的娘亲,自己女儿受了委屈竟然不帮找回场子,还帮着外人来打击自家女儿,季丽梅现在对吴氏真的是彻底失望了,觉得娘亲变了,变得不再疼她了,变得只认银钱不认她这个女儿了。

    而且她现在锈出来的作品没有晓莲帮助家里赚的多,所以连娘亲的心也跟着转到晓莲那里去了,那贱人还真的像只狐狸精,什么人跟她接触都会被吸引,真的是气死她了。

    在床底下呆着的小黑看着这母女两人不断的在争吵着,那心里别说有多舒服了,心里也在暗暗的祈祷着,希望她们能因意见不合而打起来,最好是以后都不会再今天这样再有力气出来蹦跶。

    那猫爪子还不断的在挥舞着,要是她现在能说话的话,一定会大声的话,加油,快点打起来,打起来!我为你们贺彩。

    看着吴氏和季丽梅越吵越大声,那情绪也越来越激动,此时这两人都是大脚微微张长,单手叉腰,另一只手则是互相的指着对方骂,还有不断的数落着各自以前做过的那些缺德事。

    小黑听到这些事情可来劲了,这下子她希望这母女两人最好能互相的把各自的老底都在这次骂战中全都抖出来,那样它小黑今天呆在这脏乱的床底下也就有了价值了。

    看着这吴氏跟季丽梅两人此时就像个波妇一般的互相骂着对方,一直骂了一个多小时候,大概也是骂累了,或者是说得喉咙干了,两人非常有默契的停了下来各自倒了杯水猛的全灌了下去,然后又开始用眼睛死死的瞪着对方,好像是在比谁瞪的眼睛更大,又好像是在比看谁比较有耐心能瞪得比较久似的。

    看到这样的场面,让小黑突然觉得,还是刚才的骂架好看,至少它可以从她们两人的话中知道了这两人过去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可是现在这样干瞪眼下去有什么用,你们到是快点吵起来啊,再像刚才那样互骂着对方啊!

    小黑在心里着急着,可是正坐在那锈架前的两人此时也不轻松,那眼睛要是只瞪一下还没有问题,可是现在都已经瞪了将近十分钟了,那眼睛真是酸得想掉泪,可是在看到对方都是一脸坚定时,两人又十分的不想认输,只能继续的瞪下去。

    终于,在不知道又过去了多少时间,吴氏再也坚持不下去,轻咳了一声后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不许再给我提什么报复这个报复那个的,都是一个村的乡里乡亲,哪来那么多的仇恨。”

    “我不用你来教我,你也不见得比我好到哪里去,我过去干的都是小打小闹的,有你这样还害过人命吗,现在年纪大了倒是为顾虑了,我还不稀罕要你帮忙,没有你的帮忙我一定会做得更好。”季丽梅一脸鄙视的看着吴氏,心里暗恨她竟然不帮忙也就算了,还不让她自己想办法。

    不过她季丽梅决定要做的事,没有人可以拦得住,就算是娘亲也不能,要是娘亲敢将这件